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八百四十五章 早做准备

第八百四十五章 早做准备


  明侯府要整治货币的消息很快就传出去了,巴郡,蜀郡,广汉,犍为,不过几日的功夫,就传遍了。

  “当初刘使君给我们铸币权,我们一车一车钱帛粮食往州牧府送去,如今州牧府又要收回去,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可是明侯府当家做主!”

  “可当今益州的州牧还是刘使君之后!”

  “益州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当今益州,乃是明侯为主,明侯要收回铸币早前的权力,我们难道还能死扛着不行,要我说,任命得了,谁让刘使君命薄!”

  “难道就这样算了!”

  “这铸币造钱的权力,可是家族立足的根基,明侯这是要掘了我们的根基,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吗!”

  “上一个月明侯府才刚刚颁布了明科为律,明科有条,私铸钱币,轻则仗责一百,流放八百里,重则秋后处斩,明科又有条,私自发行钱币者,轻则通判十年牢狱,重则秋后处斩,这可不是闹的玩的!”

  “他明侯若是不给我们一条活路,难不成让我们等死!”

  “要我说,明侯这一次来真格的,我们得想好对策,或许投靠州牧府的小刘使君,不枉为一条出路也!”

  “小刘使君能对付明侯吗?”

  “到时候可别把我们都坑了,明侯要是心狠手辣,抄家灭族之祸,就在眼前了。

  “……”

  一石激起千层浪,益州各郡,特别是巴蜀两郡,好些地方豪族都惊慌失措起来了。

  当初刘焉把铸币造钱的权力拿出来了换资本,用来征战巩固自己的位置,他们认为是好事,所以就达成了交易,只要刘焉还在一日,他们认为都可以把持这权力。

  但是没想到刘焉败的这么快,明侯府当家做主,他们本身就已经有些担心了,可没想到明侯府都没用站稳脚跟,就准备收回铸币造钱的权力。

  这一下,他们开始慌乱了。

  当初在这方面投入这么大,如今一句话说收回去就收回家,很多人都要元气大伤了,这他们当然有些不甘心。

  慌忙之中,开始互相联系,商讨出路。

  意见不是意志,有人主张以此与明侯府讨价还价,吃亏一点,首要与明侯府讨上交情,也有人强硬如斯,咬死了这是刘焉给他们的权力,宁死也不交出来了,还有人主张投靠新上任的益州州牧,刘璋。

  …………………………………………

  时间开始进入九月,初秋季节。

  傍晚。

  夕阳西下,凉风习习。

  戏志才带着十余随从,快马加鞭的从白帝城赶回来,向牧景亲自禀报最近军中整顿的动向。

  “目前各部军营整顿,都已经有了初步的成果!”

  昭明阁中,戏志才站在案前,对着牧景,细细的说道:“景平第一军是最快完成整顿的,目前在册兵员,已经完成编制,而且以原主力为根基,并不损耗他们的战斗力,只要在给他们训练的时日,他们很快便会曾强一倍的战斗力!”

  “陌刀营就慢一点了,陈生和霍平都有能耐,可陌刀之重,必须挑选军中青壮精锐,这需要时间,最少再给他们几个月时间,他们才能有战斗力!”

  “另外神卫军完成在兵员上的挑选配置,各营已经准备进进入江州城,他们的责任是捍卫江州城,训练也会在江州城!”

  “景平水师那边,甘宁的确有将才之姿,本以为他贼寇出身,打仗或许有猛劲,但是治兵肯定有所缺陷,然汝之眼光的确独到,此人少时饱读兵书,虽无经验之论,却有过人之想,在治兵之上,特别是在治水军之上,颇有造诣!”

  戏志才对甘宁夸了一番,道:“当初张辽才在水军上有一点点成就,你就把他给调开了,我还有些担心,如今看来,你做的是对了,张辽的能力不在这之上,不过只是浪费而已,反而是甘宁,进了水师,如鱼得水!”

  “人归其位,才能物尽其用!”

  牧景道:“张文远是帅才,骑兵,步卒,水军,他都玩得开,然不需要他把太多的经历浪费在一个兵种之上,而甘宁,他天生就是纵横江河的人,统帅水军理所应当!”

  “怕就怕甘宁心思不稳!”

  戏志才道。

  “信任是一步步建立起来了,不可能一步到位,我对他,已是仁至义尽,他若念恩,自然不会背叛我!”牧景倒不是很担心这一点。

  “他一直可是想要杀刘璋的!”

  戏志才轻声的道:“而我们却压着这一点,他会不会有怨言,很难说!”

  当初刘焉击败贾龙,却屠了贾龙背后一系世家豪族,甘氏无故造祸端,一家老小死的七七八八,甘宁心中的恨意,比天高,比海深,即使刘焉死了,刘璋他也想要杀。

  只是牧景不允许而已。

  “心里面的仇恨会把他压垮了,这方面,你得让人好好开解他一下!”牧景沉声的道:“他是一员将才,日后前程远大,我不希望他始终走不出来,背负仇恨走不出来的甘宁,发挥不出他的能力,不是一个我想要的人!”

  “这种事情,谈何容易,甘氏也算是九族被屠,刘焉做事情,还是太狠了!”

  戏志才阴沉的说道。

  “说起这事情!”牧景说道:“我倒是有一个主意,北武堂得建立一个思想政治司,我们不能只是关系兵将的生存问题,行军打仗,心态很重要,得有人去开解这些将领的心态,另外忠君爱国的宣扬也很重要,既要我打算给他们扫盲,也准备要开启他们的民智,就得给他们树立一个正确的思想!”

  他叹了一口气:“我一支都认为,一支有信仰,有思想的军队,比我们用其他什么手段去控制,更加的牢固!”

  有时候牧景都想不明,解放军为什么会在恶劣的环境之下,凭借小米加步枪,能打赢老将的军队,无论是军事素质,军官培训,装备支持,后勤保障,老将的军队都是最好的,结果愣是在短短几年之中,被解放军给打败了。

  “思想政治司?”

  戏志才盯着牧景:“你的步子太大了,小心反噬!”

  他聪明绝顶,自然能明白牧景的意思,但是他总感觉,牧景在做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情,反而有些让他不安,过于标新立异,反倒是不美。

  “时代只会前进,不能后退!”

  牧景淡然的说道。

  戏志才深呼吸一口气,不在这个话题上讨论,继续说道:“东州军那边,张任雷厉风行,裁军之后,留下的都是精锐兵卒,只要加强军纪,岁末应该可以形成战斗力!”

  “让黄忠代表北武堂亲自去巡视一番!”

  牧景想了想,说道:“张任是一个可以变通的人,东州军的整顿结果,他说了不算,必须要亲自检查了之后,我们才能放心!”

  “好!”

  “张辽那边就缓慢很多了,他现在连兵员都没有完全挑好,益州军和巴郡兵虽然也有精锐,可老爷兵,子弟兵还是太多了!”

  “可以适当让他放松一下,不必压得太紧,景平第三军,明年我都不准备动!”

  “明年你准备动哪里?”

  “还能哪里?”

  “南征?”

  “急了点,但是我感觉天下留给益州的时间不多!”牧景眸光远眺:“我们得做好最坏的打算!”

  “最坏的打算?”戏志才眯眼。

  “你想想,长安在关东无法突破,那么他们下一个目标,已经很明显了!”

  “就算长安朝廷挥兵南下,他们也无法直接突破我们的防线!”戏志才冷笑:“益州易守难攻,他们南下,首先就要过武都汉中这两道坎,还有剑阁,以我们的兵力,就算他们兵力在我们两倍以上,都打不进来!”

  “如果长安和荆州联手呢?”

  “这样……”戏志才冷颤了一下:“那我们倒是有些麻烦!”

  “早做准备,有备无患!”

  牧景沉声的道:“攘外先安内,南方一日不稳,我一日不安心,益州也无法专心御敌,所以南征,已经是势在必行,你们北武堂,可以去筹划了!”


  (http://www.7722.org/html/60284/4317542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