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明国 下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明国 下


  牧景和胡昭没有矛盾,不仅仅没有矛盾,而且是可以生死相托付,每一次牧景出征,交托重任,看管牧氏江山的始终是胡昭。

  这是一个信任。

  牧景从来都是信任胡昭的,他从不认为胡昭会背叛自己的。

  只不过有一点,到了他们的这个位置,君臣之间,已经不是地位可以确定事情的了,君有君之道,臣有臣之责。

  他们一个是君,无上的君主,一个是众臣之首,是两个阶级的人。

  而他们都是在按照自己的观念去执政明侯府。

  但是他们不管是立场问题,还是他们的世界观,都是存在有偏差的,所以最后肯定就会有冲突。

  一直以来,牧景都在和胡昭斗智斗勇的。

  胡昭求稳。

  牧景认为新政要快刀斩乱麻。

  所以两人过招,也不是第一次了。

  这一次,牧景也算是的技高一筹,他把蔡邕推出来,蔡邕对天下教育,有不惜一切代价的大无畏之心。

  愿天下,人人读书。

  为了这个信念,蔡邕可以做很多的事情的,包括成为牧景的一柄刀,在所不惜,以他的聪明才智,数十年的宦海浮沉,他岂能看不出,牧景在利用他来铺平新政之路。

  然而蔡邕,还是提出了科举制度。

  读书,其实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没有韧性的人,是做不到十年寒窗苦读的。

  如果读书没有出路。

  那么也不会有人争前恐后,想尽办法的去读书。

  如今很多世家门阀,在野大儒,都把持着举荐的名额,如若没有人举荐,除非有官吏出面征辟,不然根本,没有出仕的机会。

  而科举制,一旦呈现出来,那将会给天下很多寒门读书人一个挺直了腰杆子,也有鱼跃龙门的机会。

  当然,有得有失,如今读书人,大部分还挂在了世家门阀的名下,这等于掘了他们的根,很多士族,世家,门阀,乡绅,豪族,都会反对的。

  这些反对,甚至会造成整个西南的动荡。

  从这样来说,这可不是一件好事,甚至会闹成即将成立的明国内乱。

  因此胡昭自然不会轻而易举的让牧景实行下去了。

  可牧景却又出新招,直接提出废除举荐制度,这样以来,那不等于直接激发矛盾吗,简直是火上添油啊。

  所以胡昭才不得不退一步,让科举制试探性的落实,同样也把举荐制留下来了。

  牧景倒是无所谓。

  对比,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正所谓,人比人,气死人。

  科举制度,本身不知道甩掉了举荐制度多少条街道啊。

  科举可能是封建时代最先进的一种人才考核制度了,只要能落实,不要歪嘴的和尚唱坏了经,那么这将会是明国的辉煌未来。

  “主公,你意欲以新政取代旧政,我没有意见,新政的确优于旧政,不管是对百姓,还是对天下,皆乃好事,但是……”

  胡昭目光栩栩,凝视这牧景,声音有一抹凌厉的警示。

  当今明侯府,牧景威严甚重,已经没有几个人,敢于在牧景面前用这语气说话了,但是胡昭敢:“凡事不能着急,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一夜之间就能做好的,我怕你走的太急了,会摔跟头!“

  他真心的发现,牧景在新政的事情上,走的太着急了,甚至不惜代价,已经把很多人,逼迫到了一个对立面上去。

  这是不好的。

  治大国如烹小鲜,不能急。

  “某会小心!”

  牧景抬头,眼神没有避讳胡昭,胡昭有胡昭的担心,但是他有他的计划,他既执政西南,那就要做出点事情来了,任何人挡不住。

  胡昭叹息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偏殿。

  ……

  翌日,牧景迎着雨后清醒的空气,走进了昭明阁。

  昨天和昨夜,几乎下了一天一夜的秋雨,秋雨凉凉,但是也能让空气清醒很多,特别是早上,加上一缕阳光,更有一种让人心情愉悦的感觉。

  走进昭明阁,看到了堂上,已经坐着几个人了,皆为昭明阁参政,一般这个时候,是不会这么多人聚首的。

  他扫了一眼,楞了楞:今天好像没有会议啊。

  一般除非有特别的会议,所有参政才会提前进入昭明阁,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每天要干的活,怎么可能每天都是盘在这昭明阁聊天的。

  所以很多时候,昭明阁除了胡昭,就蔡邕最近来这里办公,没有多少人,他都是掐着点才来昭明阁打卡上班的。

  即使作为主公,这也是一份工作而已。

  他是不会为了工作而牺牲自己快乐美好的时间的。

  走过时光的隧道,重新活在了这个世界上,虽然世道艰险,让他不得不成为了一个为战争而说的人。

  但是他缺不允许,自己的是人生之中,只剩下权力,宏图霸业,战场这些元素,他也要享受那美好的生活的。

  所以他这个主公,有时候就会让人感觉,特别的懒惰,这问题,胡昭已经不止一次的在昭明阁会议上敲打牧景了。

  不过牧景是那种,当面认错,转身就不当一回事的人,他又是主公,哪怕要当昏君,也没有人能拦得住。

  况且,他这个样的,距离昏君,十万八千里,毕竟赤手空拳,打下这一片基业,放眼天下,那也是妥妥的一代枭雄啊。

  “怎么了?”

  牧景想了想,还是直接问,这样不给他们职责的话。

  “主公,一个时辰之前,雒阳传回来的消息!”

  赵信走出一步,拱手回答,解析了牧景的疑惑。

  “原来如此!”

  牧景倒是松了一口气,只要这群人不是来逮他的小辫子的,那就不是什么大事情。

  他走上首位,跪坐下来,威严的道:“说!”

  “这是戏参政的亲笔密函!”

  赵信上前,把几分密函递给了牧景:“另外还有的景武司战场记录使的记录文案,还有张文远将军的信函,黄劭将军的信函……”

  “直接说结果!”

  牧景哪有心思看着这个。

  “赢了!”

  黄忠主动开口,低沉的说道:“我军凭借着战虎营和骑兵营,击垮了陇西军,张绣的金城军,夏侯渊的曹军主力,一战定雒阳!”

  “好!”

  牧景看着一份份战场报告,拍案而起,大笑的说道:“打的好!”

  这一战,算是打的很漂亮,张文远和黄劭的配合,骑兵和步卒,在守城时间的完美配合,在战术上,是以很大的突破。

  另外戏志才的空城计,耍的是真好。

  空城计这种战术,主要是看能不能吓唬得住人,只要能吓唬住,那就是好事。

  “主公,雒阳已定,不管是曹操,刘备,他都不敢在关中继续挑衅我们了,接下来,我们需要缓和双方的关系!”

  胡昭是一个比较的喜欢打断别人高兴气氛的人,这时候,他很直接的入正题,简直把牧景那高兴的感觉,横空打断了。

  牧景撇了一眼胡昭,有些蛮横不讲道理的说道:“现在站在雒阳城上的依旧是我牧军儿郎,怎么,你是打算让我给他们给割地赔款,在亲自出面配个不是不成!”

  “主公,胡长史并非此意!”

  刘劲连忙站出来,缓和气氛,道:“胡长史的意思,我们既然已经站稳了雒阳的脚跟,那也是时候,和曹军坐下来聊一聊的,如果雒阳继续打下去,恐怕便宜的是河内,河内的数万袁军,可是俯视眈眈的,如今袁军,已是整个大汉朝廷的敌人,我们既已承认许都朝廷,就要一致对外!”

  “哼!”

  牧景冷哼一声,他自然知道胡昭的意思,就是不爽胡昭一点高兴的余地都不给自己留,这不怼他一下,都不爽。

  “主公,这时候,我也认为,是时候聊聊了!”

  黄忠拱手说道:“继续打下去,和我们枢密院的战略部署不符合,我军将士今岁都是处在一个休养生息,整顿恢复战斗力的时候,这时候不能扩大战场!”

  “行!”

  牧景这口气也松了,道:“给戏志才写信,这件事情,让他全权处理,谈完就让他回来了,参与立国大典!”

  “诺!”

  众人点头。

  “另外……”

  牧景的眼眸之中,有一抹锐芒,声音也森然的很多:“此战既是我军大获全胜,也是我军收复雒阳的一个契机,当让天下百姓,与明国同喜!”

  鼓舞民心,就在此刻。

  战争的胜利,才是百姓即将建立的明国建立信任的一个渠道。

  如果明国军队,保护不了百姓,在战场上战败,那自然就会失去百姓的信任,民心,看不到,摸不到,但是却很重要,一人之心,改变不了什么,可万民之意,却能逆天而行。

  在这个关键时候。

  民心的支持,很重要,非常重要。

  “主公,此事我亲自去做,当让百姓知道,庇护我西南的军将,依旧是所向披靡的,他们所享受的太平生活,皆我军儿郎以鲜血和尸骨铸造而来!”

  秦颂站出来,拱手说道。

  “嗯!”

  牧景点点头:“立国在即,诸君共勉!”

  “共勉!”

  众人斗志昂然。

  …………………………

  九月,缓缓的流淌而过,进入的十月初旬。

  牧军在北境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这事情透过一份份的报纸,走进了千万百姓的家庭之中,让所有人都欢呼起来了。

  同样,明王即位,明国即立的消息,也通过这一次的胜仗,直接传递出来了。

  明王是一个爵位。

  大汉皇朝的爵位。

  西汉前期,还有诸侯国横行,但是几百年来,中央集权越来越厉害,特别是东汉一朝,基本上权力都集中在了中央。

  哪怕是的宗室之王爵,封邑也是有名无实的,顶多是折赋税收入给你,不会有掌控权的,这是为了中央能更好的集中权力。

  明王之爵,或许有些新奇,必然高祖当年有言,非刘不封王,可打破陈规,也是可以接手的,毕竟当今天下,已非昔日汉室。

  可明王要在西南,建立一方明国,却意义不一样了。

  大周之失,诸侯之国而战,最后秦灭周,而扫六个,取而代之,成为了天下的主人,诸侯国是可以逆上而行的,取而代之,乃有榜样。

  这等于是光明正大的告诉天下人,我明王牧景,将会要争夺那至尊九五之位,真正的是,汉是其鹿,天下共逐。

  无数人的目光,都在盯着的明侯府。

  十月十日。

  这一日,风和日丽,天空上,万里无云,天气好的不得了。

  日月街,这是一条新的街道,横跨整个渝都西北,能供应八辆的马车同行,长约有十里,十里长街皆为水泥浇灌而成。

  日月为明,这是明王宫前的大道,属于明王宫的御街。

  而立足在的日月街上,整个渝都甚至整个天下,最伟岸的建筑体,明王宫,已经全新的落成了,九层高的建筑体。

  外面的装饰,是仿古宫殿的青砖琉瓦,只是不管从外面看,还是从里面来,那样的巍峨,都是无法估计的。

  明王宫前,日月街走进去,有一个大广场,广场上,一座天坛,天方地圆,天坛乃方坛。

  今日,天坛前面,左右皆列阵万余兵马。

  此乃神卫军。

  神卫军,乃是最英武的兵马,他们体现出来的斗志,士气,战意,既然是最强的。

  而在天坛前,日月街道上,十里长街,已经是人满为患了,今日乃是明国建立的日子,牧景登上明王王位的日子,很多百姓,都跑来凑热闹了。

  “到时辰!”

  胡昭站在百官之首的位置。

  大门打开。

  牧景一袭暗金色的王袍,头戴平天冠,手牵着蔡琰,蔡琰凤袍披在身上,雍容华贵。

  一王,一后,沿着天坛,步九十九阶台阶,走上的天坛之上。

  “奉天承运……”

  首先是读一篇祭文,祭天的文章,是昭明阁诸位参政,绞尽脑汁,写出来了,文章自然是华丽,一个字一个字都是敲算过了。

  “孤,牧氏,景,今日以西南立明国,当为天下苍生,平战乱,定盛世!”

  牧景其实就是走一个过场的。

  但是这个过场也不好走。

  “明王万岁!”

  “明王万岁!”

  军队,百姓,皆然呼啸起来了,这一刻,已经可以看得出,牧景在百姓之中的民意如何了。

  明国,在这一日,建立了。

  


  (http://www.7722.org/html/60284/5144283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