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宇宙最强矿工 > 第九百三十五章地位超然

第九百三十五章地位超然


  还差5张月票加更,打赏还差6000币加更!

  高九鼎一个金丹期的小修士,身体能够收纳融合一头法相期的妖王,这可不简单。

  如果是蛇吞象,此时高九鼎应该是被撑死了,但是,他现在吞了一头庞然大物,却只是强化了自己的身体,却没有吃撑。

  这就是连体同心术的厉害之处,它不止是身体、血脉互通了,还让神魂也相融了。

  高九鼎此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水火神蟒是彻底的融入了他的体内,这已经是地地道道的第二化身。

  神魂融合了,力量、血肉全都融合了,现在的水火神蟒就等于一枚十全大补丸,完全融入了高九鼎的身体,全面的强化了他的实力。

  心神沉入血海空间,血海之中的小鸟迅速看了过来,一个人两个视角,感觉十分奇怪。

  仔细观察这个新生成的法相,高九鼎感觉到,法相期妖兽的法相是它的力量本源,要想继续修炼,自然要了解清楚一点。

  凤凰血脉占据了上风,水火神蟒的法相才是鸟状,原来看到这只胖嘟嘟的小鸟,感觉有点挫,可此时再看,却感觉呆萌、可爱。

  这是自己的法相,不过,它嘴中含着的是什么?那不是他的血丹吗?

  你一个凤凰,嘴里喊着一颗珠子,算怎么回事?你以为你是龙啊,还有龙珠啊!

  看着这个两不像,高九鼎也是很无奈啊!

  “还有一颗金丹,体内这么乱七八糟的几个力量之源,会不会有隐患?”高九鼎想到这里,心念一动。

  “啾!”一声鸟鸣,那只小鸟法相被催动,它直接浮现出体外,把高九鼎的身体完全包裹了起来。

  “呼!”一道火焰突然出现,把法相完全包裹了起来,不对,不应该说是包裹,而应该是法相变成了一只火鸟。

  从内到外,火鸟都冒着熊熊火焰,火焰的颜色十分纯正,内蓝外黄,两种颜色互相交融,又各自守着一条无形的界限。

  “极寒阴火和南明离火?这小鸟不会是南方朱雀吧?”高九鼎心中一动,他终于发现了有点自己的痕迹。

  高九鼎继承水火神蟒血脉的同时,水火神蟒也继承了高九鼎的血脉,所以,就算水火神蟒没有火凤凰的血脉,也可以快速修复损伤吧?

  血凤凰的自愈能力,也是天下无双的。

  继承了高九鼎南明离火的水火神蟒,谁又说他没有继承血凤凰的血脉呢?

  要知道现在高九鼎的最强血脉,可就是血凤凰的血脉!

  “怪不得看着不像凤凰,反而像只麻雀,这法相很可能是朱雀法相啊!”

  试验了一会儿,高九鼎就有点确定了,他这化身,肯定是具有朱雀血脉。

  “朱雀是火之精显化,那么内部的那丝蓝色呢?此时看来,也不全是极寒蓝焰啊,冰魄寒光在里面,那么里面也有水系神通了?”

  高九鼎捉摸着水火神蟒的法相,这化身的神通,还有很多可以钻研的地方。

  “能够融合化身,还有几件灵宝,就算有宗门高手过来找麻烦,也不用怕了!”

  随着烟消云散,高九鼎放出去的护卫,也慢慢的围了上来。

  现在大阵上空的异象,在降下无穷的雷劫之后,终于消散了。

  就在大雪山中心位置上空,出现了雷劫天象之后,消息便很快从大阵内部向外围扩散,并且很快传递到了各派宗门、势力之内。

  周围各大势力自然大为重视,即便是现如四方混战的大雪山周围,却也都派遣了人手赶了过来。

  一天的时间过去,漫天雷云不但没有能够消耗了各大势力修士在此监督异象的耐心,反而因为这浩大且不绝的天象,更加笃定了大雪山中有宝物的决心。

  “看着天象的架势,似乎是法相第二次雷劫,应当是哪一位法相中期的修士进阶了?”

  说话的是位鹤发童颜的老者,看他的修为也有法相期,此时他和另外一名法相中期的修士,一块站在一座雪峰之上,看着雪峰中心位置。

  那法相中期修士似乎明白老者的意思,笑道:“师叔勿需担心,那人就算渡的是第二次雷劫,也不算什么,弟子可见过大修士时的雷劫,场面要比这浩荡的多!

  就算这人当真度过了雷劫,想来也是勉强成就大修士的料子,就算弟子抵不过他,他也未必能够拿弟子怎么样,更何况今日来的同道,可不止弟子一个!”

  老者脸色有些不甘,道:“此人能够进入御兽宗的禁断大阵,身上定然有着御兽宗的传承之物,当年各派围攻御兽宗,最后也是碍于阵法崩塌,不得不快速撤离!

  那里面肯定还留下了,许多传承密藏没有发掘,尤其是御兽宗的根本传承,当年各派修士根本就没有拿到手,而且就算是那御兽宗的传承之物,也是修炼界不可多得的宝物,因此,此人一定要留在咱们霸刀门的手中。”

  年轻点的修士有些无奈,霸刀门虽然是周围四大门派之一,但如今的大雪山当中,聚集了如此多的修士,还有闻讯赶来的其他大势力的修士,让他有点力不从心。

  他虽然自忖实力不弱,但对上新进崛起的一些大势力之人,也是殊无把握,更不要说在如此多的修士手中拔得头筹,就算运气极好,最后定然也要成了众矢之的。

  老者似乎也察觉到自己所想有些不现实,于是又补充道:“此人能够进出冰宫,身上的传承,定然不简单,本派至少也要的到一些传承之物,此事还是要着落在师侄身上了。”

  年轻修士这才松了一口气,道:“师侄尽力而为。”

  如此场面在大雪山各处都有上演,内容也都大同小异。

  在靠近北方雪峰上空,一些踩着飞剑的修士,也在谈论着高九鼎。

  一名冷峻的剑修开口,道:“静溪,冰宫里面那位,明显就是一名大修士,怎得门中却是派了你一个人前来?你是外门管事不假,可这种事情,是你一个小小的外门管事,能够参与的吗?”

  这位叫静溪的金丹初期修士,无奈的笑了笑,道:“好叫师叔祖知晓,并非门内不重视此事,却是因为门内有些急事,一时间抽不开手了!”

  如果高九鼎在这里,他就会认出来,这就是跟他打过几次交道的外门管事明溪,他已经进阶血丹了,而进阶血丹之后,辈分提升了以为,成为了静溪。

  可就算这样,在面对虚字辈的法相老祖之时,还是没有任何话语权!

  这位老祖微微一愣,道:“什么急事,难道还要比这里更重要?当年御兽宗覆灭,天剑宗得了多少传承?就得了点皮毛,就让他们兴盛了三千年,到现在,这御兽宗的阵法还在运转,传承就在这里,可我们就是拿不到,现在有机会了,还有什么比这里更重要?”

  明溪,不对,现在的静溪,见得天虚老祖有些冒火,连忙道:“师叔息怒,这些年来,门内可算得上是四处扩张,当初得到天剑老祖之助,我等才好不容易在这里站稳了脚跟!

  如今那西方霸刀门,却是不知怎得与北方黑水宫暗中勾搭,如今西部和北部有两大宗门步步紧逼,外有妖族攻击、海上又有散修和妖族肆虐,如今留守铁剑岛的门人,又求到了咱们,门里却也不能不管不顾,如此这人手便越发的紧缺了。”

  天虚老祖冷哼一声,道:“舍本逐末!看看门里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东征西讨四处扩张,却四处碰壁,也就推动了五行狼骑瓦解,算得一招妙棋,可最后却是被一名名不见经传的弟子插了一手,让宗门的收获大大少于预期!

  在这东方大陆,我们虽然站稳了脚跟,却是被人拖进了泥潭,更是一下子与两大宗门,站在了对立面,插手西面部落攻伐,更是一部臭棋,那西边又能有什么好处?”

  静溪无言,这些都是宗门的决定,他管得着吗?

  天虚老祖愤然,继续言道:“还有那天剑门的遗留,一直咄咄逼人,如今有天剑老祖从天外回归,更是压得我们铁剑门喘不过气来,天剑门就那么重要?

  我们铁剑门也是天剑门的重要分支,为什么就不能让铁剑门出头?被人全都赶到了天外去送死,也没听门里有人放个屁,现在更是与那不名一文的小弟子默契的很啊!

  原本以为扫除了五行狼骑这块顽疾,我铁剑门就是真正的东方霸主,现在呢?让老夫看,却是更被动了,还有,要让老夫坐镇大雪山,总得有点支持吧?如今都有人进了冰宫,却没人来支援,这算什么事!”

  静溪苦笑一声,却是不敢插话,他虽然对于铁剑门这种四处扩张的手段,同样有些不满!

  但这种对本派推行的策略,敢于大加指责的言语!

  也就眼前这位敢这么大声责骂了,谁叫他老人家原来是铁剑门第一人呢,他在铁剑门地位超然。

  可就算强势入天虚老祖,在面对天剑老祖的时候,不也还是如同缩头乌龟?

  如果不是不敢面对天剑老祖,他哪里能被赶到了这西方大雪山坐镇?


  (http://www.7722.org/html/60661/4969842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