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凤鸢 > 第二十二章:疼疯了也爱傻了

第二十二章:疼疯了也爱傻了

        一顿胖揍下来,解无寐瘫在地上奄奄一息,连动一下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说!他们在什么地方!”男人红着眼睛,狠狠的踩着解无寐的脸,“说!他们在什么地方!!!”

        “咳咳……死了……死了……”

        解无寐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从刚才开始到现在一直在重复着这两个字。

        “鳳镜哥?”苏言一只手拉着小宝,一面抬头看向苏鳳镜,眼中满是疑惑,“变态叔叔好可怕。”

        “嗯。”少年温柔的揉了揉苏言的脑袋,“夜叔叔只是想师父了。”

        手上动作温柔,苏鳳镜目光却一直没离开过夜寒。他知道,这个爱着师父的男人已经崩溃了,很快就会疯掉吧?可惜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唯一救得了男人的师父却不在。

        绝望的看着被揍得神智不清的解无寐,男人抬头看了一眼那群动不了的人,下一秒,男人扬起头大笑起来。

        笑声里夹杂着浓厚的精神力向着解无寐等人袭来。

        那是来自灵魂的凌迟,他们惨叫着,男人笑的癫狂。鲜血沿着眼睛、鼻孔、耳朵、嘴角流下,身体被辗压,脑袋撕裂般的疼。

        嘭!嘭嘭嘭!

        一声接着一声的炸裂声,男人身边脑浆乱飞。

        而男人还在笑。

        不知笑了多久,男人转过身看向身后完好无损的人们。

        苏鳳镜捂着两个小孩的眼睛,看着转过身来满脸泪水的男人,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发出声。

        他出神的看着少年,这人可是那人的徒弟啊,可是那人去哪里了?

        在一晃神,面前哪里还有男人的影子。

        他估计不会回来了吧?

        苏鳳镜沉默片刻,冷冷的开口,“把尸体收拾了。”顿了顿,补充道,“解无寐的尸体冰封起来。”说完拉着两个小孩转身回去。

        在场的人下意识的一抖,年纪轻轻的少年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势竟然与叶憬御和夜寒相差不远。

        修真空间内。

        燕雪菲看着水面的显示出来的外面的场景狠狠松了一口气。

        幸好她跑得快,不让就要和这些人一个下场了。竟然连男主都丧命了,脑袋都炸了,死的不能再死,她不得不承认,也许这个世界不是书里写的那么简单,而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平行世界。所以才会有原著中从来没出现的这个强到逆天的男人。

        只要能够活下来就好,以后她小心一点,以她拥有的修真空间,还怕在末世活不下来吗?

        三个月可以做很多事,也做不了什么。

        三个月的时间,凤鸢将高阶丧尸几乎全变成了口粮,只剩下二三阶丧尸到处晃荡。他没有时间去结束末世,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杀光全部的丧尸,于是只能杀了高阶丧尸,未来到底如何,都与他无关。

        这个位面他累了,下一个位面,就可以抛去记忆简简单单的活着。他不惧怕轮回,不惧怕从神位跌下,反正怎么样对他来说都无所谓。

        三个月后。

        四面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草色,草地中间一棵水桶粗的枫树。风轻轻吹,白云涌动,一点末世的影子也寻不到。

        青年疲惫的坐在地上靠着树身,看着远方的天空,他轻声问出声:“嗬嗬嗬——”狐乄,还有多久脱离这个位面。

        【十三分钟,主人再忍忍。】

        他笑了笑,额头上布满冷汗——果然很痛苦,不过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

        “阿鸢!!!”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突然出现,他发足狂奔而来,将青年搂进怀里,“阿鸢,阿鸢,阿鸢……我的阿鸢,我就知道你还在。”

        “嗬嗬。”傻男人。

        凤鸢闭上眼睛不看他,亦不再理他。

        “阿鸢,阿鸢,阿鸢——我找你了……我终于找你到了……”

        夜寒只是兴奋的搂紧青年,对青年的异样不闻不问。

        因为就像当初苏鳳镜所说,这个男人已经疯了。事实何止疯了,也傻了,可是傻了也还是那么聪明。

        这个不要命的男人,唯一记得的就是异能的使用方法和所爱的人。

        三个月来,他义无反顾的朝着丧尸最多地方挤,要不是凤鸢是丧尸皇,这个蠢男人早就死在了丧尸的车轮战之中。

        三个月,蠢男人跟在爱人身后,却思而不见,疯疯癫癫,吃的也是路边的草根树皮。

        最后,要离开了,凤鸢突然想看看这个蠢男人最后一眼,所以蠢男人才能出现在这里。

        凤鸢闭着眼睛,忍受着灵魂从位面抽离的痛苦。男人搂着青年,疯疯癫癫的喊着爱人的名字。

        最后半分钟,青年突然睁开眼睛,掏出一直放在身上的那块绿色水晶,用尽浑身的力气割断男人的喉咙。

        男人没来得及反应,脸上还挂着幸福失而复得的笑,就这样无力的倒在地上。

        绿色的晶核从凤鸢手上滑落,男人断气的那一刻,他也从这个位面脱离。直直倒地,青年表情冷淡,面相天空,似乎在看着什么地方。

        既然你活的这么痛苦,那么就让我帮你结束痛苦,这是我最后的温柔了。

        傻男人。

        “喂,瘦不拉几的那个,本少爷雇佣你了,本少爷给你吃的用的,你呢负责保护本少爷的安全,怎么样?”

        “你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唐家小少爷,你要对我做什么!唐家不会放过你!”

        “阿鸢美人,你看我这么可怜,又辛辛苦苦把你们带到落市,你可不能丢下我不管啊。”

        ……

        往事都成灰,一切以此为局。

        化为灵魂的凤鸢看着脚下死后紧紧靠在一起的两具尸体,对着身边同样灵魂状态的白狐冷漠的开口:“走吧,下一个位面,吾要轮回。”

        “嗯。”

        白狐看了一眼男人的尸体,跟着凤鸢消失在这个世界。

        夜寒是吧,你应该庆幸……

        末世十年。

        落市绝地。

        男人穿着黑色衬衫,露出性感的锁骨,低头认真的看着手里的文件。

        身穿大白褂的裴怜宇恭敬的站在一边,悄悄的打量着对面帅气冷峻的男人。

        他是九年前来到的绝地,当年这个男人还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带着十几个异能者,搬着解无寐的尸体与解氏基地的掌权人交换了他。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十四岁的少年竟然带领着一个基地。

        他刚到绝地时,绝地只是一个三四百人的小避难所,到了如今,在这个男人的管理扩张下,绝地已经成为第一人类基地。

        裴怜宇听别人说起过这个男人的过去。其中一个人,曾经还是裴怜宇的同学兼朋友。

        十年前,绝地有三位强者,四阶冰系异能者凤鸢,四阶木系异能者叶憬御,六阶精神系异能者夜寒。

        听说凤鸢是这个男人的师父,叶憬御和夜寒都喜欢凤鸢,后来凤鸢和叶憬御死在了遂省,那个叫夜寒的人因为爱人的死而疯了,紧接着不知所踪。

        然后这个男人借着那三人的余威和狠厉的手段掌控了绝地,十四岁就成为一个基地让人闻风丧胆的掌权者。

        将手里的报告反反复复看过之后,男人脸上难得露出一抹笑,他抬头看向裴怜宇:“这药真的可以结束末世吗?”

        “苏爷你放心,怜宇以性命担保,绝对可以结束末世。”

        “那就好,十年了,是该结束了。”男人看着他,却似乎透过他看着别人,“那个女人呢?”

        “苏爷,燕雪菲的空间异能没办法剥离。”

        “既然丧尸血清已经研究出来了,那女人留着也没用了,给她一个痛快吧。”

        “是苏爷,属下这就将血清分发下去,然后推广到其他基地。”

        “嗯。”

        说完,男人又埋下头。

        裴怜宇瞥了一眼男人手里的a4纸转身就走。

        打开门时,看到漂亮的少年站在门外,对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迅速的从缝隙钻进了办公室。裴怜宇笑了笑,无奈的摇摇头,关上门离去。

        “哥,”漂亮少年进门嘟嘟嘴,扑进男人怀里,“明天是小宝生日,你说送什么礼物好呢?”

        “末世就要结束了。”

        “哎!真的吗?太好了。”

        “是啊。”男人笑着揉揉少年的脑袋,“末世结束后小言想去什么地方?”

        “去什么地方都好,只要有哥在就好。”

        “嗯。小言长大后嫁给我好不好?”

        “不好,哥嫁给我!”

        “呵呵……”

        小宝是在凤鸢三人消失后第二年去世的,因为悲伤过度,加上小宝本来身体就不好,所以不久也去了。

        苏家兄弟并不是亲兄弟,因为苏言是养子。大家族难免有那么一个吸引外界注意力的替身。苏鳳镜接受各种继承人应有的训练,苏言就负责站在风浪口替苏鳳镜挡枪……

        地下研究所。

        裴怜宇平静的看着被割去四肢,只剩身体,身体上到处都是皮开肉绽的伤口的女人。

        他举起刀刺向女人的心脏:“都结束了,末世也结束了,你可以解脱了。”

        燕雪菲闭上眼睛,笑了,满是兴奋,她终于可以不用再受折磨了。

        十年前她从绝地逃走,投靠解氏基地。八年前,苏鳳镜那个怪物,年仅十五就攻下解氏基地,并且捉住了她,从此等待她的是暗无天日的实验室,和没日没夜的实验。

        如今终于可以死了。

        八年前,她燕雪菲就明白了,这个世界没有主角,谁也不是主角……

        “嗬!”

        高山上,英俊的丧尸男人大吼一声,身后跟着浩浩荡荡的丧尸大军。

        十年前,他和好友解无寐被困在遂省,逃跑时被燕雪菲下黑手,落到丧尸手里,好友见死不救,最后他被丧尸咬了,成了丧尸。

        刚刚成为丧尸的他没有记忆,和普通丧尸一样。后来随着等级越来越高,他的记忆才慢慢恢复。记忆彻底恢复是三年前。

        本来他想杀了那对狗男女,可惜狗男女——解无寐早就死了,燕雪菲不知所踪。

        既然如此他就好好做丧尸吧!

        现在,他是末世十年唯一的丧尸皇——柯亚!

  http://www.7722.org/html/62773/214409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