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大汉名将皇甫嵩的恐怖 一

第四百五十七章 大汉名将皇甫嵩的恐怖 一

        “牧龙图,我必须让你死!”

        “牧龙图,我决不能让你活着走出关中!”

        董卓竭斯底里的声音,传播了他此时此刻的情绪,他的情绪怒火如雷,想要杀人,汹涌澎湃的杀意在凝聚,倾洒四方之外,让人感觉颤栗。

        “主公息怒!”

        众将俯首,齐声劝谏。

        “息怒?牧龙图那厮居然斩了某家的女婿,斩了我们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飞熊军,他在要某家的命,你们让某家如何息怒!”

        董卓的声音带着癫狂。

        自从当年与黄巾大战受挫之后,多少年他的西凉军没有受到如此挫败了。

        飞熊军,乃是他麾下最强的兵马。

        飞熊一军,冲锋陷阵,可当十万精兵。

        这是耗费他无数粮草钱帛才培育出来的精锐骑兵,是他向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底牌,在雒阳面对牧山,他都能有底气,乃是因为他有飞熊军。

        但是现在……

        女婿牛辅的战死,飞熊军的全军覆没,这些都是能让他董卓伤筋动骨的伤亡,他从西凉一路杀出来,哪怕当年对战黄巾,也不曾如此挫败过。

        这是他第一次承受如斯伤亡,但是眼前的这一幕,血债血偿的四个大字更让他的心中浮现一丝丝的惊恐。

        这是他很久没有出现的心态。

        牧景的狠辣,让他的心中越发的恐惧,他们之间早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对立,这仇恨是无解的,一旦让牧景杀出了关中,重整旗鼓之后,他恐怕连吃饭睡觉都要睁大一只眼睛。

        但是即使如此,他生气,他暴怒,他依旧也没有下令继续追击牧军残兵。

        经此一战,西凉军士气尽失。

        飞熊军的全军覆没,让董卓在最得意的时候,受了牧景的当头一棒,本以为牧景是残喘逃亡的软柿子,随便可捏,但是不曾想到,幼熊也是一头吃人的熊,反咬一口,就把他用了十余年时间打造的西凉最精锐的骑兵葬送了。

        他想要追,甚至急切的想要追击,想要不惜代价斩草除根,把牧氏兵马都留在关中的大地之上。

        但是他不敢追。

        他担心牧景杀出关中,但是更怕的是这时候牧景会与他赌命。

        牧山为国之大贼,牧景乃是小贼,天下人已经容不下其之存在,声名狼藉,不容天下,所以牧景这时候是赌得起命的,因为他已经无地藏身。

        但是自己赌不起。

        这个时候的董卓,正是关键的时候,他守握天子镇关中,将会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成就大汉权臣之路,可是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他的西凉军能镇压关中的条件上。

        他的西凉军若是在这里和牧景斗一个你死我活在受损,哪里关中的人就会反噬,他将会是第二个牧山。

        从西凉那个冷酷之地杀出来的心态,让董卓在这个关头上狂躁如雷的时刻,依旧保持了一个冷静,他竭斯底里的发泄之后,变平静的下来了。

        “文忧!”

        半响之后,董卓才冷静下来,他有些嘶哑的声音响起。

        “主公,属下在!”

        李儒上前,俯首而下,神色有一些羞愧,追击的计划是他定下来的,他必须承认,他轻敌了,在谋取了大局之后,他轻敌了:“属下愧对主公,未能事先知到牧氏之毒计,白白让牛辅丧了命,让我飞熊军葬身此地,属下死罪也!”

        “此事不怪你!”

        董卓摇摇头,拍拍肩膀,道:“你让人收拾了一下,给牛辅建墓下葬,为飞熊将士立碑,即使他们大部分将士不是被烧焦了,就已经化为灰烬了,可他们还是我西凉最勇敢的战士!”

        “诺!”

        李儒点头,他立刻吩咐左右将领去做了。

        “奉先!”董卓眸光如电,看了一眼站在最后面的吕布。

        “义父!”

        吕布俯首,神色坦然。

        “此战前后,你与我说一遍!”

        “是!”

        吕布把这一战的前前后后都说了一遍,当然,其中他也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点,比如在突围的时候,兵围说景平军让路了,只是说自己强行杀出去了,然后与景平军缠战,也并未说自己就驻扎在外面不远的地方,却始终没有的下令进攻救援。

        董卓听的很仔细,他的目光不时之间掠过吕布的身上,对于吕布所说,他只相信了五六成而已,但是他没有直接挑破,现在,他更需要吕布了。

        “牧龙图那厮好算计,先是让你们自相残杀,伤亡惨重之后,引诱直入,这个山谷明明之一个通路的山谷,不曾想到里面却是一个死口!”

        董卓的面容又难看三分了,牧景越是出色的算计,他越是惶惶不安起来了:“他一步步的把我们的飞熊军引入绝境之中,从容的围杀,厉害啊!”

        “更厉害的是他们之间的配合!”

        李儒开口,他从吕布所说,已经可以推演整个战斗的八九成情况了,那种情况之下,就算让他来,他一人都无法筹谋如此大局,这是一场配合的战役:“主公,牧氏虽倒下,可才具之人却尚在,甚至恐怖,若是让他们杀出关中,休整数年,日后必为大患!”

        “陇西军呢?”

        董卓眯眼,他突然低沉的问道。

        若是陇西军与飞熊军合击,哪怕这个山谷,以牧军残兵的力量,都未必挡得住他们。

        “末将不清楚!”

        吕布摇摇头:“待我与牛辅将军在迷雾之中厮杀之时,并无陇西军的踪迹,后来也不见他们踪迹!”

        “有消息传回来,他们追击一股残兵,向着西面而出!”

        李儒道。

        “被引开了?”董卓一下子明白了。

        “估计是!”

        李儒道:“马腾将军虽与吾等偏见,但是他既与杨彪谈定了,俯首朝廷之下,他必不敢得罪我们,不至于见死不救!”

        “一环接一环!”

        董卓拳头握紧:“看来我是小看了牧龙图这厮了!”

        “义父,儿子愿意继续率军追击!”

        吕布想要重建在董卓心中的信任,如今他汇合了高顺的陷阵营,他有足够的兵力再行追击了,所以他请战了。

        “不!”

        董卓摇摇头:“并州狼骑必须休整一番,吾等准备班师回长安!”

        “回长安?”

        西凉众将面面相窥。

        李儒闻言,什么都没说,也没有劝,因为他的心中明白,西凉军士气已失,在这偏熊耳山脉之中,已失去了所有的机会,再去就是送人头而已,所以他选择了撤兵。

        董卓能在这时候撤兵,说明董卓的冷静,这才是一个主公应该有了魄力,他没有选错主公,董卓是能成大事的,如今大势尚在他们,待他们稳坐关中之后,必有鲸吞天下之力,届时何惧任何人。

        “皇甫嵩,现在只有你的关中军尚有希望,希望你能把牧景截杀在关中!”董卓走出几步,走上山岗之上,双手背负,目光栩栩,看着南面的天地,喃喃自语。

  (http://www.7722.org/html/60284/222699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