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村打更人 > 第一百章准备动身

第一百章准备动身

        黑色的雾气中无头女孩的轮廓越发朦胧诡异...

        隐隐约约的,它的脚步似乎在向我这里轻微挪到!虽然只是移动几厘米的距离,相当于缓慢平移过来的步子,但我可以肯定,它在一点点的向我靠近!

        然而离奇的是,她的四肢并未因为身体的移动而产生丝毫变化,甚至破烂的衣角都没有被风吹得有一点颤动。她,完全就像是皮影戏中的纸片人一样!

        一阵阴冷的寒气从脚跟直蹿上我的后脑勺,让我浑身直打哆嗦。

        难以置信的强烈恐惧感充斥我的内心。

        眼前的东西可不是先前遇到的那个装模作样的“女鬼”。从精炼狠辣的肉搏术可以看出,之前的女鬼肯定是人为假装的,不知是出于何种目的前来刺杀我。

        但是面前的无头女孩不可能是有人故意装扮而成。脖子上血肉模糊的断层让人不寒而栗,而且手腕、大腿上的针线可都是真真切切的穿叉进了肉里。

        最让我感到触目惊心的是,透过关节之间的暗红色碎肉,隐隐可见白色的骨骼。而骨骼中间已是硬生生的断成两截。我毫不怀疑,如果没有针线的缝接,她会像坏掉的木偶一样碎成一堆零件!

        我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比起黑黢黢的屋子,眼前的无头女孩更加恐怖。

        右脚刚要迈过门槛,却只听到“砰!”的一声闷响。

        我扭头一看,顷刻间面如死灰——身后那坚实的木门仿佛被人推动一样猛然关上。

        “糟了!”我连忙伸手拉门把手,却发现把手能左右转动,显然没有上锁,但却好像失灵一般就是拉不开门!

        我只感觉脑袋嗡嗡作响,冥璃盏和背包都在屋子里呢!我赤手空拳的拿什么对付眼前的东西?!

        无头女孩的身躯离我越来越近,可怕的是,我并没有看到她抬脚,甚至她的衣服都没有一丝波动。从她的身上,我感觉不到一点活人的气息!

        她的头颅已被割去,我根本看不出她此时的神态,也就揣摩不出她的心理。

        凡冤鬼上门肯定是为了了结生前未完成的事,这才死不瞑目,在阳间游荡。

        可是我根本不认识眼前的女孩,在她生前绝对没有任何瓜葛,那她为何无缘无故的找上我呢?!

        我发白的嘴唇哆嗦着想说些什么,但吐出来的只有缕缕气丝。

        脚步不由自主的倒退,直到后背“砰”的一下抵住坚实的木门。

        我那发颤的右手再也握不住沾满汗水的手电筒,“砰!”的一声滚落到脚边...

        现在我的神经已经紧绷到了极点,大脑一片空白,再也想不出一点对策。

        朝左右两边的过道逃跑可能是唯一的办法。

        可是我不知道自己拖着受伤的大腿,朝走廊逃跑能否甩掉她。

        无论怎样,有一点希望的曙光就要尝试,就当我要迈开步子的时候,却发觉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得不能挪动半步。

        “慕...慕老前辈...怎么办?”我绝望的将脸庞朝木门微转,抱着仅存的一点希望问道。

        “此邪物怨念极重,你不要自乱阵脚,一旦情况危急,老夫自会出手...”慕老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他的声音虽然微弱,但却掷地有声,让我略微感到心安。

        我刚要松口气,忽然想起冥殿的妖老曾经说过,慕老前辈每次出手相助都会重创自己的魂魄,而且叮嘱我千万不要让慕老暴露身份...一旦慕老不能留存于世,那我还有什么脸面继续活下去!何况作为打更人怎么能让灯灵一直出手呢?  “不...不要紧。我应该可以应付。”我暗自安慰自己别慌,寻思着不管怎样也不能让慕老再次出手了。右手紧握着匕首,我的全身都紧绷成一根压缩到极致的弹簧,随时准备爆发和这女孩作殊死一搏!

        手电筒的昏黄灯光向上斜照,只能照亮女孩惨白但布满裂痕的双腿。

        隐约之间,我惊异的看到她的双手微微抬起!胳膊软弱无力,双手向下耷拉着,手腕上的细线也被拉扯开来,露出里面的血肉和白骨。如果没有针线缝合,手掌肯定会脸皮带肉的掉在地上。

        我的瞳孔猛地一缩,虽然视野模糊,但可以看到她的双臂明显是正对着我的方向!

        莫非她是.....来找我索命的?!

        这是怎么回事?我可以摸着良心说,自己从来没有干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甚至连鸡鸭都没有杀过,那为什么会被这冤死鬼找上门来呢?!

        不管怎样,无头女孩伸着胳膊像是游荡的幽灵一样一点点向我接近。

        我那握着刀柄的手心已经湿润了,牙齿开始上下打颤。心里明知道匕首面对邪祟根本没有一点用,可这已是我唯一的手段。

        她离我只有半米的距离,但却并没有停止移动,就好像要穿透我的身体一样。

        不管了!我紧咬牙关,右手扬起匕首刺向她的胸口。

        “咔嚓!”

        过道里的灯泡突然发出刺眼的黄光,整个过道亮如白昼。

        眼前已是空无一物,没有那女孩的半点踪影,仿佛她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我的匕首也没有碰到任何硬物,就像是朝虚无的空气刺了一刀。

        我惊魂未定的垂下右臂,扭头朝过道的另一侧看去。

        离我六米开外的地方站着一位穿着红色睡衣的中年妇女,她身后的墙壁上是已经按下的灯泡开关,看来就是她开的灯。

        “哎呀,谁这么缺心眼把灯关了。”她张嘴打了个哈欠,嘟囔着朝厕所走去。

        转身时,淡淡的瞥了我一眼,见到我手上的匕首后皱了皱柳眉,但也没放在心上继续往前走。

        这女的应该是半夜上厕所的房客,还好她把灯打开了,不然我肯定要被这女鬼掐死!

        “唉,这究竟是幸运还是倒霉呢...”我嘴角一阵苦笑,转身打开房门。

        门把手能正常使用,看来一切都恢复正常了。

        我摸索着摁动墙壁上的开关,并不费力气,看来刚才确实邪门。

        屋子里顿时亮堂堂的一片。我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太过蹊跷,自从走出前锦高中的一刻起,怪事就没有中断过。

        我提起地上的冥璃盏,轻轻的放在床上。

        “慕老前辈,能看出那女鬼是什么来头吗?”

        冥璃盏的灯芯微微闪烁着,穿出一阵沧老厚重的声音,

        “根据气息来看,那女鬼死亡时间不超过一个月,怨念未化,不肯去阴曹地府投胎,一定是在世上还留有耿耿于怀之事。”

        我微微颔首,看她那被肢解的恐怖模样明显是惨死人手,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化解仇恨的。

        “那她...为什么要来害我?”

        “蠢货!”慕老嗔怒的喝了我一声,“老夫一直叮嘱你遇事不能慌张,可你却吓成什么样子了!完全没有看清眼前的情况。”

        “啊...?”我尴尬的眨了眨眼睛,当然是摸不着头脑。“前辈的意思是...”

        慕老沉声说道:“你从哪里看出她要来害你?!”“如果恶鬼真要害你,你真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谈笑风生?”

        “她...不是来杀我的?”我心头一颤,仔细回想刚才发生的情况。我好像真的没遇到任何生命危险,只是被吓个半死罢了。

        慕老紧接着说:“老夫起初以为她是杀人作恶的恶鬼,但却发现那鬼魂见光则退,并不想惊扰其他的普通人,你好好思考一下这是为什么?”

        “这样啊...”我伸出右手轻轻磨擦下巴,“莫非...这鬼魂是专门来找我的?”

        可是我和她井水不犯河水...她来找我干什么呢?为什么不找其他人...难道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对了!我一拍手心,猛然惊醒过来,我是打更人啊!掌握其他人没有的奇门秘术,她来找我...难道是有求于我?!

        “你还不算太笨。”慕老轻声说,“她明显是想告诉你些什么,但人鬼终究难以交流,所以无奈只能退去。”

        没错...我抿了抿嘴唇,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冷静的看清事物的本质。

        剧烈起伏的胸口缓和下来后,我仔细的回想来到汉南市后发生的一切怪事,猛然察觉到了一处巧合!

        记得我刚到汉南市的时候,遇到了公路上的一个鬼魂,她在黑暗中拼命的追赶我。而我当时只顾着害怕,并没有多想,很快就忘了这件事。

        坐上出租车后,司机师傅说有个前锦高中的女孩在放学被残忍杀害,而杀人犯的手法就是将其肢解!到现在还剩最关键的头颅没有找到!

        几分钟前我遇到的女孩身上的四肢刚好是被缝合到一起的,最重要的是,她也没有脑袋!

        我不自觉的咽了口吐沫,那个女孩...会不会就是被肢解的人呢?!可能她在公路上遇到我时就已经看出我并非凡人,然后一直跟在我的后面...她来找我...究竟是所为何事?

        正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慕老凛声道:“小鬼,你的信任值还充足吗?”

        “哦,这次做的任务又赚了二三十呢,加上之前的应该够用。”我如实答道。

        “那你现在先去冥殿买些高效丹药治疗一下你的伤势。还有,不要忘了买些斗鬼除尸之类的器物为天亮后的任务做准备!”

        “嗯。”我点了点头,脱掉鞋子坐在床上。

        在闭上双眸的一刹那,我已经意识到:一切的谜团,只有再次前往前锦高中后,才能真相大白!

  http://www.7722.org/html/63324/221529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