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球上线 > 104.第一百零四章

104.第一百零四章

        阮望舒,  这个名字并不出名,但是练余筝却是地球上线前华夏最火的女歌手之一,  在国外也很有名气。

        一分钟前,  唐陌刚刚猜测天选组织的领是不是尝试通关黑塔三层的两个玩家之一,一分钟后黑塔便直截了当地告诉他:朋友,  你想太多。

        沉思片刻,唐陌抬头看向傅闻声:“你没听到黑塔刚才的通知?”

        傅闻声点点头:“对,  我什么都没听到。”

        唐陌:“阮望舒,  练余筝。这两个人同时通关黑塔二层困难模式,  他们应该是组队,进行了攻塔游戏。黑塔将这件事进行了通报,但是你却没有听到。”唐陌拿着石头在地上轻轻敲击,他眯起双眼:“……能听到这个消息的,只有黑塔二层玩家?”

        唐陌和傅闻夺是黑塔二层玩家,傅闻声只通关了黑塔一层。如果硬要说他们之间有差别,  就是这一点。

        三个月前唐陌通关黑塔一层困难模式时,  也只有傅闻夺听到了黑塔通知,洛风城等人全然不知。当时傅闻夺便猜测只有通关攻塔游戏的玩家才能听到这个消息,如今看来,  唐陌得出结论:“通关困难模式的消息,  只有已经通关相应层数的玩家才可以听到。”

        三人都同意了这个观点。

        既然挑战黑塔三层的事情和神秘强大的天选组织没有关系,  三人便没有再讨论这个话题。

        接下来,  傅闻夺向唐陌更加详细地介绍了北京如今的情况。

        “北京的玩家大多比较独立,  没有建立太多的组织。其中最强大的组织便是那个偷渡客组织——天选。四个月前我离开北京时,  还没有正式玩家加入他们,他们的成员全是偷渡客。”傅闻夺低声道。

        听了他的话,唐陌想了想,道:“练余筝是正式玩家,不是偷渡客。”

        话音落下,唐陌和傅闻夺互视一眼,同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这四个月里,天选组织的展度极快。或许它已经不再是个单纯的偷渡客组织。

        漆黑寂静的地下停车场里,唐陌三人借着这份汽油画出的、粗糙的北京地图,暂时定下了队伍未来的计划。他们不打算和天选组织正面碰撞,北京非常大,傅闻夺回这里是为了从国家内部寻找一些新的、和黑塔有关的线索。唐陌则是要找自己的朋友。

        定好未来几天的计划后,三人简单地休息了一下,第二天大早,他们开车离开邯郸。

        黑色的吉普车在高公路上快行驶,越向北行驶,天空越加昏暗。当三人快要抵达北京时,一朵浓黑的乌云铺盖在天空之上,几乎遮住了整片天空。进入七环后,这场酝酿已久的大雨终于滂沱而下。

        雨水哗啦啦地砸在车顶盖上,出砰砰砰的石子落地声。

        傅闻夺打开雨刷,大雨却像瀑布一般倾盆落下。整个世界被笼罩在一层楼浓浓的雨雾中,能见度只有一百米。傅闻夺向左猛打方向盘,车子横冲直撞,驶进一家土特产市。

        傅闻夺:“先避个雨?”

        以现在的天气情况确实不适合开车进北京,唐陌点头道:“嗯,等这场雨下完吧。”

        三人在土特产市里停住。

        说是一家土特产市,其实里面的食品都被人抢夺一空。空荡荡的柜台里散乱地摆放着一些没人要的瓷像、玉器。比起这些地球上线前昂贵的奢侈品,食物和水才是人们最需要的东西。

        等了两个钟头,雨势渐渐变小。终于,大雨停息,三人又坐上车驶向北京市区。

        车子开过两条街,傅闻夺将车打进一家加油站。唐陌下了车,看到傅闻夺走进加油站内部,寻找汽油。他余光里瞄到马路对面一家废弃的报刊亭,又看到报刊亭旁边还有一排矮小的平房。

        唐陌高声道:“我过去看看有没有食物。我们的食物快吃光了,或许那个报刊亭里还有更详细点的北京地图。”

        傅闻夺已经走进加油站,闻言他抬起头,透过玻璃道:“好。”

        傅闻声坐在车子后驾驶座上,看着唐陌走出加油站,过了马路,走进一间矮小的平房。

        唐陌进入这间房子后仔细寻找了一会儿,果不其然,和他猜测得一样,在卧室的收纳箱里放着一些饼干零食。到这个时候,小卖铺、市里恐怕已经找不到食物,只有这种居民住宅区才有资源。唐陌把每间屋子都找了一遍,最终找到不少面包、饼干,还有一块巧克力。

        唐陌想了想,把巧克力放进口袋里,走出平房。走到马路边上,他抬起头现,远处,傅闻夺还在寻找汽油,傅闻声也进入加油站帮着他找桶装汽油。两人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唐陌抱着这些吃的又过了一条马路,走到那间废弃的报刊亭前。这时天空又下起朦朦胧胧的小雨。

        雨水很快将唐陌的头打湿,他一步步地走向报刊亭,脑子里努力回忆自己那位好友的家庭住址。

        之前他来北京的那次,全程是被好友带领在北京逛了几天,根本没记地址和街道。

        “他家门口好像有一家沃尔玛?附近还有个广场……”唐陌暗自想到。

        不知为何,唐陌忽然感觉身体有些燥热,一股热量直涌向身下。唐陌的眼神古怪起来,他莫名其妙地看了眼自己某个古怪的部位。那里还是平平的一片,也没什么异常。

        ……搞什么鬼!

        唐陌咳嗽一声,努力平心静气,将这股没由来的邪火按捺下去。这时,他的脚忽然踩进了一个水坑里。唐陌一愣,低头现鞋子全湿了。他皱起眉头,正准备把脚从水坑里□□,下一刻,他的身体猛地僵住。

        唐陌迅地侧身,一把银色小刀从他的眼前快飞过。

        “草,他怎么又现了。没时间了,快杀了他!”

        唐陌双目睁大,隐约察觉到一丝不对。

        然而对方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嗖!

        又是一把刀从后方袭来。锋利的刀刃破开空气,轻松割断唐陌的睫毛,他后仰着一手撑地,三下两下倒退向后,后背紧贴着报刊亭,随时准备反击。然而一切生得实在太快。就在这两把小刀过后,一道黑色影子以肉眼不可见的度从他的身后突然冲了上来。

        唐陌下意识地想要打开小阳伞作为防御,可是他伸手摸向腰间才现小阳伞被他落在了车上。

        ……妈的!

        黑色人影已经冲到面前,唐陌举起双手挡住自己的头颅,一个凶猛的拳头砸在他的手肘上。

        唐陌闷哼一声,整个人被击飞三米。他抬起头还没看清楚敌人的模样,又有一道人影从平房后方窜了出来。尖锐的长刀直直地劈向唐陌的头颅,唐陌翻手取出大火柴。火柴头撞在这把黑色长刀上,竟然被看出一道白色的痕迹。

        唐陌心中一惊,警惕地看向对方。

        下一刻,又有两道人影同时从平房后方窜了出来。一共四个人,从四个方向,齐齐攻向唐陌。其中一人举起手|枪,对准唐陌的眉心,砰的射出一枪。响亮的枪声在空旷的马路上回荡,加油站里,傅闻夺立即抬头,看向远处。

        傅闻声惊骇道:“怎么回事!”

        他还没说完,傅闻夺脚下一蹬,如同一道闪电,已然冲了出去。

        这四人的实力比唐陌想象中还要强大。为的中年壮汉身体强壮,他每一拳砸下来都猎猎作响,逼得唐陌不断躲避。另外一人便在一旁助攻,用长刀一次次封锁住唐陌的位置,将他逼到死角。还有一人用飞刀偷袭。只有一个年轻瘦小的男人小心翼翼地躲在远处,时不时地开冷枪袭击。

        四人每一招都打向唐陌的死穴。他们仿佛知道唐陌的动作,每当唐陌找到机会反击,对方就会迅躲开。

        为的壮汉喊道:“傅闻夺来了。我们去拦住他,老六,交给你了!”

        听到这句话,唐陌眼皮一跳。他的大脑迅运转起来,在那三个男人转身迎击傅闻夺的同时,他右手一动,趁对方分神,一团炽热的火焰从他的掌中飞出,砸向离他最近的那个叫做老六的男人。谁料后者竟然知道他的动作,扭头躲开这一击,同时一脚踢在唐陌的肩上。

        唐陌整个人倒飞出去,后背砸在报刊亭的墙壁上。

        长相丑陋的老六讽刺地看着唐陌,他丑陋的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同伴直接拖住了赶来救援的傅闻夺,老六也不浪费时间,他一边举起长刀攻向唐陌,一边冷笑道:“你还有什么后招!”

        唐陌被堵在死角,看似无路可退。

        老六的刀已经要劈下,距离唐陌的脑袋只有十厘米。然而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老六身体一僵,长刀停住,一股凉意从尾椎骨迅地爬上他的脑门。

        唐陌躺在地上,勾起嘴角:“代表星星消灭你……checkmate!”

        老六忽然头皮一麻,他视线下移,看到唐陌的手中不知何时突然多了一把银色手|枪。枪声轰鸣,子弹已经射了出来。老六身体素质极好,即使距离这么近他也侧身躲开了这颗子弹,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子弹竟然长了眼睛,转了个弯再次射向他的眉心。

        “草草草草!!!”

        砰!

        傅闻夺正在和那三个男人交手,听到枪声他抬起头,正好看见一个男人后仰着倒在地上。他的额头上是一个黑漆漆的枪孔,他的双眼死死盯着天空,仿佛不明白唐陌怎么还有后招。鲜血很快流了一地。唐陌从地上爬起来,没有休息,扭头就冲上来帮忙。

        中年壮汉怒骂:“这他妈又是什么异能!”

        “只剩下最后三次机会了!”

        唐陌这时已经冲到了三人的身前,傅闻夺看到他冲上来,一脚踹在壮汉的胸口,将他踹到唐陌的面前。唐陌默契地举起大火柴,火柴头猛烈摩擦地面,擦出一丝火花。但就在他的火柴头快要碰到这壮汉的身体时,时间突然停住了。

        天空中,雨丝停在了半空中。

        空气静止,从老六额头里流出的血也凝固在了地面上。

        辽阔荒芜的街道上,一切全部停止。好像被人按了暂停键,世界定格成了一幅雨色空蒙的图画。

        三秒钟后,唐陌抱着一堆零食、饼干从平房里走了出来。他摸了摸口袋里的巧克力,决定等会儿奖励自己一块巧克力,他好久没吃过甜食了。又想起车里还有一个十二岁的小朋友,唐陌想了想,做出决定:如果傅闻声真想吃,他就分三分之一给小朋友。

        一边走着,唐陌一边回忆好友的小区地址:“他家门口好像有一家沃尔玛?附近还有个广场……”

        忽然,唐陌脚步顿了顿。他脸色古怪地低下头,看向自己平坦的下|身。看了一秒,唐陌咳嗽一声继续向前走。他的右脚踩在了一个小水坑里,唐陌皱起眉头,正准备把脚从水塘里拔|出来,下一秒,他倏地停住动作,侧身避开。

        砰!

        一颗子弹擦着唐陌的脸颊而过,直直地射穿报刊亭的窗户。

        “老六,老九,直接杀了他!!!”

  http://www.7722.org/html/58075/192560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