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数学教师异界修真 > 第461章 丹青生之妻

第461章 丹青生之妻

        "那两人脸色变幻,就在方才那一瞬,他们已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此刻也现了体内存在一道剑气,这道剑气极为霸道强大,以他们的能力根本无法驱离。而且,他们确信,这道剑气一旦从体内爆,那只有一种下场,那就是粉身碎骨。此刻,他们有喜有忧,喜的是能够保住性命,忧的是体内随时会爆的剑气。

        “告辞!”中年男子挣扎起身,恨恨道,旋即身形化作一道长虹离开了山峰。至于齐鼎,也是卷起抛落在旁的齐杰,身形一闪,紧随其后,如丧家之犬一般离开了。

        洞箫子看向陈锐,大有深意地说道:“道友,且请入内一叙!”陈锐内心一动,没有拒绝,随着洞箫子进入了阁楼。

        这是一个布置典雅的大厅,一张紫木桌上摆放着茶几,周遭墙壁上挂着颇有灵性的字画,看起来便可令人心神宁静。大厅一处还有一个聚灵阵,使得阁楼内外四周灵力充裕,形成了一个永久的循环。

        进入大厅,洞箫子便来到紫木桌旁,神色平静中对着陈锐抱了抱拳,然后一指木桌旁的一张凳子,道:“道友,请!”陈锐微微一笑,坐了下来。

        就在这时,二楼响起一阵脚步声,陈锐循声望去,那是一个女子,此女容貌秀美,依稀间和洞箫子有些相似。这女子也是修士,只不过修为不高,堪堪达到了结丹期。不知为何,此女面色憔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爹,生了什么事?”女子快步走下楼来,有些担忧地问道。

        洞箫子微笑道:“出了一点小事,如今已经无碍。”洞箫子召来女子,笑着对陈锐介绍道:“良辰道友,这是小女名唤翎儿。”

        翎儿快步而来,对着陈锐盈盈一拜,恭敬道:“见过良辰前辈。”

        陈锐双目一凝,此女的气息似乎有几分熟悉,只是到底在哪里感受过,又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而且在细查之下,他现眼前的女子似乎心力憔悴,寿元已然不多,不出一甲子,此女必亡!

        “令嫒似乎……”陈锐欲言又止。

        洞箫子长叹一声,无奈道:“实不相瞒,自从小婿离开后,小女思念成疾,才会如此。唉,身为父亲,对此却无能为力,真是惭愧。”

        闻言,陈锐脑海中似有惊雷闪过,似乎抓住了什么脉络,沉默片刻,方才开口问道:“难道,令嫒夫婿名叫丹青生?”

        此言一出,洞箫子和翎儿立刻惊呆了,特别是后者,呼吸急促,那憔悴的面容顿时恢复了些许神采,立刻走向前来,一脸希冀的问道:“前辈……前辈认识青生?他……他现在在什么地方,现在还好吗?”

        看着女子激动的表情,陈锐内心已经确定无疑。怪不得初见洞箫子时,在他身上隐隐感到一股熟悉的气息,而见到这面容憔悴名唤翎儿的女子时,那股熟悉的气息更加强烈。此刻一想,这股气息和丹青生之女丹朵朵极为相似,这再正常不过了,他们三人拥有相同的血脉嘛。

        陈锐微笑道:“在下的确认识丹兄,此刻应该还活得不错。”

        “真的吗?”翎儿惊喜道。

        陈锐点了点头,当下将丹青生离开苏门后的种种过往叙述了一遍,就连他的女儿丹朵朵已经长大成人的事也一字不落的一一说了。

        在听完陈锐的叙述后,翎儿右手捂着小嘴,潸然泪下,口中不断喃喃:“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然而,洞箫子却是一脸凝重,开口道:“道友,只怕你不是什么良辰吧。”

        陈锐双目一凝,微笑道:“何出此言?”

        洞箫子神色没有变化,淡淡道:“初见道友时,我已现道友这副容貌只不过是经过术法幻化的。可无论我怎么努力用神识查探道友的真面目,却总有一层隔膜,将道友的真实面容隐藏在后。当时我还在想,到底是何方高人驾临我庸院。”

        “可听完道友叙述丹青生之事时,老夫方才恍然大悟,你不是什么良辰,而是如今苏门的大敌,陈锐!”洞箫子语出惊人。

        翎儿回过神来,惊讶道:“陈锐……你就是那个创建了修真联盟,与我苏门对抗到底的陈锐?”

        “可我也是丹青生的救命恩人!”陈锐话语淡淡。

        话音落下,大厅里一片安静。洞箫子作为庸院院长,再怎么被夺去职务,再怎么被关禁闭,他也可以轻而易举知道百多年前陈锐在乱魔域做下的大事。自然,他也就知道了,正是这个陈锐在苏门手中救下了丹青生父女。

        “可你是我苏门死敌!”洞箫子声音沉重。话音落下,整个大厅的气氛瞬间凝重了起来。

        “苏门行事霸道,连连动战争,使得天下血流成河,还不准我等抵抗了?”陈锐回应道。

        “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的苏门再也不是往日的苏门了吧。”陈锐凝视洞箫子,一字一句道。

        闻听此言,丹青生的瞳孔微不可查地一缩,可依然没有逃过陈锐的眼睛。

        “苏门不管变成什么样,它还是苏门。纵使你救过小婿和外甥女的性命,但老夫身为苏门庸院院长,今日绝不能放过像你这样的苏门大敌!”洞箫子豁然而起,直视陈锐。

        “难道洞箫子道友赞成这场战争?”陈锐不紧不慢道。

        “老夫曾多次阻止,可教统他一意孤行,那也没什么办法。既然战争已经展开,那就要确保我苏门的胜利,如今只要将你斩杀在此,修真联盟就如同天崩一角,我苏门胜券在握!”洞箫子沉声道,看起来今日很难善了了。

        对于洞箫子的话语,陈锐丝毫无惧,淡淡道:“不是陈某自夸,凭你区区人问修为,还不看在陈某眼里。想必你多少也知道一些,自从战争开始,你方已有多个人问修士死在陈某手中。因此,还希望洞箫子道友你不要冲动。”

        淡淡的话语中,充满了绝对的自信,与此同时,一道强大的修为威压散出,这股威压竟然丝毫不弱于洞箫子整个人问修士。仅仅刹那间,洞箫子的表情越凝重起来。

        他能感受到,陈锐的修为不过半步人问,可不知为何,竟可与他分庭抗礼,甚至还有过之。"

  http://www.7722.org/html/57871/211494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