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五百五十五章 谁会动手?

第五百五十五章 谁会动手?


        房陵县城。

        驿站。

        正堂之上。

        县令寇誉跪坐左首位,在他之下,左右两列,坐着十来二十个人,大多都是稳重的中年,有几个是文士打扮,他们都安静如斯,静静等待。

        “抱歉,让诸位等了!”

        牧景一袭普通的长袍,从拱门而出,直入正堂上位,对着众人,微微一笑,拱手行虚礼。

        “明侯大人客气了!”

        众人纷纷行礼。

        “今日让诸位前来,我也不和诸位兜圈子了!”牧景压压手,让众人坐下来,然后开门见山的说道:“就一件事情,春耕!”

        “春耕?”

        众人面面相窥。

        能列坐在此的,不是城中颇有名气的儒者,就是城中乡绅大户的家主,他们都是房陵县城之中举足轻重的人。

        今日突然被牧景召唤,心中多有猜测。

        一朝天子一朝臣。

        房陵虽无足轻重,但是也是汉中九县之一,现在汉中换了一个主人,对于房陵还是有些影响的,比如房陵几个乡绅地主就忧心忡忡。

        他们当初对于张鲁政权也有一些支持,甚至不少人还赞助了一些粮食钱帛,现在张鲁败了,牧景主汉中,他们生怕牧景会秋后算账。

        但是却不曾想到,牧景召唤他们前来,并非是秋后算账,而是为了春耕。

        虽说牧景此出行,乃是打着农曹的名义,巡视地方,监督春耕,可这一个理由,他们都不太愿意相信,他们更愿意相信的是牧景是为了重整权力而来的。

        对于春耕,其实他们自然也在意,可是相比于春耕,他们更在意的是牧景对他们的调整,倒是没想到牧景来房陵还真是督促春耕而来的。

        这倒是让他们有些摸不透牧景的心思了。

        “房陵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遭兵祸之前,户有万,丁五万,今户八千有余,人丁却四万不足,某知道诸位皆人心煌煌,不得安定!”牧景沉声的道:“但是春耕关乎今岁收成,诸位不可不上意!”

        “明侯大人大人日理万机,如此小事,当不得明侯大人走这一趟,明侯大人若有其他什么事情,还明示!”

        开口说话的是城中颇有名气的儒师,范安,范文向,年约五旬,出仕五载,曾任南郡从事,后卸职归乡,立一书社,曰清水斋,教四书五经,城中之人,对他颇为敬重,不少大户都愿意把子弟送去门下学习。

        他对牧景的印象不太好。

        主要是当初牧军首入房陵,却守不住房陵,舍房陵而换上庸,让上庸兵驻扎,祸害了城中不少老百姓,他执意认为,这是牧军带来的战祸。

        所以

        “范先生,我知道汉中的读书人对某多有不屑,某也不与争论,但是某此次前来房陵,还真是为了春耕!”

        牧景微微一笑:“可某入了汉中,自不能让汉中百姓饿肚子,如今房陵荒废的农田高大五成,来日如何保障房陵的百姓能活得下去呢,所以某才邀诸位相助,至于诸位心中的担忧,大可放下,某并非一个秋后算账的人,以前的事情,某可以理解汝等,过去的可以过去,但是以后你们如何行事就当小心的,某虽善,可汉律不饶人!”

        “不知道明侯大人想要吾等如何相助?”

        开口说话的是一个高大的男子,年约四旬,身穿长袍,沉稳能干。

        房陵伍家,伍同,伍成渝。

        房陵县虽小,可五脏俱全,城中自然也有一些大户,哪怕天灾人祸都能生存下来的,兵祸之下,百姓祸乱不少,不少大户也遭灾,城中粮铺和粮仓也有不少被蛮横的掠夺,大户也损失不少。

        但是这些大户皆为地头蛇,有些底蕴比较深厚的大户,麾有兵丁,护府庇主,哪怕遭遇兵乱也能保存下来不少实力。

        伍家就是其中之一的大户。

        “简单!”

        牧景闻言,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容,沉声的说道:“我出农具和粮种,你们出人力,我们合力把房陵荒废的良田耕种起来了!”

        “出人力?”

        “这倒不是很难的事情!”

        “只是白白耕种,有些不妥啊!“

        “若能有分成,那就好了!”

        众人闻言,心中斟酌,目光也相辅对视起来了,心思仿佛在目光之中的轻轻的交流。

        他们倒不是反对出人力,毕竟麾下佃户之命,在他们高高在上的人眼中,不过卑微蝼蚁而已,随时可用之,但是他们多少有些贪心。

        贪心什么?

        自然是田地,房陵田地本来不多,此次遭兵灾,家破人亡者不少,不至于十室九空,可也空出两三成来了,这些田地若能拿到手,对他们来说是一件高兴的事情。

        “诸位考虑的如何?”牧景笑眯眯的问道。

        他自然看出来这些人的小心思,但是这些人有没有胆子挑破,那就另当别论。

        “明侯大人,我想要问一下,耕种所得,归于何处?”

        伍同拱手问道。

        “所得粮食,若有户籍者田地,归六成于他们,四成归县衙,若无人认领之田地,粮食所得全部归于县衙,屯与县府粮仓!”牧景淡然的说道。

        “那无主田地,日后该如何分配?”伍同再问。

        “自当让县府重新分配于百姓!”

        牧景沉声的说道。

        他这声音一落,倒是泼了不少人的冷水。

        又没有粮食,又没有田地,这种就是白干活的事情,他们自然是不太热衷,哪怕明侯的身份压在上面,他们都不太愿意。

        “明侯大人,并非我们不想出力,实在是府中庄园尚且未能完成耕种,有心无力也!”

        很快就跳出一人,乃是房陵大户,岳家家主,岳和,岳奉贤。

        他肥头大耳,丧着脸,假惺惺的拱手,仿佛哭丧起来了,道:“明侯大人,去岁房陵遭兵祸之灾,吾等皆然受灾,麾下佃户死伤惨重,今岁哪怕自家田地,都荒废良多,实在是无能为力!”

        “岳家主不必如此!”

        牧景笑了,笑着有些灿烂:“某家向来信奉自愿的原则,这种事情,愿意即可,不愿意,某自然也不会勉强!”

        “明侯大人高风亮节!”

        岳和心中微微一突,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他拱手恭维起来了。

        “那诸位看来都挪不出人手来帮忙了?”牧景眸光一扫而过。

        伍同突然站起来:“明侯大人尽心为我房陵百姓,吾岂能因家事而不助,我愿出三百佃户,协县衙耕种!”

        “伍家主?”

        众人有些不解的看着伍同。

        “明侯此乃善举,惠及房陵百姓,诸位既为房陵人,何意去推脱呢?”这时候又有人开口了,开口的是范安,虽然他对牧军的印象不太好,但是他却明白,牧景此举,与房陵百姓而言,乃是天大的好事,提供农具和粮种,协助春耕播种,乃是保证秋收,也是保证了让寒冬腊月的时分,房陵的百姓不至于饿死街头。

        “范先生所言甚是!”

        范安开口,倒是让很多犹豫不定的人拿定了主意:“我夏家愿出一百佃户,为明侯效命!”

        “我洪家也出一百佃户!”

        “我许家的佃户不多,但是八十人能凑足的!”

        不少人开口了。

        但是让四五个没有开口的人面色有些难看。

        “好,诸位盛举,若能挽今岁房陵之祸,抚平房陵之悲,当为大功一件,某心中必记,来日若有机会,当奉还此恩!”牧景站起来,拱手行虚礼数。

        他倒不是征召不得人,只是如今的房陵,各家各户的忙碌已经难以为继,除非他强行征辟,不然难以召集人手。

        有了这些大户协助。

        最少房陵能在春耕之中,完成八成的土地耕种播种,不至于秋收的时候太难看。

        …………

        ……

        下午。

        驿站内堂。

        众人已离去,房陵县令寇誉和县丞余臣留下来了。

        “有这些大户相助,人手充足,农曹会想办法把农具和粮种尽快运来房陵,接下来你们就要辛苦一下,尽快完成春耕,再晚,那对收成不利!”

        牧景嘱咐两人。

        “诺!”

        两人拱手领命。

        “叶知,此事你来协助他们,房陵算是我们最后一站,若是房陵可安,今年的春耕,也算是完成了!”

        “君侯放心,此事我必亲自督查!”

        叶知点头。

        “君侯,岳家那些人呢?”寇誉突然问道。

        有合作的,自然有不合作的,不说明着反抗牧景,但是多少有些抵触,以城中岳家为主,抵触牧景的人还真的不算是少,要是凝合起来,乱不了汉中,可也让房陵不好过。

        “我既然说了不计较,自当不计较!”牧景摆摆手,秋后算账不是这个时候,他要的是安定,除非房陵足够的安定,不然很多人他都不会动。

        “君侯,就怕他们从中作乱!”寇誉道:“房陵主簿岳述乃是岳和亲弟,此人行事诡谲,往日对君侯之心,甚不敬!”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牧景眯眼,看了一眼寇誉。

        他是不是有点小看这个房陵县令了。

        “属下只是察觉,他这段时日,多与外人联系,因有猜测,还望君侯早做准备!”寇誉道。

        “在其位,谋其政,寇县令,你只要管好房陵县的事情便可,至于其他的事情,本侯来的这房陵,自然也走得出去,你无需担忧!”牧景拍拍他的肩膀,道:“某很看好你,如今汉中,人才凋零,与吾而言,乃是噩耗,吾日日苦恼,如何召的人才,可于尔等有才之辈而言,乃是际遇,你可别辜负了叶明生的举荐!”

        “属下当兢兢业业,绝不负君侯的期望!”

        “去吧!”

        “诺!”

        寇誉和余臣这才行礼,转身离开。

        这时候霍余上前,低声询问:“主公,这是外人勾结房陵大户的迹象,莫非是有人想要在房陵对你动手,看来我们早做准备啊?”

        “无妨!”

        牧景摆摆手,他眯着眼眸,嘴角微微扬起一抹萧杀的冷笑:“引蛇出洞都引了这么久,这条蛇肯定是按耐不住和了,但是我就是要看看,是一条蛇,还是一锅蛇,谁会动手,这才是关键!”


  (http://www.7722.org/html/60284/222700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