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四百九十九章 醒来

第四百九十九章 醒来


        当牧景从幽幽的黑暗之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的城中一座宅院里面,西城的战争已经借宿,城内外驻扎的都是的牧军将士。

        “水!”

        他睁开眼睛,朦朦胧胧之中看到了一道倩影,这身影让他异常的放心,他轻轻的张开嘴,喃喃的叫起来。

        “张嘴,来,慢一点!”

        张宁跪膝床榻之前,一双的玉手把牧景轻轻的扶起来,然后把他的脑袋放在自己的臂弯之中,一手拿着一碗水,一手拿着木勺,用木勺一勺一勺的把温水喂食给牧景。

        牧景喝完水之后,又昏昏的睡过去了。

        “小心照看他,我去去就会!”

        张宁把牧景安置在床榻上,对着几个军医说道。

        “诺!”

        几个军医本身就是游侠出身,精通岐黄之术,能来当军医,靠了是太平道的号召力,更是信服张宁的圣手之能,所以对张宁的命令莫有不从。

        张宁这才从走出了厢房。

        厢房外面,十余将领正在恭候,急躁的等待着里面的情况。

        “大统领,主公的情况如何?”

        陈到一看到张宁,迅速迎上去。

        他整个人憔悴,从大战结束之后,他就没有休息过,一直候在房门之外,等待牧景的消息。

        这一战,打是打赢了。

        但是无论对于景平军还是黄巾军来说,都是一个耻辱。

        主公差点在眼皮下被斩杀,这就是耻辱。

        “既然醒过来了,算是撑过去了!”

        张宁走出来,俏脸阴沉,声音阴郁,她的声音要多不满就已经有多不满了:“全身上下六道伤口,小腹的伤口差点要了他的命,那箭镞留在他的身体里面,取出来花费了不少功夫,也算是幸运,射偏的一点,不然就算救回来,内脏也会损伤,日后必留下旧伤!”

        “幸好,幸好!”

        陈到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顿时感觉浑身的气力都没有了,整个人都站不住了。

        “校尉大人!”

        几个亲卫把他扶起来。

        “体力消耗太大,并无大碍,扶他去休息半日便可!”张宁看了一眼陈到的这个模样,也无法责骂了,她走上去给把脉了一下,然后对着左右亲卫说道。

        “诺!”

        几个亲卫连忙把陈到扶出去休息。

        张宁眸光一扫而过,看着景平军和黄巾军的一张张面孔,半响之后,才道:“从现在开始,有什么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决断不了的,自己商量,不许来烦躁主公,主公需要修养!”

        “诺!”

        众将浑身一肃,连忙点头。

        作为主将之一的黄劭听到牧景并无大碍,也松了一口气,他站出来对着众将士挥挥手,对这众将说道:“诸位散去,主公负伤,必影响军心,诸位需要好好安抚将士们的心情,另外西城之事,我立刻传于上庸,交给汉中太守府来处理,让他们派人管理,城中粮仓我已全部接管,粮食足够我们用一段时间,尔等要做的是,尽快恢复,莫要这一仗打灭了将士们的战意!”

        “是!”

        一众将领转身离去,鱼贯而出。

        “大统领,主公就拜托你了!”黄劭说道,现在刚刚攻略下来西城,牧景就倒下了,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和陈到两个主将来处理,陈到也竭力而昏迷,军中唯有他一方主将,他必须要坐镇大军,不能守卫在此。

        “将军去吧,我会照料好他的!”

        张宁点点头。

        黄劭离开之后。

        张火走了进来了,道:“大统领,我已经安排好周边的护卫了!”

        “哼!”

        张宁冷哼一声,眸光斜睨,眼直直的看了一眼张火。

        “对不次,这一次是我们的错,我保证不会有下次!”

        他知道张宁这是在责怪他没有保护好牧景,神卫军的责任已经从一开始护卫张宁变成护卫牧景了,这一战,也算是损伤惨重了,但是没有能保护好,就是没有能保护好。

        “火叔,从我决定放弃圣女之位,当人神卫军大统领的职位,我就已经把生死绑在了他的身上,也把太平道绑在了他的身上,这一次我不怪你,但是下一次,我希望你能把他当成我,这样,你或许会更加用心一点!”

        张宁说完,拂袖而去。

        “副统领,大统领这是不是怪责我们啊!”

        “我们可死了十七个兄弟!”

        “这一战并非我们的错,我们神卫军尽责任了!”

        “……”

        几个神卫军将士走上去,有些愤愤不平,低沉的道。

        “大统领说的没错!”

        张火沉默半响,才开口,他的声音有些苦涩:“我们是尽责任了,尽力,但是没有拼命,没有尽心,如果护卫的是大统领,那我们神卫军哪怕只有一个人活着,都不会允许她受伤的!”

        神卫军,全名太平神卫军,这么多年在神卫军那些将士的心中,只有一个太平道的信仰,所以护卫牧景,始终有些的尽力不尽心。

        虽说这一次不是神卫军的错误,但是也算是敲响了警钟。

        …………

        ……

        当所有人都离开后院的时候,张宁才进入厢房之中。

        牧景安静的躺在床榻上,身上好几个伤口都已经包扎好了,小腹的伤口缝合了不错,整个人看上去出了苍白一点,气息还算是平稳。

        张宁把几个军医都赶走了,亲自来服侍牧景。

        “你还真不让人省心,一会没看见你都能弄得这么一身伤!”

        她轻轻的跪坐下来,以一条润了温水的湿毛巾轻轻的为牧景擦身。

        “你说你,明知道战场危险,就不能让人省省心吗?”

        “留在上庸等消息也是一样的!”

        “你一个当主公的,又不是先锋大将!”

        “非要来战场!”

        “就你那武艺,连我都打不赢,还想要驰骋战场,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能耐,这回吃亏了吧!”

        “我就不应该去理那五斗米教的事情,或许留在你的身边,还能为你挡下这一箭!”

        张宁的絮絮叨叨半个时辰,这才为牧景穿好衣袍,盖好被子。

        她环视厢房四周,只有一个火炉,身上还有一丝丝的冷意,想了想,低喝一声:“来人!”

        “在!”

        几个外面守卫的亲卫走进来。

        这一座宅子本来是一个乡绅的,算是西城数一数二的大户,但是在张鲁灭掉张修的时候,抄家灭族了,空了下来,以为地理位置比较合适,所有变成了牧景在西城的临时住宅。

        这个宅子是空的,没有侍女小厮,而且为了安全期间,里里外外都是景平军将士在驻扎,厢房周围更是神卫军最精锐的将士在护卫。

        “你们去多烧两个火炉,主公现在的身体受不得寒!”

        “诺!”

        几个亲卫迅速去准备,不到半个时辰,厢房之中价了两个火炉,袅袅的热气蒸腾,让厢房之中的气温迅速的涨起来了不少。

        约莫傍晚,天黑之前,牧景再一次醒过来了。

        “我昏迷了多久!”

        牧景挣扎了坐起来,但是很快就被张宁压下去了,他嘴角露出一抹苍白的笑容,轻声的问道。

        “已经一天一夜了!”

        张宁阴声的回答:“我还差点以为救不回来了!”

        “有你张宁的圣手在,我哪能这么轻易的死了!”牧景顺了一口气之后,感觉气息顺了很多,看着张宁那阴沉的俏脸,连忙小小的拍马屁起来。

        “你可知道,要是那箭矢在射偏移上面的半寸,哪怕我有神仙之手,也救不回来你的命,你就这么不珍惜你的生命吗?”张宁发狠了,声音如冰。

        “这不是意外吗?”牧景讪讪一笑,他知道张宁生气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胜利在望,本以为轻轻松松的一场的围杀战役,谁能想到被一条疯狗咬了一口……”

        说着,他想起了现在的处境,连忙问道:“现在西城的情况如何!”

        “你还是好好休息,其他事情不要管了,你这身体,这些年连番受伤了,现在还不算什么,要是日后,必有后患,所以从现在开始,伤势必须要养,不能操劳!”

        张宁勒令的说道。

        “是!”

        牧景可不敢招惹着正在暴走的张宁,连忙他说什么就应什么,没有第二句话,然后可怜兮兮的卖萌:“我饿了!”

        他的确饿了。


  (http://www.7722.org/html/60284/222700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