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凯巴伯密码 > 第一百章 废柴

第一百章 废柴

        姜飞笑着摇摇头,晓得自己被阿梅逼近了一步,阿梅绕来绕去,就是对自己的身份有兴趣,希望能将真相抖搂出来;不过姜飞明白,阿梅只是好奇,为了她自身的心理安全感,并不是想对自己有所不利。但是依照阿梅的智商,一步步查下去,自己以后的行动就会受到很大限制,能帮助自己的只有虞孟力。

        米璐、渊文笙他们各自回去,姜飞等人晚上的住宿地就是灵马出版社,虞孟力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为了便于行动,都是两个人一间卧室,四间卧室分别是姜飞与虞孟力、牛仔南与杰克摩斯、阿梅和柴一楠、皮鲁斯和托斯卡。米卡奇的受伤说明,对方的目标不仅仅是姜飞,还有其他人。

        虞孟力一进办公室,等托斯卡检查完安防措施,才介绍他一天来的行踪,除了搬家和做防御系统,还代替姜飞去看了米卡奇;米卡奇没有大碍,只是需要修养,当得知姜飞的身份时,米卡奇差点从床上跳了起来。虞孟力面色严肃地说:“在我的眼里,有两个米卡奇,一个是仗着警察的身份,无所畏惧的油腻米卡奇;另一个是经验老道、胆识过人的特工,通过种种反常来探视你的专业人士。”

        牛仔南提出疑问:“主编,你是不是认为那个九处会出手?”

        “当然。”皮鲁斯从饮水机倒了一杯纯净水说:“姜飞,我们需要一个实话,你和马丁教授有没有实际性的接触,比如你对他透露身份,或者达成了某种没有完成的协议。对于这些情报部门,他们不在乎你是黑是白,他们在乎的是你有没有触及他们的底线,就像马丁实验室的那些专利,微林电气很可能让你参与后面的谈判,那个朱万阙手中还应该有其他的底牌,我调查过,那是一个有智慧有胆识的律师。”

        作为同行,皮鲁斯说出这样的评语,不是高看朱万阙,而是有一种隐晦的暗示,有智慧说明朱万阙打官司和受理业务时不择手段,有胆识就意味着朱万阙会去干一些其他律师不敢做的事情。姜飞不介意地说:“太高深了,具体说几个例子。”

        姜飞已经知道虞孟力早就安排皮鲁斯调查朱万阙,应该有些收获;皮鲁斯眼中发光说:“朱万阙表面上是一个很谨慎、看重名声的人,在元望市的上层有着足够的业务,只不过我听说了两个故事,一次是他替卫家辩护的时候,卫家有一份很重要的证据被黑客发到了警方公诉人的手机里,导致卫家的二公子卫愿规在狱中自杀。另一次是他在帮助dxy商行打官司的时候,dxy商行的一名财务助理携带着文件跑到警方自守,导致dxy商行关门,而让人奇怪的是,朱万阙并没有受这两件倒霉事的影响,生意反而越来越好。”

        阿梅笑着说:“这和楚迪文的对手出事很想象,似乎老天在主导一切。”

        阿梅说的是笑话,谁都听出皮鲁斯的言下之意,在律师的眼里,出现这两次意外,最大的嫌疑人就是朱万阙,只不过朱万阙省略了大量的推论资料。朱万阙要真是这样,那就是一个谜,这么做的

        目的是出于公义还是利益,两者之间天壤之别;姜飞已经安排渊文笙去调查朱万阙,觉得肯定能在另一个侧面找到突破口,就问皮鲁斯:“委托渊文笙的人调查出来没有?”

        皮鲁斯沉吟说:“没有,但是根据你给的六个人名单,只有武天铣与渊文笙联系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拟出那份名单的,曹宝乙、武天铣、楚迪文、李兀、康赟、马百强,他们有什么值得你怀疑的地方?”

        这是和虞孟力探讨后的结果,如果这六个人没有结果,姜飞还会继续再给刘玲娜等六个人的名字;姜飞笑了笑,装作不加隐瞒地说:“曹宝乙、李兀是因为鲁班锁的缘故,或许我对考古界有用处;武天铣、楚迪文、康赟是牵扯到马丁教授遗嘱的事,就算我与马丁教授的交往说得一清二楚,但是三个人未必会相信我;马百强是楚迪文的朋友,很多楚迪文不方便出面的事情,都是交给他打点的。当时他们并不知道我是龙门山,或许认为我活着对他们才有用。”

        柴一楠插话问:“需不需要安排人调查武天铣?”

        “来而不往非礼也。”虞孟力信心十足地问:“柴一楠,你们那家侦探社是谁当家?”

        “杜淦火。”柴一楠没好气地说:“一个不上劲的家伙,他要是有虞主编你和渊文笙一

        半的能力,我也不会为了那点工资,去做徐姣姣的助理。你不会是指望他去调查武天铣吧,那和送死没有差别。”

        虞孟力纠正说:“武天铣是合法商人,常规的调查没有风险,就算被发现了,大不了放弃就是,你没有必要担心。一楠,杜淦火既然开这个侦探社,多多少少是有些激情的人,三个月中,他难道不想让人生璀璨一次;我保证,你打电话给他,只要他说不同意,我就另请高明。”

        虞孟力的说法无所谓可信不可信,柴一楠当然晓得杜淦火的理想就是破一件大案子,一个急于要证明自己的人,怎么会放弃这样的机会,尤其是在感觉人生已经快走到尽头,更有一种需要照亮别人的朦胧。柴一楠咬咬牙说:“我让他接这个案子,但是你们要答应我一件事,让他关掉侦探社,成为炫汇的员工。”

        “没问题,我帮他弄一张船票。”姜飞答应得很痛快,但是八卦之心同时开始燃烧:“他是你什么人?”

        杜淦火如果真是柴一楠嘴里说得那么差劲的人,按照柴一楠的长相、能力、身手,应该早就另谋高就,更不会越俎代庖,向姜飞开这种口。柴一楠没好气地瞪了姜飞一眼说:“瞎想什么呢?他是我表哥。”

        原来如此,一屋人都作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气的柴一楠一个人跑回卧室去打电话,几分钟便郁闷地出来,说杜淦火同意了,过一会便带着资料过来。柴一楠在电话里听出了杜淦火那种对突然而至好事的喜形于声,问了地点,越快越好的心情一点也没有掩饰,更听不进柴一楠的任何一句提醒。

        不过柴一楠也很好奇,杜淦火能带什么东西过来,难道在自己眼里的废

        柴表哥,其实是另有机心的,柴一楠坐下恢复平静的时候才想到,虞孟力和姜飞都是心细如丝的货色,怎么会不调查自己和表哥,虞孟力既然有信心,肯定是晓得什么内情,有事情还敢瞒着自己,看样子是要给杜淦火那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元望市不大,两者都在城区,杜淦火不过四十分钟便到了。杜淦火象个北方人,身材高大强壮,几乎和杰克摩斯差不多,肩宽臂长,十足的衣服架子,穿着一件超薄的夹克衫,依旧显着吊吊的。杜淦火说普通话,举止言谈又像一个好学生,温文尔雅,适可而止;在姜飞眼里,杜淦火这样的人具备双重性,应该比渊文笙、柴一楠那些才子佳人更适合做侦探。

        杜淦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和虞孟力对抽着烟,聊着一些看似无所谓的话题;柴一楠被姜飞缠住,在一间办公室里商量着安排杜淦火职位的事情。柴一楠没说几句就烦了:“姜飞,我一直觉得你是挺痛快的一个人,怎么对我表哥的事情这么纠结。”

        姜飞心平气和地笑笑说:“你表哥的身份很特殊,就算明天关掉了侦探社,在警方和渊文笙的眼里都不会那么简单。你说,以渊文笙的能力,能不能从你表哥的言谈举止或者是每天的工作中发现,你表哥调查的就是武天铣;我说万一,委托渊文笙的人就是武天铣,渊文笙会不会向武天铣报警,武天铣会不会对付你表哥?”

        肯定会,柴一楠还是知道的,武天铣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而渊文笙出于自己的职业操守也一定会向武天铣示警,柴一楠脸色缓和一些,低声问:“你打算怎么办?”

        姜飞缓缓地说:“我出二十万买下侦探社,同样每月开工资,三个月内给一张船票。”

        “成交。”柴一楠与姜飞击掌后,怀疑地问:“姜飞,你从哪里帮我们弄到船票?”

        “我现在也不知道。”姜飞实话实说:“大不了最后就是花钱买,你放心,如果花钱买,我会趁早。”

        柴一楠站起来说:“姜飞,帮助你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你如果最后欺骗了我,在大洪水来的前一天,我会杀了你。”

        谁说美女不惊悚,姜飞被柴一楠气焰一逼,身上真的渗出冷汗,仿佛做贼心虚的人被别人窥探出秘密;但是姜飞这本能的反应,反而打消了柴一楠的怀疑,不担心姜飞另有隐瞒,而是晓得姜飞去弄票,和自己保护姜飞一样的艰难。

        杜淦火毕竟是个资深侦探,实际上没有柴一楠担心的那么差劲,虽然他是以娱乐圈的客户为主业,但是武天铣出自娱乐圈,与曹宝乙、徐姣姣有交接,自然在杜淦火的调查范围之内。杜淦火认为武天铣在生意上的崛起有传奇性,太多的不可思议,很多不应该接触的层次轻而易举地变成透明,可以说比姜飞的故事更耐人寻味。

        对于姜飞的提议,杜淦火完全赞同,继续躲在那个没有多少生意的侦探社,有助于悄悄的调查;虞孟力决定让托斯卡协助杜淦火,及时传递消息,并在暗地里保护杜淦火。

  http://www.7722.org/html/63959/229474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