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围杀 下

第二百八十六章 围杀 下

        夜,渐无声息的降临。

        “给我围!”

        雒阳南郊,寂静的村落,一座宅院之外,牧景身躯挺拔,站立在前,眸光幽幽,仿佛燃起汹汹烈火,凝视前方的院落:“一个苍蝇都不能飞出去!”

        “是!”

        暴熊军先锋营主将雷虎亲自领兵,从先锋营抽调的三百精锐士卒,瞬间出击,队列整齐,手握弩弓,军阵严谨,把整个宅院里里外外都围起来。

        踏踏踏!!!

        一阵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带着死神的气息,一下子把这个愿你罗方圆两三里的人家都惊动起来了。

        “那是什么啊?”

        “好多的兵卒啊!”

        “那不是史大叔的家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这个小村怎么会有这么兵来啊!”

        “……“

        这个距离城郊不远的小村落,周围都有不少人家,约莫一百来户,此时此刻不少人被惊动,走出了自家的门口,顿时看到的火把光芒映照之下,那肃严萧杀的兵卒,顿时吓得的说不出话来了。

        被围困的院落之中。

        一个青年推门东厢的门,走到院落中,眸光环视院落周围,右手紧紧的握着剑柄,那火光映红半边天,隔着围墙篱笆,他都能感受到庭院外面那密密麻麻的身影,神色顿时阴沉起来了:“看来走漏消息了!”

        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布衣老者。

        老者布衣长袍,双手背负,临阵不惊,只是微微的叹了一声,声音有些萧瑟:“该来的还是来了!”

        “儿啊,这到底是咋了!”

        两个老农,是一对中年夫妻,他们从西面的堂屋,样子唯唯诺诺的走出来了,看着自己的房舍被火光包围,都吓破了胆子。

        “爹,娘,你们先去睡吧,没事的,儿子会好好处理的!”青年安抚了一下,他虽为游侠,可父母乃是普通农户,不曾见过大场面,他知道这事情会吓着父母。

        “元鸣,你们都别动!”

        王越跨步,对着庭院正门:“他们是为老夫而来了,老夫出去便可!”

        “不行!”青年名为史阿,字元鸣,二十出头,他是一个游侠,在江湖上也算是年轻一辈之中骁楚的青年剑客,为人仗义,一手剑法快如闪电,颇有声明。

        史阿低声的道:“老师,不管他们是怎么摸到这么来的,他们不一定知道你在这里,只要他们找不到你,我就可以推脱的一干二净!”

        “老夫的事情,老夫自己解决!”

        王越摇摇头:“岂能拖累你!”

        “老师,你若是出去了,岂不是坐实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届时我依旧难逃干洗,只要你逃了,他们没有证据,奈何不得我!”

        史阿沉声的说道。

        “他们可不会讲道理,要不老夫带尔等从后山杀出去!”王越想了想,道。

        现如今恐怕只有这一个方法了。

        “不可!”

        史阿道:“弟子尚不能学的老师十分之一的剑法,父母也是普通人,老师一人,尚有机会趁着夜色冲出去,可带着弟子和弟子的父母,根本不可能杀出去的!”

        王越面容阴沉起来了,他知道史阿说的是老实话,如今阵仗,就算他一人,以绝顶轻功身法,在夜色的协助之下,也只有五层的把握能逃出去。

        要是带上他们,根本不可能逃出去。

        “老师,你先逃,只要你不被他们发现,弟子自有办法脱身!”史阿恳请的说道:“为了我们所有人,还请老师速速动身离开了!”

        “好!”

        王越看着弟子一脸真挚,他还是应下来了,身影飘动,直跳上房梁之上,如鬼魅一般,从庭院后面的地方略过。

        ……

        ……

        庭院外面。

        牧景神色平静,浑身却充满肃杀的气息。

        “世子,后面有些动静!”雷虎目光凝视庭院后面,哪里发出轻微的打斗身影。

        “是王越那老家伙!”

        黄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出来了:“他的身法太快了,一剑伤了七个士兵,打开缺口,向着后山去了,我追不上!”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身法之间的差距,哪怕一点点,都是相差很大的,况且黄忠擅长进攻,战场杀伐天下无双,可是比起身法轻功,与王越多少有些差距。

        “真的是他?”牧景眯眼。

        他今夜来,也只是抱着一半一半的希望,现在看来,希望成真了。

        “应该没错!”

        黄忠说道:“我看到他的背影了,而且有如此轻功的人本来不多!”

        “确定是他就行,既然追不上,那就不用追了,我相信,他会回来的!”牧景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容,他的笑容在火把的光芒下,显得有些阴森,让人有不寒而栗的感觉。

        咯吱!

        庭院的大门被打开了,一个青年从里面走出来,样子看起来就是一个淳朴的农户,仿佛被周围的兵将吓破的胆子,唯唯诺诺的道:“各位军爷,不知小的有什么得罪!”

        “你是史阿?”牧景上前,眸光沉沉,看着这个青年。

        对于王越这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他要是不亲自现身,牧景就没抱希望过能找到他。

        可是人就有软肋。

        王越无妻儿家小,这让他在变得更加危险。

        不过谭宗从江湖上下手,最后查出了他有一个弟子,这景武司在雒阳布局不深,但是在游侠之中倒是布置了不少消息网,然后顺藤摸瓜,摸到了这个史阿的身上。

        这真是找到了王越。

        对于牧景来说,这是意外之喜。

        王越既然现身了,他就别想要逃,那一剑,怎么也要让他还掉才行。

        “公子,小的正是史阿!”

        史阿抬头,看了一眼牧景,很快就收回的眼神,表现出一个农户的淳朴和胆怯:“不知道公子有何吩咐!”

        “王越在哪里?”牧景问。

        “公子,小的根本不知道什么王越!”史阿一副小农民表现,急躁的说道。

        “不说是吗?”

        牧景笑了,挥挥手。

        霍绍亲自率人,在庭院之中翻了一个遍,然后带着史阿的父母走出来:“世子,庭院里面没有其他人了,就他们一家三口!”

        “看来王越还真是一个独行客啊!”牧景看着史阿:“他应该只有你一个弟子吧!”

        “小的不知道公子说什么!”

        史阿的心中沉入了冰窖之中,浑身发冷,今日,恐怕难逃一劫了。

        “现在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吗?”

        牧景拔剑,剑刃架在了史阿身上。

        “公子饶命啊!”

        “小儿他什么也不知道,公子饶命啊!”

        旁边的史家夫妻两个一看这阵仗,顿时被吓得跪下来了,不断的叩头求饶。

        “公子,小的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小的也不认识王越是谁!”

        史阿咬着牙口,沾沾发抖,却始终坚定自己的说法。

        他的命早在几年前就应该丧在漠北的草原上,是王越捡回来了。

        王越待他如亲子,传他独门剑法。

        他不能出卖老师,宁可一死,不可弃意。

        “师徒情深,宁可自己死,也不会出卖老师,不错,不错!”

        牧景淡然的道:“我敬佩你!”

        他上前,拍拍史阿的肩膀,和声的说道:“不过既然自古以来,你想要坚持一些道义情谊,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有一句话这么说的,忠义两难全,不知道你父母在你心中的分量重,还是王越那老不死在你心中分量重!”

        “你想要做什么?”史阿面色巨变。

        “抓起来!”

        牧景挥挥手!“

        “是!”霍绍带人,把史氏夫妻都抓起来了。

        咔咔咔!!!!

        一柄柄长剑架在了史阿和他父母的脖子上。

        “救命啊!”

        “军爷饶命啊!”

        史家夫妻二人都是普通农户,已经被吓得没有了半天命。

        “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可杀我史阿,但是祸不及妻儿父母,牧龙图,你不能这么做!”史阿竭斯底里的叫起来了,他想要挣脱,可左右魁梧的士卒死死地锁住了他的双臂。

        “看来你是认识我了!”

        牧景斜睨了他一眼,嘴角扬起一抹蔑视的笑容:“那你就应该知道,我牧景有恩不还,有仇必报,而且向来行事,不讲规矩,我不介意杀人,甚至不介意杀什么人,只要能达成目的!”

        “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吧!”史阿怒目圆瞪,怒喝起来了:“你若敢动我父母,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杀不杀我很随意,不过我现在想知道,你的老师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们一家三口为他丧命!”

        言毕,他退后一步,运气行功,仰天长啸,以功力震动声波,让声音传递更远的地方:“王越,你听着,某家给你十息的时间,你束手就擒,他们可不死,你若逃了,今日史家三口,必死无疑!“

        “一!”

        霍绍配合,开始数声:“二!”

        “三!”

        “四!”

        “……”

        就在这时候,电光火石之间,被压制的史阿身如柔躯,宛如一条柔滑的小鱼,脱离了左右压制,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柄短刃,身法一闪而过,直奔距离之间不足五步的牧景而去:“吾与你同归于尽!”

        他瞄准这个机会已经一晚上了,就等这一刻,宁可一死,也要为老师解决这个麻烦。

        “轰!”

        夜空之中,黄忠身影如山,挡在牧景面前,一脚踏出,力如重山,还没有靠近牧景的史阿就已经被踹出去了,重重的跌落地面,口吐鲜血,瞳孔萎靡。

        “怎么会这样?”史阿嘴角的血染红了衣领,艰难的爬起来,不甘心的看着牧景。

        “龙生龙,凤生凤,刺客教出来的,也是刺客!”牧景从黄忠身后走出来,目光看着史阿,讽刺的道:“我吃过一回亏,还会吃第二回亏,你也太小看了我,我早就防着你了!“

        “八!”

        “九!”

        霍绍神情之中煞气凛然,一双瞳孔闪烁着浓浓的杀意,他的族兄霍余因为这一次刺杀,伤的根本,他心中的愤怒早已经压制不住了:“举刀,准备,十——”

        “等等!”

        他的声音没有落下,一个声音从黑暗之中打断了。

        “老夫在这里!”

        王越的身影从夜空飘然而下,他的轻功出神入化,踏着屋檐,借力滑翔,凭借着强大的功力,强行滞空,在夜空之下,仿佛就是从天而降。

        降落在的先锋营的包围圈之中,距离牧景不足二十步的地方。

  (http://www.7722.org/html/60284/197892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