笔趣阁 > 疯狗加三 > 60.怪物的大餐和冬叔的礼物

60.怪物的大餐和冬叔的礼物

        此为防盗章

        一个身高一米二的瘦弱小崽子竟然敢单挑成年猎人,  这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件极为愚蠢的事情。

        加奶奶更是要急死了,  她想说话,  想阻挠孙子,可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加奶奶急出了眼泪。

        也许母子连心,  加妈妈似乎也像有所感觉一样,竟在此时苏醒。

        跪在地上的亨利:……白救了,就没见过这么蠢的,让魔法师大人解决一切不更好?

        哈德大少爷先是惊奇,后在心中摇了摇头。有勇气是好事,但不自量力就是愚蠢了。

        倒是骑士们很是欣赏加三的挑战宣言,打不过也要打,堂堂正正地报复,由自己亲自动手,没有任何阴谋诡计,这才是真正的骑士精神。

        骑士长却微微皱起眉头,他和哈德大少爷看法一样,  觉得小孩有点不自量力。跟丹尼尔接触这段时间看来,这位可不是什么善心人,  如果加三心里抱着魔法师会暗中帮助他的想法,那他可就大错特错了。

        加三可没指望别人帮自己。

        他敢挑战,  是因为他有至少五分把握,  他现在心中有股极致的怒火,  如果不能泄出来,  他怕自己会憋炸掉。

        况且这也是他那没什么智慧的大脑能想出来可以杀死斯奈尔兄弟的最好解决方法。

        虽然依靠魔法师的力量,他一样能报仇,但这里的村人只会认为他借魔法师的势欺凌弱小,而完全忽略斯奈尔兄弟和他们对加家做的事情。

        他不稀罕村人忏悔,也没指望他们能产生什么做人的觉悟,他只想让这些村民看到斯奈尔兄弟被他杀死也无话可说,以后想起他加三就恐惧。如果他在这些村民面前以一己之力杀死斯奈尔兄弟,这些村民将永远无法摆脱他的阴影,他们会想:加三没有学魔法就这么厉害,等他学了魔法后又会怎样?

        他们会惶恐不安,会睡觉都睡不安生,他们必将会后悔当初那么对待原加三和他的家人。尤其那些曾经欺负过原加三的人,他们大概要做很长一段时间噩梦了。

        最重要的是他将心比心,如果他是那位哈德大少爷,恐怕再畏惧魔法师的力量,再看不顺眼这里的村民,当自己的领民们像羔羊一样被屠杀时,也会有种被逼迫的屈辱感。

        他希望他去学魔法期间,他的家人能得到良好照顾,而心甘情愿和被逼迫的照顾那绝对是两码事。他挑战斯奈尔兄弟,以弱挑强,如果能成功,那位哈德大少爷心理上将不会有任何不适,说不定还会因此看到他的价值,从而更好地照顾加家人。

        加三转向魔法师和哈德大少爷,魔法师的表情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但哈德大少爷和那些骑士们脸上果然没有了刚才憋屈的漠然,变得生动许多,看他的目光也是欣赏居多?

        呃,那位哈德大少爷看他的目光怎么还有点“你怎么这么蠢、小孩子学什么大人、逞什么匹夫之勇”的焦急之色?

        “大人,请允许我挑战斯奈尔兄弟。”加三特别严肃地说道。

        丹尼尔开口:“你确定你要这么做?”

        “是。”加三加重语气。

        “我不会给你任何帮助,哪怕你被他们杀死。”

        加奶奶和加妈妈在心中疯狂大叫:不要同意!魔法师大人求求您不要答应那个孩子!

        斯奈尔兄弟却在心中爆出一种近乎死里逃生的疯狂喜悦。只要魔法师大人不出手,想要杀死那个小贱种还不简单?

        加三表情沉重,用力点头:“我明白。”

        丹尼尔目光再次在小孩身上绕了一圈,没有现任何异样,他又转看向斯奈尔兄弟,随手对着斯奈尔点了点,问:“你们呢?你们可愿意接受加三的挑战?”

        斯奈尔张口就喊:“愿意!”

        啊,他能说话了。不但如此,斯奈尔现自己还能动了。

        丹尼尔像是终于想起了哈德大少爷一般,看向他道:“这是你的领民,你觉得如何?”

        加三也看向了哈德大少爷,眼中带着坚定和一丝恳求。

        作为这片土地的未来统治者,哈德大少爷自然明白这是丹尼尔在给自己面子,同时他也想到了小孩为什么要不自量力冒死挑战斯奈尔的原因——这是小孩在维护他这个统治者的尊严吧?

        看看他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可怜的孩子,要怎样的愤怒和冤屈,才能让一双眼睛变得那样通红?又要怎样的豁达和勇敢,才能让一个孩子提出挑战一群大人的要求?

        而他明明可以很简单地让魔法师处置他们。

        噢,众神在上,这是多好的孩子啊!哈德大少爷心里相当感动,当下就接过主权道:“这场挑战非常不公平,斯奈尔你可承认这一点?”

        斯奈尔当然不愿承认,但事实如此,他也无法反驳,只能跪在地上低着头不说话。

        哈德大少爷现在看斯奈尔一家特别不顺眼——妈-的,加三多好的孩子啊,你们不好好对待他,还想杀死他,脑子里全是大粪吗!

        “凯利,你作为这个村子的村长,你觉得这场挑战公平吗?”看斯奈尔一家不顺眼的哈德大少爷恨不得把这家人的脸皮全部撕下来扔给野狗吃,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他?

        村长张口,现自己能说话了,当下就苦涩至极地回答道:“回禀哈德大少爷,是的,这场挑战非常不公平。”

        哈德:“那你认为不公平在哪里?”

        斯奈尔一家:……求您宣布开始吧,说那么多干什么呢!

        村长想哭,却又不得不回答:“斯奈尔他们是成年人,加三还是孩子。斯奈尔他们都身高体壮,加三却十分瘦小。”

        “没错,可怜的小加三,他看起来还没有七八岁的男孩高。我第一次看见他,还以为他才五六岁。”哈德大少爷感叹。

        加三:“……”

        村民:“……”

        斯奈尔兄弟:……还打什么,还不如让魔法师大人用魔法把我们都杀死呢!

        哈德大少爷看村长不说话了,十分惊讶:“只这些吗?难道你没有意识到一个身高只有五六岁的瘦弱小男孩得轮番挑战一群强壮的成年猎人?”

        村长:话都给您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但是他还必须得附和:“是的,哈德大少爷,这场挑战太不公平了。”

        哈德大少爷点头,“既然如此,小加三,我特别允许你可以找一名骑士代替你出战,只有这样才是最公平的挑战。”

        骑士长立刻右拳触胸,迅道:“这是我们的荣幸。我们每个人都愿意代替未来的小魔法师出战这场极不公平的挑战。”

        斯奈尔家的男人们简直想扑上去抓住他们领主长子的衣领逼问他:到底谁是你的领民!我们才是给你交税的人!你睁开眼睛看看,你的心都偏到哪里去了!

        哈德大少爷温柔地看向加三:“那么你就挑选一名骑士代替你出战吧,选谁都可以,你也听到了,他们都愿意。”

        骑士们也用鼓励和温柔的目光看向小加三。

        加三:……事情怎么会展成这样?谁来告诉我为什么?

        丹尼尔也有点无语,这个哈德大少爷似乎头一次看到加三就对他很有好感,如今更是把加三当作“自家人”一样偏心。

        不过真说起来,哈德大少爷的办法并不算偏心,甚至是非常公平的,因为他只提出让加三挑一个骑士代替他出战,并没有说不允许斯奈尔家的男人进行车轮战。就算骑士比普通猎人强大,但接受轮番挑战还是很疲累的一件事,只不过是开头被挑战的斯奈尔男人会比较凄惨而已。

        当哈德大少爷特意说明这一点后,村民们也只是羡慕加三可以得到哈德大少爷和骑士们的帮助,并没有认为这场挑战不公平。

        果然,没多久一个瘦巴巴的男人提着裤子从土屋里出来,出门差点踩到加三,吓了一跳,气得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张嘴就骂:“表子养的小杂种,尽他妈碍事!滚一边去!”

        加三站起,十五岁的孩子,身高却只有一米二,还不到瘦巴巴男人的胸口。

        可瘦巴巴男人看到加三的眼睛,再看到他握在手中的粗树枝,要甩出去的巴掌硬生生忍住。

        “给钱了吗?”加三阴阴地问。

        “操!”瘦巴巴男人似乎恼怒自己弱了气势,一掌用力推开少年,走了。

        加三被推得撞到自家土墙上。

        他无所谓地活动了下背部,探头进黑漆漆的屋里,问:“那家伙给钱了吗?”

        女人疲累沙哑的声音响起,“给过了。”

        “喔。”加三缩回头,“我去转转,马上回来。”

        “你别乱跑。”屋里的女人提高声音,“你奶等会就做饭了,你要出去也等吃过再走。别半夜又饿着肚子回来。”

        “知道了,我会在吃饭前赶回来。”加三微不耐烦地回答一句,踢了踢地上的泥土。

        女人又喊:“别和人打架。”

        打个屁架,老子来之前,这小子就是被人打的货色!

        呸!加三一抹嘴,嘴里还有血沫子味。

        黄土路尽头冒出几个身影,但带头的两人畏畏缩缩,手指着加三,却不敢过来。

        加三抬头,对土路尽头的几人龇出带着血丝的牙齿。

        那几人彼此说了几句话,没过来。

        但其中一人从后面出来,扬声对加三喊:“你有种别进林子,你敢进林子一步,兄弟们一起弄死你!”

        加三勾唇一笑,左手石头,右手粗树枝,大步就向土路走。

        那几人似乎惊住,迅鸟雀散。

        短短半个月时间,加三的疯狗之名已经传遍村落。

        半个月前,加三还只是个任人欺凌不敢还手,连骂回去都不敢的真瘪三,可当他被一帮孩子打破头,在外面躺了大半夜,被他奶奶和他妈出来找到,抬回家后,次日,加三就变了。

        那时加三身上、头上都还带着伤,稍微一用力,伤口就会崩裂,可他就拖着那副身体,手持一支被削尖的木棍,找当时打他的人报仇去了。

        当时的场景极为惨烈,如果不是大人出来阻止,加三可能真的会打死人,但那样疯狂的加三本身也不好受,很多人都以为他会死在当场。

        直到加三奶奶哭喊着找出来,硬拖着他回家,加三才最终放弃继续搏杀。

        那天,村里好几户人家都在诅咒加三,希望他赶紧死掉,还有人跑到他家门口骂街。

        加三明明都躺在床上了,竟然还能挣扎着起来,抓起石头就朝骂街人冲。

        后来还是村长出面,这事才暂时了结。

        踏着这条黄土路,走到尽头就是村落。

        这个村并不算贫穷,只看它村落里面是用碎石子铺路就知道。

        加三的家正确说来并不包含在村子范围内,而是位于村子外沿,属于外来户。

        村口有守卫,看到加三过来,虽然没有阻止,但都皱了皱眉头。

        其中一名壮年守卫警告他道:“别惹事!”

        加三理都不理他,直接穿过垭口。

        “这小子真他妈变性子了?以前多老实一孩子。”另一名守卫感叹,摇头。

        壮年守卫叹息,“村里有些人确实过了……算了,不说这些,我听说今年村里会宣布一件大事,据说是大好事,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不知道。村长和长老们的嘴都很严,想提前从他们嘴里挖出事情来,难!”

        在两名守卫低声说话的时候,加三目标明确地走向村落最西头。

        路上,几个干活回来的女人正聚在一起说话。

        看到加三过来,几个人脸上不约而同出现厌恶的神色。

        “这小子怎么又来村子里了?”其中一名姿色还不错、挎着篮子的女人说道。

        “肯定是给他那个瘫子爹拿药。这一家子都活得跟什么似的,要是我,早就一家全跳河了,活着简直丢人现眼!”

        “就是!那个表子来了以后,村里的空气都脏了,我跟村长说过多少次,让他把那家人赶走,他总是含糊。”

        “嘁!你找村长没用,有人说看到村长在晚上偷偷去找过那个表子,而且如果不是村长同意,那小杂种怎么可能进村找那位大人拿药?”

        几个女人说话很大声,除了提到村长时声音小了一点。

        加三长了一对招风耳,似乎对听力有加成,女人们的说话声他听得一字不漏。

        在经过女人们身边时,加三忽然站住脚步,一把扯开腰带,一道黄色水线高高扬起,冲向那几个说闲话的女人。

        “哎呀!要死了!你这个烂货生的小杂种!看我不打死你!”

        女人们尖叫起来。

        “看我大便攻击!”加三扬手就要抛出手中石头。

        那些女人不知他左手里握着什么,还以为他真的要扔大便,原本被尿液溅到身上,要冲过来打人的女人也慌忙避开。

        尖叫四起,女人们远远逃开。

        加三提起裤子,系好腰带,拿粗树枝往地上的尿液沾了沾,举起,指了指远远大骂着他的女人们。

        女人们骂声一顿。

        加三这才扛着粗树枝继续前行。

        加三走远了后,女人们从大骂变成诅咒,但这时加三已经听不到了。

        路上遇到不少人,没人对加三表示欢迎,皱眉已经是最友好的表示,还有人直接对加三走过的道路泼水。

        几个孩子跟在加三身后,悉悉索索地说些什么,等加三回头,就尖叫着一哄而散。

        加三无视所有,穿过村中心,踩着石子路,来到了村落最西头。

        越向西边走,人家越少,也许因为这边已经靠近山林,也许因为尽头处有一个村里谁也得罪不起的大人物住在这里。

        猎人村像是一个倒三角形,最宽的一面朝着东面,也是黄土路延伸出去的那一面。而尖角所对则是一个山坳。

        尖角处只有一户人家,还和其他人家远远隔开。

        这户人家房子坐落在花园当中,花园大的像田地,四周都有栅栏围起。

        加三熟门熟路地推开栅栏门,顺着快要被野草淹没的小径走向位于正中的那栋二层小楼。

        “吱呀。”大门没有锁,也没有从内部闩上,一推就开。

        比起外面花园的半荒废,屋子里倒是很干净,而且很明亮。

        “我来了,过来拿药。”加三用石头敲了敲木门,提高声音。

        不一会儿。

        “嘎吱。”位于楼梯下方的粗重门扉被推开,一袭削瘦的人影从地下室上来。

        “你想好了?”人影似乎上来前就知道来的人是谁。

        加三一直怀疑对方有监测手段,虽然他一直没有找到类似探头的东西。

        人影上来,露出全貌。是个看起来有六十多岁的瘦老头,暗赤色的头,鼻梁隆起,惨白的肌肤,戴着一个古怪的单边镜片。

        “嗯。”加三只回答了一个字。

        老头上来似乎拿什么东西,进入一个房间没多久又重新出来,后面拖着一个小拖车。

        “帮我把这些东西搬下来。”

        加三默默上前,接过小拖车。

        小拖车上有滑轮装置,下去时只要放在楼梯边的轨道上就可以,并不怎么费力。

        地下室很阴暗,只有一角被不知名光体照亮。

        借着这点光,加三把整个地下室又环视了一遍。

        他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下室,但每次看到这里摆放的东西都觉得像是穿越了新世界。

        好吧,他是……穿了。

        “别傻站着,我时间不多,躺到上面去。”老头从他身边擦过。

        地下室中央突然亮起光芒,照亮了下方一张石台。

        但加三自己心里有感觉,他如果用力一定可以掀翻骑在他身上的亨利。

        “他们是谁?”

        “是斯奈尔一家,他们已经说动村长,村长等会儿就会召集猎人们谈杀死你的事情。”

        亨利又提高声音:“你这个小……弱虫子!以后离我哥远一点,如果你再敢靠近我哥,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亨利大声威胁,还往加三脑袋上敲了两下。

        加三抱住头:你给我等着!

        在别人看来,弱小的加三被高大的亨利压在地上暴揍,其他小孩不住鼓助声威,整一个欺凌弱小的现场。

        加妈妈和加奶奶在屋里再也坐不住了。

        加妈妈奔出来就高叫:“你们干什么!放开加三!”

        亨利趁机从加三身上滚下来。

        加三爬起,被加妈妈一把抱住。

        加妈妈气得身体颤,指着亨利的鼻子骂:“你们简直欺负人没够!我们加三怎么得罪你们了?要你们天天来找他麻烦!”

  http://www.7722.org/html/57461/185892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