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九百七十三章 盐务 中

第九百七十三章 盐务 中


  大雨不停的在下,天,仿佛要塌下来一般。

  明侯府的府前,那是很大一片空地,街道都在的外面,空地的左右两侧有马棚,是给来往的马车准备的。

  在门前,一辆马车停着。

  “东郭老先生,主公最近染了风寒,抱恙在身,没法相见,还请回吧!”霍余亲自走出来解析说道。

  “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

  东郭丰在马车上,看着霍余,低声的问。

  “吾只是昭明阁一文吏,小姓霍,名余,自中恒!”霍余自我介绍。

  “原来是霍大人!”

  东郭丰拱手的说道:“麻烦霍大人再去通传一声,就说犍为东郭丰,有要事要求见明侯,无论等候多久,希望明侯大人能赏面见一面,在下感激不尽!”

  霍余闻言,回礼了一手,然后道:“我这就去禀报,但是明侯大人最近身体抱恙,未必愿意见外人,希望不大,东郭老先生不必太过于执着,可以先回驿站等候!”

  “我就在这里等着!”

  东郭丰道。

  “那随你!”霍余转身离开,返回禀报。

  “爹,明侯现在恐怕不会见我们,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马车里面,东郭岳劝谏东郭丰。

  “他不见我,恐怕还是诚意不足啊,我们下车吧!”

  东郭丰揭开窗帘,看看外面的雨水,心中下了一个决定,平静的说道。

  “爹,现在外面这么大雨水,你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要是淋雨了,病了,那怎么办啊!”东郭岳急起来了。

  “我一个人死,总比东郭家被灭门好一点!”

  东郭丰亲自揭开了门帘,一步步的走下去了。

  他就站在了明侯府的府前,东郭岳从后面走上来,手中撑着油纸伞,但是风雨太大了,油纸伞都遮不住,雨水击打在了东郭丰的身上。

  一股寒意,从东郭丰的背脊升起来。

  不仅仅是年岁上来了,而且他养尊处优这么多年,骤然之间的风吹雨打,让他有些不适应,但是他很清楚,必须咬着牙撑着,因为,这将会关乎满门生死。

  约莫半个时辰,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东郭丰有些驼背的身躯站在门口,无畏大雨的倾洒,雨,越下越大,他身上的衣服,渐渐的湿透了,他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去。

  “爹!”

  东郭岳有些忍不住了,父亲的身体,就算躺在病榻上,都未必能熬得住多久,现在这这里淋雨,必遭大病,元气大伤,恐怕时日不多了。

  “安静!”

  东郭丰的手用劲,撑住拐杖,不让自己的身体倒下去,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

  ……

  “不见到我就不走了?他这是将我一军啊!”牧景听到霍余的禀报,有些冷笑。

  “主公,东郭丰好像还下了马车,正在雨中待着,已经过去快半个时辰的,他的身体恐怕撑不住多久!”霍余说道。

  “雨中?”

  牧景抬头,从窗外看着这外面的滂沱大雨,眸光微微的闪烁了一下,冷笑了一声:“这老狐狸对自己还真够狠的,本来就还剩下半条命而已,现在是想要把整条命都丢在这了啊!”

  正所谓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老狐狸这是拼命的心思。

  他就是赌命。

  赌牧景会不会任由他在外面淋雨至死?

  要是普通人淋雨,自然没有什么,淋一下又死不了,但是毕竟这是一个老人了,身体已经很不好了,一场大雨,可能引发的生病,都能带走生命。

  这样一来,倒是让牧景有些进退两难的。

  虽说他想要治这些的盐商豪族,想要对付他们,但是他可没有打算用血流成河来完成这事情,真要杀,他就不用做的很多的事情了。

  他要的是新的盐秩序而已,谁来经营盐,他并不在意。

  要是东郭丰死在了明侯府的外面,那很多事情就变味了,显得明侯府寡情薄意,很多本来就算想要有些已经心思摇动的盐商豪族,恐怕最后都会站在明侯府的对立面。

  看不到希望的存在,他们就会绝地求生,就算反了,也在所不惜。

  “主公,现在怎么办,见不见?”

  刘劲也有些吃惊,这东郭丰是真的在拼命啊,他想了想,道:“要不我去见一见,先把他稳下来再说!”

  “算了!”

  牧景摆摆手:“这老家伙既然是铁了心,那心里面也应该有了主意,我们躲躲藏藏的,反而显得小气了,既然他要见,那就见一见吧,我倒是想要看看,他能付出什么样子的代价!”

  “霍余,你去他请进来!”牧景说道。

  “诺!”

  霍余拱手领命而去。

  半响时日,霍余就把东郭丰请进来了,这时候,东郭丰全身已经湿透了,湿哒哒的衣袍一身的水迹,头发也散落,活脱脱一个老乞丐。

  “老朽犍为东郭丰,拜见明侯大人!”

  东郭丰战战兢兢的跪膝行礼。

  “丰老,何至于此!”

  牧景看到这一幕,心中终究有些不忍,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老人,他沉声的道:“来人,立刻去给丰老沐浴更衣,换上一身衣袍,可不能让他病倒了,另外去医司那边,请一个医者过来,防患未然!”

  “诺!”

  几声应声下来之后,动作很快。

  霍余带着东郭丰去了昭明阁后面的一个厢房,然后安排人给他沐浴,在给他换一身衣服,请来医者,诊断了一下,让他喝了一点姜汤,又开了点去风寒的药。

  弄下来,将近一个多时辰了,东郭丰才再次出现在昭明阁的堂上。

  “丰老,先坐下来休息一下吧,让汝遭罪了,其实这也怨某,某近日来,有些身体不适,医者吩咐,多休息,所以才下令不见外人,也免得风寒传染出去,害人害己啊!”

  牧景睁眼说瞎话也很用心的,毕竟要体会一下这些老家伙的脸庞,能稳住,还是稳住好一点。

  “是老朽来的不是时候,实属老朽打扰了君侯的修养!”

  东郭丰这时候也恢复了一些精神,他抬头,仔细的看了看牧景,忽然之间,他感受到这年轻人的可怕之处,一面捅刀子,一面还能笑呵呵的和你客气的人,这才是枭雄。

  这个年轻人,很年轻,但是很可怕。

  现在他有些后悔了,之前是他太过于乐观了,以为东郭家能把持盐买卖,就不畏惧一个毛头小子,如今看来,自己是过于天真,小看了这个能从刘君郎手中夺下益州江山的年轻人。

  “丰老,这么着急找我,不知道有何事情?”牧景笑吟吟的问。

  “君侯,老朽让人下令,杀了于真和李奎的!”东郭丰突然一句话,让牧景有些反应过来。

  这是什么意思啊?

  牧景是想要装糊涂的,你糊涂一下,我糊涂一下,大家就把条件商量好,把事情解决了,你好我好大家好,有啥不对了,那就放在底下厮杀一番了。

  你这一上来就把面子里子都翻过来了,让我很为难啊。

  “丰老,《明科》你可读过?”牧景叹了一口气。

  “读过!”

  东郭丰道:“杀人者偿命,秋后处决,东市斩首!“

  “知道,你还去做,是挑衅本侯,还是挑衅我明侯府定下来的法规法度啊!”牧景淡淡的道。

  “老朽绝不敢挑衅君侯,也不敢挑衅明侯府的法规法度!”

  东郭丰轻声的道:“此事老朽愿承担罪责!”

  “然后呢?“牧景有些懒洋洋的说道。

  “还请君侯高抬贵手,给我东郭家一条活路,不管君侯要什么,东郭丰愿双手奉上!”

  东郭丰跪膝下来,毕恭毕敬的磕头。


  (http://www.7722.org/html/60284/4933591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