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租个男友好过年 > 第四百二十二章 不安好心

第四百二十二章 不安好心

        被王铁锤的声音吸引,几个人都看过来,结果,看到她手里的东西,也愣了。

        “这是玩的哪一出啊?”

        明明只是个零食盒,里面也确确实实放了零食,但偏偏多了一把特别违和的刀。

        刀不算大,但看上去非常锋利。

        “这是那个著名的典故啊!”王铁锤捏着刀:“简直是重现‘图穷匕见’,二家这是想干嘛?”

        要说是特意送刀当礼物,那太扯——谁会把刀和点心放在同一个盒子里?就是送个蛋糕吧,那也不会配这种看上去就很精良、极具杀伤力的刀呀!

        脑补一下当年荆轲刺秦王,一卷地图全部打开——点心盒打开,荆轲抓起匕首——二刀抓起匕首,照着秦王刺过去——照着夏含清刺过来……

        “我天!”

        王铁锤被自己想的内容吓坏了:“不安好心,绝对不安好心啊!”

        夏含清把刀从王铁锤手里接过去,仔仔细细看了半天,也没能把它和盒子里的点心联系起来:废话,本来就没关系,要怎么联?

        “二发,你们家太过分!”

        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就是那什么“我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橄榄枝”:送点心要是不能让你满意,我们就只能动刀了!

        “怎么办?”王金淼和王艳秋几个都一脸愤慨,虽然大家都是普普通通的学生,但也不能让你这样欺负吧?

        有刀了不起?

        夏含清把刀拿起来,放在桌上,招呼大家:“先分点心。”

        “那刀?”

        几位室友想知道夏含清要怎么处理这件事,夏含清摇摇头:“我自有打算。”

        见她这副表现,大家暂且把这件事放下,只说有需要她们帮忙的话直接提,然后就继续分点心。

        可是,实际上……

        夏含清一点儿打算也没有。

        就在今天,就在今天,她自己亲口和人家说二发那事儿到此为止了!

        那会儿哪里知道,二家还能搞这么一出呀!

        现在呢?要怎么办?再联系二家,告诉他们,自己很生气,所以这事儿没完?

        夏含清真要有这么一份心力,当初压根就不会打算放弃起诉,她会直接找自家爸爸妈妈!

        “哎……”

        悄咪咪地把脑袋垫在桌子上,夏含清思考这事情要怎么处理。要说完全当没看见,她根本做不到,但要去实施报复吧,她又不知道要怎么弄才好。

        手机上面的显示灯一闪一闪的,夏含清拿过来,看到一堆和她没什么关系的群消息,还有一些推送的新闻。其中一个新闻的标题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惊!扬川又一起因暴力催收引发的悲剧!

        名字带扬川,感觉就像是在身边发生的事,夏含清点开看。这篇报道里面首先引用了另一篇名为“民间借贷暴力催债屡发,可放贷人的钱谁保护?”的文章部分文字,然后详细介绍了这次悲剧事件。受害人王某是京华城的一家店铺老板——就是夏含清经常去逛的那个京华城,王某在年初贪图民间借贷的高额利息,将350万元交给左某,由他代为“放款”,此后,每个月都能收到一定金额的利息。上个月,王某店里急用钱,所以找到左某,要拿回自己的部分本金。但左某表示钱已经全部放出,借贷人没有还款,他也无能为力。

        这时候,另一位谢某找上王某,表示可以提供催收服务,只需要王某付出一部分劳务费。

        王某同意之后,谢某果然很快帮助王某将钱款收回,但王某却在三天后被人绑架并杀害。

        警方经过一番调查,才得出真相,原来,是谢某催收钱款时做法太过粗暴,为王某招致了这次人祸。

        文章里面放了好几张配图,但和文字内容并不相符,都是标注“来源于网络”,甚至每张图片带的水印都不一样。夏含清在百度搜了一下扬川最近新闻,并没有看到相关内容。

        “估计又是小编在编故事吧?”夏含清想了一下,没再继续关注。她很早就发现了,现在的小编,个个都是人才,开局一张图,内容全靠编,剧情跌宕起伏,比小说还精彩。

        关掉网页,夏含清点进qq,发现洛九天几分钟前给她发的一则消息:“怎么样,点心好吃吗?”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夏含清心里那个火啊,她快速敲击屏幕,给洛九天发信息:“我跟你讲,二家这次过分了!他们送我的点心,盒子里面放着刀!”

        “刀?”洛九天秒回,“什么样的刀?拍给我看看。”

        夏含清打开手机相机把刀拍下来发给洛九天,还打字说:“早知道刚刚吃饭的时候就打开看一下了。”

        洛九天看到夏含清发过来的图片,表情非常不好看。就像夏含清说的,二家这次过分了!

        “含清,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好。”

        呼出一口气,夏含清觉得很轻松:话说,有个男朋友的话,真的很好呢。不知道该如何解决的事情,他也能帮助解决。就像小时候走在爸爸和哥哥的前面,遇到难题,回过头,就能看到他们。

        就能依靠他们。

        夏含清参加过一些婚礼,也在电视上看过不少相关的剧情,婚礼仪式上,父亲牵着女儿的手,把女儿交给女婿。那是一种托付,托付女儿的终身,托付余生无法给予的相伴,托付一生一世的爱与责任。

        洛九天,很好……

        这样想着,夏含清脸上泛起微笑。先前因为二家而起的烦躁,尽数消散。

        男生宿舍,洛九天放下手机,先交代洛云飞帮他留意一下二家最近的动向,继而去看顾程手边的小盒子。

        不是点心零食盒,而是一个微型孵化箱,里面放着九颗蛇卵!

        顾程这家伙是真有意思,最初的时候怕蛇怕的要死,现在居然主动承担下照顾“蛇宝宝”的任务。当然,暂时蛇宝宝还未出生。这几颗蛇卵是青黛呤的后代,将会继承青黛吟的药性。

        对,药性。洛九天孵化它们可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当做药材来用。

        不出意外的话,这批蛇将在放假前孵化,洛九天甚至承诺顾程,将会分一条小蛇给他“当宠物”。

        “怎么样,它们还好吗?”

        洛九天照例一问,顾程照例一答:“好得很。”

        复习时光过得非常快,一转眼,已经到了6月17号。

        今天星期六,明天将是星期天,是6月的第三个星期天,也就是父亲节。父亲节始于二十世纪,起源于美国,现在已经广泛流传于世界各地,在中国慢慢得到大家的认可。特别是青少年,比较看重这个日子,会选在这一天给父亲送礼物、亲手做饭、拥抱或致电感恩等。

        下一周将会有好几门课程进行期末考试,但夏含清还是决定这天要回家看看爸爸,她想悄悄回去,给爸爸一个惊喜。

        幸好没有这么做。

        打算出发之前,她打电话给夏景之,结果接电话的是赵红袖,她先嘲讽了一遍夏含清:哎呦喂,母亲节也没见往家跑,也没听打电话呢!

        说的痛快了,她才告诉夏含清:你可别回来了,我们不在家,你爱去哪儿玩去去哪儿玩去。

        说的跟绕口令似的。

        放下手机,夏含清看着坐在她左边的驾驶员洛九天:“幸好听你的,先打了个电话……”

        连东西都收拾好,礼物都准备了,结果人家二位直接出去旅游了!

        好吧其实不是旅游,是夏景之被安排了外出交流活动,已经结束高考的赵红袖女士这个暑假没有被安排任务,时间多到花不完,就陪着夏景之一起出门,愣是把交流变旅游。

        “既然这样的话。”洛九天转头看夏含清:“那去我们家吧?”

        “啊?”

        夏含清张大嘴巴,好半天合不拢。

        这种,这种大事,就这么随意地决定,真的好吗?

        “不,不,不合适!”夏含清连连摆手:“我没,我没准备好呢!”

        “有什么问题呢?”洛九天问。

        夏含清想啊想,想出一个:“我都没有和爸爸妈妈说,这,这不合适!”

        她是想要跟洛九天过一辈子没错,但,但她没想过要这么早就见家长呀!

        虽然,已经见过洛九天的爷爷奶奶……

        但那会儿在南石,她压根不清楚情况,而且起码还有王铁锤陪着。最重要的是,那会儿,她还不是洛九天女朋友呢。

        可现在洛九天说的,是要去他们“家”!不是南石那个自家孙子都不知道的地方,而是扬川洛家!

        洛九天说:“你怎么会这样想?上次奶奶还怪我没有早点带你回家,是不是对你不够诚心诚意呢。”

        他说的奶奶,是他自己的奶奶秦两全。结果,夏含清误会了,她以为是毕艾华奶奶——这话不像陈萍奶奶会说的。

        “而且……”

        洛九天掏出手机,拨赵红袖的号码——接电话的是夏景之:“小九?怎么了?”

        洛九天这小子可以说是非常机灵了,夏含清打电话给夏景之号码,接电话的人是赵红袖,他想找夏景之,就故意打赵红袖的号码,还真被他猜中!

        接电话的人要是赵红袖,她可能还会阻止夏含清——暂且不考虑人家赵红袖女士这会儿对夏含清“你爱去哪儿玩去去哪儿去”的态度;但接电话的人是夏景之,他只交代洛九天照顾好自己女儿,别让自己女儿跟他回家受一点儿委屈。

        然后……

        这就是同意了!

        挂断电话之后,洛九天看着夏含清。

        夏含清被他看的心里痒痒的,转过头假装望窗外的风景:“这树真高啊!”

        车开到一半,洛云飞给洛九天打电话,问他中午回不回家吃饭。

        昨晚上洛云飞就回家了,洛九天要看管养在宿舍的一盆草,所以没跟洛云飞一起回去。

        说起来真是有意思,整个男生宿舍都没有比他们宿舍养的花花草草更多的了,整个阳台现在空气清新,自成一片风景。

        “我正在回去的路上。”洛九天对洛云飞说:“和含清一起。”

        “哦,什么?”

        洛云飞听到前一句还很正常,听到后一句直接炸了:“你回的是哪个‘去’?”

        如果只是回临水,洛云飞还能理解,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一回生二回熟嘛。但听洛九天这意思,怎么也不像是要回临水呀?

        果然,洛九天理所当然地说:“回家啊,我一会儿就到,记得给含清准备午饭。”

        这仅仅是准备午饭的事情吗?

        洛云飞挂掉电话,在家宣布夏含清即将过来的消息,整个洛家陷入兵荒马乱。

        然后,当车辆抵达目的地,夏含清穿着一件毫无腰身但特别舒服的纯棉t恤,踩着一双同样特别舒适,但因稍稍走形显得肥硕的豆豆鞋,打开车门。脸上还挂着和洛九天聊天时带上的笑,这会儿直接僵住。

        本来嘛,这身装束是为了回家穿的,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

        可现在呢?

        洛金翎、洛银翎、洛白翎三兄弟带着夫人全到场,个个都是一身正装,就跟要去出席会议似的。洛云飞这一代也来了好几个,此外,还有洛家的好几位大师傅。等看到她,全部双眼发光,迎上来:“含清来了呀!”

        不像是迎接夏含清,像是迎接领导!

        好悬夏含清没双腿一软跪地上去。

        不合规矩,这不合规矩啊!

        她一个小丫头过来,哪有让人家家长全部出门迎接的道理呦?

        洛九天从另一侧打开车门走出来,到夏含清身边,指着洛金翎夫妻说:“这是大伯,这是大伯母。”

        夏含清本来僵硬的像个傻子似的,这会儿赶紧跟着洛九天学说话。

        洛九天介绍大伯,她就喊大伯好,洛九天介绍大伯母,她就喊大伯母好。每一个被问候的人都笑眯眯的对夏含清说“含清好”。到了洛白翎和朱碧面前,洛九天说:“这是爸爸,这是妈妈。”

        “爸爸好……”习惯性的念出这么一句,夏含清反应过来,脸颊充血,瞬间爆红,“叔!叔叔好!”

        “哈哈哈。”所有人都被夏含清这么一句给逗笑了,特别是洛三娘朱碧,很遗憾的摇摇头:“可惜了。”

        可惜,夏含清要是没反应过来,她还能听见小丫头喊一声“妈妈”呢。

  http://www.7722.org/html/61562/221529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