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本王想静静 > 45.第45章

45.第45章

        此为防盗章,  正版阅读,  尽在晋·江·文·学·城

        6季迟一愣,  满心的羞耻感顿时退了大半。

        “咳,行了,  都说了本王不过是正好看那姓骆的不爽罢了。”他说着拿起茶杯喝了口茶,  试图掩饰尴尬,然后……

        那杯茶是刚泡的,还很烫。

        6季迟脸色青红交加,憋了憋没憋住,转头“噗”的一声喷了出来。

        姜姮不想笑的,但……没忍住。

        见她“噗嗤”一声就开始低头闷笑,6季迟:“!!!”

        “殿下……殿下没事吧?”少年满脸通红,又窘又恼地瞪着自己,却并没有作的意思,姜姮顿了顿,索性放声大笑了起来。

        6季迟生无可恋地看着她,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  忽然有种久违的轻松感。

        自从穿到这里之后,他一直都战战兢兢地带着原主的面具生活,  不敢露出太多异样,以免昭宁帝一个没耐心了就要送他去死。哪怕是在神经最粗的魏一刀面前,  他也不敢放松警惕,  因为魏一刀忠心的是原主,  而不是他这个后世来客。

        唯有在老妈面前他才能得到一时的喘息,  可老妈是太后,深居后宫,他并不能时时见到她,且老妈身边也有不少伺候的人,更有昭宁帝的眼线,他只能通过和老妈的眼神交流做回自己,却不能真正地丢开原主的面具。

        可姜姮却不同。

        她从前并不认识原主,虽然晋王名声在外,她不可能没有听说过,但眼见和耳听本就不一样,就算他表现得与她听到的有所差别,她也只会以为是传闻有误,并不会想太多。

        最重要的是,她早就看出了他的异样,却从未介意或者说,好奇过。

        这让6季迟有种终于可以透气了的感觉。

        “差不多行了啊,有没有点同情心了!”

        因烫到了舌头而含糊不清的声音,没好气又带着几许笑意,和平时那种讥诮傲慢的语气完全不同,姜姮笑意一顿,下意识抬目看去。

        像是突然下了一场春雨,洗去了少年眉宇间所有的傲慢与阴郁,叫他脸上忽然间晴空一片,阳光尽现。

        “笑够了就继续说吧,等着呢。”黑浓的剑眉高高挑起,眼神清澈,疏阔开朗,跟之前那装腔作势的样子相比,像是换了一个人。

        姜姮意外,看了他片刻,慢慢又笑了起来:“殿下真叫臣女惊讶。”

        6季迟微顿,看了她一眼:“彼此彼此。”

        姜姮没说话,片刻撑起手托着腮,笑眯眯地建议道:“午饭没吃饱,现在有点儿饿了,不知殿下可否容臣女边吃边说?”

        似乎是看出了他喜欢这种随意放松的感觉,她也跟着随意了起来,6季迟想笑,又觉得这姑娘真是聪明得叫人害怕,摆摆手,将候在门外的侍卫叫了进来:“摆膳。”

        ***

        侍卫们领命下去,没一会儿就送来了一桌丰盛的酒菜。

        这年头的大户人家都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只是姜姮自幼生长在边关,并不讲究这个,6季迟就更不在意了,两人一边开吃一边开聊,气氛和谐自在。

        “你刚才说齐瑕故意引你去看她和骆庭幽会,然后呢?”

        “然后我就原路折回了,只是没走几步就看见了殿下,”姜姮吃饭度很快,但吃相优雅,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起初我以为殿下是喝醉了,便没在意,正准备离开,左相家的二姑娘出现了……”

        “左相家的二姑娘?”6季迟愣了愣,惊诧,“是那个叫孟婉妍的?!”

        姜姮咽下口中的东西:“就是她。”

        前几天才刚在昭宁帝给他的那堆画卷里见过这个姑娘,6季迟因此对她还有些印象。这孟婉妍是左相家的嫡幼女,年方十六,容貌美丽,兼之擅长诗画,才情出众,在京中闺秀圈里素有美名。

        这样一个出身高贵,本身又很优秀,且身边从来不缺追求者的姑娘,怎么会做出暗中勾引原主的事情来?!

        6季迟心里泛起了惊涛骇浪,皱着眉头思索许久,却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原主与孟婉妍只能算是认识,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交集,且她对原主也从来都只是寻常的恭敬,没有任何另眼相看的意思。

        “你……确定是她,没看错?”他忍不住跟姜姮确认。

        “我见过她几次,不会认错。何况……”姜姮喝了口汤,有些不解地抬起头,“那日我想着殿下醒来之后应该会想知道是谁算计了自己,走的时候是将她留下了的,救殿下上来的那些下人竟没告诉殿下吗?”

        6季迟一愣,摇头:“都说那时现场只有我一个人。”

        那晚之后姜姮就没有再关注这件事了,因此也不知道后续,眼下听了这话,方才反应过来:“所以是……有人在我离开之后,大家出现之前把她带走了?”

        6季迟脸色沉了下来:“嗯。”

        姜姮没有必要骗他,那么,那天晚上给原主下药想勾引他的,真的是孟婉妍?

        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最合理的解释似乎是她喜欢原主,但又爱而不得,所以只能出此下策。

        可这个解释是完全不成立的。

        先不说她会不会喜欢原主,就算会,她也完全没有必要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方式来接近原主——她背后的左家一直都是原主极力想拉拢的对象,她也是原主看上的几个王妃人选之一,虽然原主想从那几个目标中选出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进行攻略,因此目前还处于观望的状态,但她要是主动伸出橄榄枝,原主肯定也不会拒绝。

        那么,是怕她爹左相不答应?

        也不可能。左相那老头儿虽然是朝中清流一派的砥柱,从来不跟他们这些皇子来往,以免被人扣上“结党营私”的帽子,但他对孟婉妍这个老来女可谓是爱之如命,如果孟婉妍喜欢原主,坚持要嫁给他,他应该也顽抗不了多久。

        那么……会不会孟婉妍也只是路过,并不知道原主当时已经中了药?

        6季迟仔细想了想,否定了这个猜测——她要是不知情,不可能一上来就轻浮地扶他胳膊。

        “那她当时有没有说什么话,或是做什么奇怪的举动?”

        见他神色凝重,姜姮挑眉,认真回想了一下:“她只说要扶殿下去休息,没说别的,不过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早就知道殿下的身体状况,并且有所图谋的,所以我才会让月圆出手打昏她。”

        “月圆?”

        “就是我的丫鬟,殿下见过的,胖胖的那个。”姜姮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戏谑,“她身手不错,是我的侍女,也是我的护卫。”

        6季迟顿时嘴角一抽:“这可真是……人不可貌相。”

        想当初他还因为那丫头面馒头似的身材排除过她们主仆俩的嫌疑呢!

        剥下那层面具之后,少年看起来阳光又开朗,表情也丰富多了,姜姮玩味地笑了一下,意有所指道:“虽然不知道孟二姑娘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以她的出身与教养,若不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定不会拿自己的清白与名声开玩笑。”

        世家贵女有世家贵女的骄傲,尤其孟婉妍是出了名的心气高,像她这样的女子,按说再喜欢一个人,也不可能使出那样卑劣龌龊的手段才是。

        6季迟回神:“你是说……她可能是被人威胁了?”

        姜姮动作优雅地往嘴里塞了一块鱼肉:“臣女也只是猜测,不过殿下可以往这个方面查一查,兴许能有什么现。”

        6季迟没有说话,他心里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如果孟婉妍真是被人威胁的,那么她的背后一定还有一个幕后黑手。

        那个幕后黑手想把孟婉妍和原主凑到一起,或者说,他想通过这种方式,把左相府和晋王府绑在一起……

        等等,这不是原主计划着要干,但还没有着手去干的事儿么?

        难道……

        握草!不会是有人想借此让昭宁帝误会原主,好趁机搞死他吧?!

        ……不是没有可能,原主从前行事张狂,得罪过的人并不在少数。

        这么一想,6季迟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个昭宁帝都还没有解决呢,又他妈的来了个新的!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殿下?”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变了脸色?

        6季迟回神,僵硬地扯了一下唇:“没事,你……说的很有道理,继续。”

        姜姮挑眉:“我说完了,殿下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他现在只想知道那幕后黑手是谁……6季迟脑仁突突直跳,勉强稳了稳心神,把最后一个疑问从脑子里拉了出来:“我们以前并不认识,那天晚上,你为什么要帮我?”

        正琢磨着要不要回寿宁宫守株待兔,忽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入耳中。6季迟回头看去,现那声音是从不远处的花丛后传来的。

        花丛后有一条小径,6季迟下意识往那边走了几步,看见小径尽头,一个身着华服的贵妇正毫无形象地蹲在地上四处摸索,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http://www.7722.org/html/57919/185892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