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能让我做剩女 > 73.第七十三章

73.第七十三章

        购买5o%章节才能第一时间看到正文

        仪器一直没有任何异常,  蓝工装拍拍手,  从车里钻出来,摇头道:“钱先生,  车里没现任何窃听装置!”

        钱文森铁青着脸,  面色阴鸷地盯着白色的大奔,不知在想什么晌,他将手机掏了出来,  丢给蓝工装,  紧抿着唇说:“手机也给我检查一遍!”

        蓝工装换了个仪器,对准打开的手机一阵扫描,手机仍没有异常。他将手机还给了面色阴沉如水的钱文森:“钱先生,  手机也很正常!”

        钱文森没有说话,单手把玩着手机,不紧不慢地绕着大奔转了一圈,目光挑剔又带着点蓝工装看不懂的阴狠。

        良久,  钱文森将手机一收,  然后道:“这辆车暂时留在你这里,  将它好好清洗一次,  弄干净点!”

        蓝工装明白,  钱文森所谓的弄干净点绝不是字面上的意思。他是怀疑这车子里还藏有窃听装置,  让自己将车子拆开了好好再检查一遍。

        送上门的冤大头没有不宰的道理,蓝工装脸上浮现出职业化的微笑:“钱先生放心,  我们会将车子的内饰都拆下来清理一遍,  车底及前盖、后备箱也会一并清理!”

        钱文森颔以表示满意,  临走时,他又回头问蓝工装:“你们这儿有什么方便操作的手持反监控设备?”

        蓝工装微笑着说:“有,这一款信号探测仪跟对讲机的外形很像,单手就能操作……”

        “好,给我来一个,不,来三个!”钱文森财大气粗地要了三个信号探测仪,拎着却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张佳佳那儿。

        张佳佳听到门铃响,来开了门,见是他,神色有些微妙。钱文森已经快两个月没主动上门来找她了,她还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踏足自己这里了呢。

        “进来吧。”张佳佳招呼钱文森进来,又泡了一杯他喜欢的大红袍放到他面前,笑盈盈地陪坐在一旁不吭声。

        钱文森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又烦躁地放下了。

        张佳佳看得出来,他今天的心情似乎不大好,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难题。她起身绕到沙后面,伸出两只柔荑,软软地搭在钱文森的太阳穴处,缓缓揉了起来。

        钱文森长吐了口气,闭上眼,指了指他左侧的沙:“我给你带了一件东西来。”

        张佳佳瞥了一眼沙上那个蓝色的塑料袋子,瞧那粗糙的包装,也看得出来不是什么奢侈品。她腾出一只手,趴在沙上,捞起袋子,按在沙上,取出里面的四四方方的盒子,然后对着几个大字念了出来:“nb1信号探测仪,这是什么玩意儿,你送我这东西做什么?”

        钱文森从沙上站了起来,转过身,正面对着她,打开手机,播放出一段录音:“钱总,我听说王慧他们几个的设计都做好了,是不是真的啊……”

        冷不防从钱文森的手机里听到自己的声音,张佳佳的脸刷的一下变得雪白,人也跟着仓皇地站直起来,十指无意地扣如沙中,紧张地看着钱文森:“你……你从哪儿来的这个?”

        钱文森冷笑了一下,将手机扔到沙上:“你还没傻到家,没怀疑到我头上。这是王慧给我的,她借此多敲诈了我六十万。我问她录音的来源,她只说是一个陌生人给她的,其余的再不肯多说。不过王慧这人我了解,木讷无趣一根筋,以她那愚钝不知变通的脑子做不出偷偷窃听我,而不被我现的事。而且若是她早就有了这东西,周六那天也不会去明日度假村堵我了,直接找我谈条件便是。”

        心里的担忧变成了现实,张佳佳心乱如麻,咬住下唇说:“那你心里有没有可疑的人选?”

        怀疑的人选?对方只了这么一条短短三分钟的录音给王慧,什么都没说,也不知盯了他多久,更不知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单凭这么一条录音,他就能推测出嫌疑人是谁,那还做什么珠宝设计总监,直接去做神探,闭着眼数钱得了。

        钱文森围着茶几踱了几步,忽地一拍脑门:“肯定是咱们公司的人,而且这人极有可能是咱们部门的,否则对方不会对王慧的情况如此了如指掌,也不可能知道王慧的私人邮箱。”

        王慧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哪怕她父亲已经来了安城好一段时间,除了因为要时常请假调休向上司钱文森说明过缘由外,在公司里一直没有主动提起过她爸爸的病情。

        因为王慧喜欢独来独往,在部门里也没走得特别近的朋友,因而在她请长假之前连部门里都没几个人知道她家出了事,更别提公司里其他部门的人了,而且其他部门的人也没必要在这件事上跟他过不去。钱文森的怀疑很合乎情理。

        张佳佳的呼吸骤然紧促了几分,修剪得温婉动人的秀眉跟着往上一蹙,疑惑地说:“那会是谁呢?”

        钱文森拾起她放在沙上的信号探测仪:“那段录音是我们离开ktv在车上时录下的,当时只有你我二人,车子和我的手机都已经检查过了,没有现任何的窃听器。将你那天背的包拿过来,还有手机,也一并测测。”

        张佳佳连忙回房将包拿了出来,还解释说:“这个包的肩带松了,我准备拿去专卖店修理,所以那天回来后就将包包一直放在屋子里,从未带出去过,那天用的东西,除了钱包和手机外,都在这里。”

        “那最好。”钱文森打开信号检测仪,在包旁探测了一番,没有任何的异常,又将张佳佳的手机拿来检查一遍,还是没有。

        张佳佳看着他黑如锅底的脸色,低声说:“会不会是对方已经将窃听器给取走了,毕竟这都是一个多星期前的事了。”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钱文森没揪着这个不放,他把信号检测仪丢给张佳佳:“有空将你的屋子都好好的检查一遍,以后每天将手机和包包也检查一遍,免得沾上不干净的东西。”

        张佳佳觉得钱文森有点小题大做了,对方应该是盯上了他,自己这个已经失宠的情人可没什么地位。

        不过见钱文森一脸便秘色,她识趣地没有反对,将仪器接了下来,点头应下。

        钱文森脸色稍缓,半是提醒,半是警告地说:“我若倒霉,你的出国深造梦也跟着泡汤了,你知道该怎么做!”

        张佳佳自然知道他们俩人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不论其他,单说这人已经知道钱文森私底下将其他设计师的设计泄露给她的事,捅出去,被部里其他人知道了,她也别想在设计一部立足了,更别提出国。

        以钱文森的不念旧情和心狠手辣,届时肯定会弃车保帅,将一切都推到她头上。便是为了她自己的前途,她也必须跟钱文森一起尽早将这颗潜藏在暗处的不定时炸、弹找出来。

        想到这里,张佳佳妩媚的眼珠子一转,笑眯眯地说:“钱总,他不出来也没关系呀,咱们可以将他引出来嘛,知道是谁了,对付这种无名小卒对钱总来说不过是伸伸手指的事。”

        钱文森被她奉承得很舒服,眯起眼看着她:“你的意思是?”

        张佳佳抿唇一笑:“拿到王慧的私人邮箱,对钱总而言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你说是不是?”

        钱文森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伸出油腻腻的胖手指,捏了捏张佳佳笑靥如花的粉嫩脸蛋:“你这个办法倒是不错。”

        被抓壮丁的左亦扬抬手给了她一栗子:“美的你吧,这地方是安城出名的避暑胜地,想在半山腰有套别墅,把你卖了都不够!”

        左宁薇不满地躲开左亦扬的毛手:“买不起,还不允许我幻想一下吗?”

        兄妹俩一路打打闹闹,很快便来到了山脚下。

        山脚下有一条通往山上的公路,偶有一辆私家车疾驰上去,扬起大片的尘土。旁边还有一条环山公路绕着驴耳山前那一条碧波荡漾的河流围了一圈,一绿一白,宛如两条美丽的项链套在驴耳山的脖子上。

        而明日度假村就在这条环山公路边上。

        沿着环山公路走了不到五分钟,前面豁然开朗,出现了一片较大的和缓地带,上面矗立着一座座仿古建筑,檐角飞扬,宛如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仕女,在青山绿水中若隐若现。

        明日度假村的大门也修建得颇具古色,由黑白二色构成,大门巍峨古朴,就连站在门口的两个保安都穿着黑白两色的古代家丁装,大夏天的,两人头上还戴着头巾,将头包得严严实实的。

        只能说,有钱人真会玩儿。

        因为这一片,除了树和水什么都没有,因而大夏天的也没什么人无聊地跑到这儿来。左宁薇兄妹一出现在门口就很打眼了,两个保安的眼珠子如炬,不时地打量着二人,像防贼一般。

        左宁薇被他们看得很不自在,抬起手肘撞了撞还赖在门口不肯走的左亦扬。

        左亦扬抬起手,做了一个标准地将头往后一抹的手势,然后伸出左臂,递到左宁薇面前,嘚瑟地说:“来,挽着我的胳膊,哥哥带你进去长长见识。”

        闻言,左宁薇瞪大眼看着他:“你不是说要会员卡才能进去吗?”

        左亦扬没理会她的问题,拉着她往大门口走去,走到两个保安面前时,他潇洒淡然地掏出一张卡递给了保安。

        保安接过卡,往旁边的机器上一刷,马上响起一道悦耳的电子合成女声:“先生,欢迎光临明日度假村,祝你玩得愉快!”

        就这样,左宁薇迷迷糊糊地被左亦扬带进了度假村,等走到一处没人的千日红前,她再也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抓住左亦扬的胳膊问道:“你哪儿来的会员卡?还有,既然你有会员卡,干嘛不把车开过来,停那么远做什么?”

        左亦扬瞥了四周一圈,见没人,才附在她耳边,恶劣地笑了:“你哥哥我没会员卡就不能借一张吗?还有,我的傻妹妹,这儿的会员都是非富即贵,谁会开一辆十几万的大众过来啊,那车连这里一年的会费都不够,一开过来还不得露馅了。”

        这解释虽然合情合理,但也不能否认左亦扬故意误导她,让她以为这会员卡很难弄到的事实。

        左宁薇伸手在他胳膊上拧了一记:“好,就算你说得都有理,既然这么有理,那你怎么不早说啊!”还害得她担心被保安赶走。

        还不是想逗逗这越来越不可爱的妹子!说实话,自家妹子一定会暴走,左亦扬连忙生硬地转移话题:“走,哥哥带你去长长见识。”

        等进了旁边那座叫如意厅的三层小楼,左宁薇才现,左亦扬骗她的不止会员卡这一件事。他把明日度假村说成换、妻俱乐部,事实上,明日度假村还是有许多正常的娱乐项目。

        比如这座如意厅里的娱乐项目就是很接地气,是很受国人喜爱的棋牌馆,国粹麻将、纸牌、象棋、围棋应有尽有。

        兄妹俩对打牌没兴趣,特意爬到三楼登高望远。

        从高处往下看去,左宁薇现这个度假村真的很大,除了迷宫一样的房子,靠近山脚处竟还有一个小湖,几只白色的游艇停在上面,因为隔得太远,她也看不清楚,游艇上有没有人。

        两人在度假村里逛了一会儿,喝了一杯下午茶,左亦扬请来跟踪钱文森的私家侦探传来了消息,钱文森带着张佳佳过来了,而且被一个女人拦在了大门口。

        带着小情人被另外一个女人拦在了大门口,劲爆啊!

        左宁薇激动得连忙放下茶杯,站起身往大门口的方向跑去。嘿嘿,就知道以钱文森的德性不可能只招惹一个女人,没想到会让两个女人当面撞上,不知道会不会打起来。

        “这边。”左亦扬连忙将妹子拉到了离最近的一栋楼房里。这栋楼是室内健身房,兄妹俩飞快地爬上二楼,寻了一处靠窗的位置,装模作样的锻炼身体,眼珠子却一直盯着窗外。

        度假村的大门口,钱文森那辆白色的大奔停在阳光下,一个穿着黄色裙子短头的女子站在车前,不肯挪步。

        钱文森似乎很气恼,降下车窗,探出一个泛光的脑袋,对着那女人说了什么,但那女人不为所动,拦在车前不肯让步。

        因为那女人背对着他们,又离得比较远,左宁薇看不清那女子的容貌。后面跟来的私家侦探,不知从哪个角度,偷偷拍了一张照片,给了左亦扬。

        左亦扬扫了一眼,将手机递给了左宁薇。

        左宁薇接过一看,私家侦探可能离得比较远,拍的照片比较模糊,左宁薇仔细辨认了一会儿,认出该女子赫然正是办公室里的另一名设计师王慧。

        王慧比左宁薇早进公司三年,算是办公室的老人了,不过她的设计一直中规中矩,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代表作,也不得私人定制大客户的喜欢,因而混了这么多年都还只是个普通设计师。

        在左宁薇的记忆中,王慧一直是个沉默寡言、安静得有些过分的女人。而这样一个胆子并不大的女人竟会在大马路上拦下钱文森,两人之间肯定有些不得不说的秘密。

        莫非两人也曾有过一腿?

        左宁薇被自己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念头惊呆了。但仔细一想,也不是不可能,王慧的五官很精致,安静的模样有种岁月静好的味道。六年前刚进公司那会儿,她也才刚大学毕业,正是嫩得能掐出水来的年龄,以钱文森这爱吃窝边草和嫩草的禽兽性格,对她下手的可能性极高。

        只是左宁薇怎么都想不通,王慧为何会上了钱文森的贼船。因为王慧性子柔和、随遇而安,并没有太大的野心,平日里也打扮得很朴实,对物质没有很强的渴求。

        这样一个淡然如菊的女子,不大可能会为了财富、权势去做已婚老男人的地下情人。难不成是为了爱情?一想到钱文森那光溜溜的头顶,左宁薇就恶寒得慌,她绝不相信,王慧对钱文森是真爱。

        就这么会儿功夫,也不知钱文森究竟说了什么,终于打了王慧,王慧握紧包包,垂着头走了。

        左宁薇有些遗憾,哎,上回黏在钱文森车下的那个窃听器时效性太短了,从两天就报废了,早知道就多花点钱买个更好,不然也不会在这儿听了一出默剧,完全不知道两人究竟谈了什么。

        见奔驰车驶入车库,消失在眼帘,左亦扬吹了声口哨,半是调侃半是鄙夷地说:“你们总监这是想把你们部门展成他的后宫啊!”

        左宁薇撇撇嘴,开始思考这个可能。别说,还真可能被自家这个中二病晚期的老哥说准了,短短几天,就她所知道,钱文森已经跟部门里的两个女人有染了,而且还盯上了她。这还只是冰山一角,谁知道他打没打过其他女设计师的主意。

        像王慧,如果不是她今天自个儿跳出来,谁能料得到,她跟钱文森私底下有来往呢。这么一想,左宁薇感觉一部哪个女人都可能跟钱文森有过一腿,又哪个都不能确定。

        又等了一会儿,私家侦探那边又来信息了。

        钱文森带着张佳佳去了凤凰楼,跟三男三女会面,几人一起进了包间,点了一堆菜和大补汤。

        私家侦探来的是四人进包间时的照片。左宁薇扫了一眼,现那三个男人都是熟面孔。他们都是本地的原料供货商,有两人曾在上次的聚会中出现过。因为他们这些设计师偶尔也会去工厂或者供货商那里查看各种原材料的质地、硬度等,所以跟这些这些人也偶有来往。这些人平时都是西装革履,头梳得整整齐齐的,皮鞋擦得蹭亮,跟钱文森一样道貌岸然,哪晓得私底下都是这种货色。

        左宁薇厌恶地别开了眼,问自家老哥:“你请的侦探能拍摄到包厢里的照片吗?”

        左亦扬摇头笑了:“傻妹子,拍包厢的照片有什么用,凤凰楼是吃饭的地方,门口就有摄像头,他们不会傻得衣冠不整的出来。放心,侦探已经查到了他们订的套房,想办法伪装成服务生,将摄像头安装好了。”

        说到这里,他抬头望了天边红通通的彩霞一眼:“天快黑了,你今晚是在这里过夜还是回去?”

        她在这儿过夜做什么?隔着一层楼听钱文森的春宫戏吗?

        左宁薇可没这嗜好,她摇头说:“算了,看来你请来的这私家侦探蛮厉害的,我们就别在这儿碍事了,万一被钱文森或是张佳佳看到我们,反而不妙。”

        左亦扬求之不得,两人拿起包下了楼,飞快地出了门,往停车的地方去。

        他的车停在山脚下的一处空地,那片地方是专门划拨给来爬山玩的游客停车的地方。

        等兄妹二人上了车,往城里赶的时候,天边最后一抹彩霞也消失了。太阳消失在地平线上,黑暗来临,只有西边天际还有些许残留的红丝像是燃透了的炭火,挥最后一丝余热。

        从驴耳山通往城里的这条马路上没有路灯,四周一片漆黑,只有车灯的光芒在薄暮中散出微弱的黄光,远远望去,好像是一只扇着翅膀的萤火虫。

        今天走了不少路,左宁薇有些疲倦,她揉了揉眉心,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左亦扬见了,将空调关小了一些,同时降低了车,让车驾驶得更平稳。

        “睡吧,到了我叫你。”

        “不用,顶多一个小时就到家……”左宁薇放下手,目光忽然扫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连忙坐直身叫住了左亦扬,“等等,停一下车。”

        左亦扬不明所以,还是将车停了下来,挑眉用目光询问她。

        “碰到我同事了。”左宁薇边说边解开了安全带,跳下车,跑到王慧面前。

        王慧没预料到会在这种荒郊野外遇到同事,脸上的泪水都还没擦干,她咬住下唇,通红的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左宁薇。

        左宁薇拉着她的手,笑盈盈地说:“慧姐真是巧啊,竟在这儿碰上了。我们来驴耳山登山的,你也是吧,正巧咱们也要回城,一起吧。”

        王慧想拒绝,但这荒郊野外的,连叫车软件都喊不到车过来了,错过了左宁薇,她至少还要一个人走好几公里才能看到公交站。

        见她犹豫,左宁薇不由分说地将王慧拉上了车后座,然后拿了一瓶未开的矿泉水递给她:“天气热,慧姐你先喝点水。”

        “谢谢。”王慧轻轻吸了吸鼻子,双手死死扣着矿泉水瓶子,差点将瓶子捏扁。

        左宁薇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又从包里拿出一包湿纸巾,递给王慧:“慧姐你先擦擦汗吧。”

        王慧抬起头,感激地看了她一眼:“谢谢,打扰你们小两口了。”

        左宁薇笑笑,没有否认。

        王慧以为自己是猜对了,心里各种情绪百转千回,最后皆化成了一声无法言语的喟叹。

        左宁薇其实很好奇王慧今天为何会来找钱文森,两人今天又谈了什么。

        但是瞧王慧这幅难过到极点,魂不守舍的模样,她做不到在对方伤口上撒盐,只能打消先前的念头。

        一路安静无言,进了城,王慧谢绝了左宁薇先将她送回家的提议,执意要下车。

        左宁薇只好同意。

        推开车门后,王慧却又不急着下车了,她回头,抓住左宁薇的手,挤出一个笑,真诚地说:“宁薇,你是个好姑娘,好好珍惜眼前的幸福吧,希望我能喝上你们的喜酒。”

        说完,重重地握了握左宁薇的手就下车了。

        左宁薇想了一下,才明白王慧的深意:“她莫非是提醒我别被钱文森给骗了?”

        左亦扬做了好几年律师,看人的眼光还是有几分的,点头说:“你这位同事本质不坏,只是不知怎么会跟那种人渣扯上关系。”

        左宁薇想起王慧红肿的眼睛和眼底空寂绝望的目光,心弦微动:“慧姐是不是遇上了什么困难,所以才来找钱文森。你说,我能不能将她争取过来,她来公司的年头比我多,又很可能跟钱文森在一起过,肯定知道许多钱文森的秘密,要是有她帮忙,事半功倍。”

        左亦扬不置可否地说:“你要想,也可以试试。”

        左宁薇想了一会儿,说道:“我待会儿注册一个新邮箱,回家用代理ip把那段窃听录音给慧姐,看看她的反应,毕竟是钱文森可是在私底下将她的设计图泄露给了张佳佳,我不信,她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小美租的房子离公司有十几公里,这大雨天的,回家换衣服显然不可能,因而只能寻求同事的帮助了。

        有几个心思缜密,考虑周到的女同事倒是带了两件替换的衣服,勉强给小美凑了一身。只是衣服有些大,套在小美身上,空落落的,一点都不保暖,没过多久,她就接二连三地开始打喷嚏。

        旁边的张佳佳见了,冲左宁薇一点下颚:“宁薇,我记得你放了一件外套午休的时候搭在身上,现在用不上,先借给小美穿一会儿呗。”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左宁薇从抽屉里拿出那件薄款风衣,递给了小美:“我的衣服有些大,将就一下吧。”

        “谢谢宁薇姐。”小美感激地谢过左宁薇,接过衣服,当场往身上披去。

        这件风衣是中长款,小美的身材很娇小,套在她身上,都快到她的脚踝了。小美似乎有些不习惯穿这么长的衣服,轻轻摆动了两下长长的袖子,垂下来袖角一不留神扫到了左宁薇的桌沿,撞翻了左宁薇喝水的杯子。

        白瓷杯子在桌面上滑过一道不小的弧度,然后直直往地上坠去。

        左宁薇眼疾手快,弯腰扑过去接住杯子。

        小美见了,大大地松了口气,惭愧地说:“宁薇姐,对不起,我太不小心了。”

        “没关……”左宁薇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笔记本电脑突然黑屏了,键盘上还残留着一团不小的水渍。

        顺着她的视线,小美也看见了,巴掌大的小脸顿时挤做一团,带着哭腔地说:“对不起,宁薇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倒霉,电脑进水了……左宁薇连忙拔掉电源,扯过旁边的纸巾将键盘上残留的水渍擦干净。

        旁边一个男同事见了,提醒左宁薇:“不要开机,水已经渗进去了,你最好还是送去维修一下。”

        小美纠结地绞着手,怯生生地说:“宁薇姐,对不起,是我弄坏了你的电脑,让我给你拿去修好吧。”

        左宁薇蹙着眉,轻声说:“不用了,等雨下小了,我自己送过去。”

        结果这一等就到了下午,大雨才勉强转小。但因为下了几乎一个白天的雨,市区里到处都是积水,车也很难打。

        张佳佳见了,好心地说:“宁薇,不如下班后我送你去电脑城吧,反正今天周五,明天也不用上班。”

        左宁薇看了一眼马路上几乎快没过脚踝的积水,有些郁结地说:“那就麻烦你了,晚上我请你吃饭。”

        最后这顿饭,左宁薇没请成,因为小美跟着去了,为表示歉意,她非要请两人吃饭。

        左宁薇和张佳佳拗不过她,将电脑放在维修师傅那儿排队等修后,三人去了隔壁的一家粤菜馆。

        这家粤菜馆装修得很有格调,相对应的价格也不算便宜。左宁薇拿起菜单扫了一眼,几乎就没有单价三位数以下的,随便点几个菜就得近千块,这对刚上班,还没领过薪水的小美来说,恐怕有些吃力。

        左宁薇握住菜单,目光从上而下滑过去,最后落在了白灼广东芥兰上。

        见她久久没点菜,对面的小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出声催促道:“宁薇,你喜欢吃什么,尽管点。”

        左宁薇报了菜名,将菜单递给了小美。

        小美瞅了一圈,嘴角一撅,嘟囔道:“怎么就只点了个素菜,还是我来吧,一个红烧大鲍翅,一个雪蛤烩燕窝,一个鹅掌扣辽参,一个金牌炸乳鸽,再来一个太子参虫草汤。”

        听到这些菜名,左宁薇眉心一跳,掀起眼皮瞥了小美一眼。一口气花了半个月的工资,小美脸上不但没半点勉强,反而充满了兴奋,就好像付钱的不是她一样。

        察觉到左宁薇的目光,张佳佳扯了一下小美的袖子,劝道:“够了,咱们三个人哪吃得了这么多,你道歉也不用这样浪费钱啊。”

        小美回过神来,露出个羞窘的笑,讪讪地放下菜单:“那你们还想喝点什么?红酒吧,美容的。”

        左宁薇瞥了张佳佳一眼:“她待会儿还要开车呢!”

        小美嘿嘿一笑,赖皮地说:“没关系,就咱们俩喝,少喝点。”

        左宁薇轻轻在手机上点了几下,然后将屏幕一锁,抬起头,定定地看了小美几秒,然后笑了:“好啊。”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饭点,菜上得很快,不到一刻钟,菜就全上齐了。

        服务员帮忙将红酒打开,放在了桌子上,小美给左宁薇倒了小半杯,然后举起酒杯说:“宁薇姐,实在很抱歉,今天将你的电脑弄坏了。”

        左宁薇端起高脚杯,轻轻晃了下,慢悠悠地说:“小美你真是太客气了,今晚这顿饭几乎都够我买一台新电脑了,说起来还是我赚到了。”

        闻言,小美的脸一白,下意识地瞟向张佳佳。

        张佳佳仿佛没看到小美求助的目光,笑盈盈地跟着打趣道:“对啊,小美,今天这么大方,该不会是买彩票中大奖了吧。”

        小美回过神来,苦巴巴地一笑:“佳佳姐说笑了,要是中了大奖成了富婆,我马上辞职去环游世界。”

        左宁薇笑看着两人一唱一和,等两人说得差不多了,她举起酒杯,凑到唇边,准备喝下去,忽然后背上挨了一巴掌。

        “宁薇,你怎么在这儿?”左亦扬激动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左宁薇侧过头,看见左亦扬,挑了挑眉:“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左亦扬单手撑着椅背,亲昵地敲了一下她的头,解释道:“我跟朋友有事情要谈,就约在了这里,谁知吃过饭出来就看见你在这里。你赶紧吃,吃完了,我顺便将你捎回去,今天下雨,路不好走。”

        听到这话,小美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慌乱,她下意识地瞟向旁边的张佳佳。

        张佳佳用眼神安抚她了她一下,然后笑容满面地说:“宁薇,让你的朋友跟咱们一块儿吃饭吧,正好菜都上齐了。”

        左亦扬听了,连忙摆手:“客气了,我刚跟朋友吃了饭。两位美女不用管我,我在隔壁坐会儿,你们慢慢享用。”

        张佳佳立即朝小美使了一记眼色。

        小美会意,连忙说:“相逢即是缘,别走啊,跟我们一起吃饭吧,就算不吃饭,也过来喝一杯呗。”

        左宁薇拿起杯子,冲小美轻轻晃了晃:“他也要开车,我陪你喝,来,干杯!”

        小美瞥了满脸笑容的左亦扬一眼,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一时半会儿又找不到什么合适的措辞,眼看左宁薇就要喝酒了,她的脸渐渐涨成了猪肝色,握着酒杯的手不自觉地颤。

        这可怎么办?左宁薇当着朋友的面喝了酒,待会儿药物生效,她朋友一定会现端倪。

        旁边的张佳佳见了,恼怒地瞪着手足无措的小美一眼,废物。

        她呼了一口气,伸出手拽着左宁薇的手腕,笑眯眯地说:“算了,宁薇,你朋友正等着你呢,你们干脆也别喝了,早点吃完饭,早点去取了电脑回家。”

        左宁薇举着酒杯的手不动,脸上出现为难之色:“可是这酒都开了,不喝多可惜,好几百块钱一瓶呢!”

        又不是你掏钱,有什么好心疼的。在心里腹诽了一句,张佳佳想了个折中的法子:“没关系,让小美这个小酒鬼带回去,慢慢喝,反正明天周末不上班。”

  http://www.7722.org/html/58595/192507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