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长宁帝军 > 第六百零九章 大戏开

第六百零九章 大戏开

  沈冷的身体里好像有个准时会把他叫醒的小人,每天在这个时候就自然醒来,活动了一下四肢穿上衣服,用力在地上跺了跺脚,那条受了伤的腿已经好了,正如孟长安所说,就算是没有沈先生那价值千金的灵药他也差不多该好了。
  出了门却没见孟长安,那个家伙住在同一个院里,每天都会比沈冷还要早那么一点点起来练刀,楚先生教的刀法刚猛霸道,并没有改变他们的用刀习惯,只是改变了出刀的方向,角度,出刀的时机,以及眼睛与刀的配合,而前两个月他们两个练的最多的则是反应。
  楚先生让他们做到眼睛看到的一瞬间刀必须也到,这说起来简单,可真正的练起来就知道有多难,人的眼睛看到之后脑袋里发出命令,再到手做出动作,这个时间不可能完全抹掉,就算是楚先生也不能,要练的就是尽力缩短这个时间。
  沈冷和孟长安都已经可以做到刀劈飞箭,楚先生加了个难度,他让人找来一筐一筐的石子,他坐在台阶上用石子打沈冷和孟长安,两个人以刀劈开石子。
  楚先生打出来的石子比起寻常士兵射出来的羽箭速度要快的多,那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反正前两个月,差不多每天两个人都被打的鼻青脸肿。
  沈冷忍不住问,为什么要用这种惨无人道的方式,楚先生说原因有两点,第一是以他们反应不过来的速度让他们适应,等到什么时候不被打的这么惨就能避开绝世高手的一击。
  他迟迟没说第二点,沈冷好奇的问到底第二点是什么。
  楚先生说打你们俩还挺好玩的。
  两个月之后,沈冷和孟长安差不多已经能劈开楚先生打出来的每一块石子,楚先生开始教他们出刀的角度和时机,又一个月,两个人刀法精进,然后楚先生就在某个晚上不辞而别,或是清晨比沈冷和孟长安起的更早,他们两个人去敲门的时候才发现人已经走了。
  真的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沈冷自己练了一会儿刀还不见孟长安出来,也去敲门,屋子里没有人应,推开门看了看,被窝还敞着,显然人走的比较急,他出门到外面问了问当值的亲兵,那看起来虎头虎脑的小伙子说半个多时辰之前孟将军就走了,沈冷问是不是有什么紧急军情没有告诉他,那亲兵摇头,说是廷尉府千办方白镜护送两位夫人来了。
  沈冷这才恍然。
  他看了看那壮实的小伙子:“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孟将军的?”
  小伙子腼腆的回答:“有一年多了。”
  “家是哪儿的?”
  “辽北道渔阳郡,姓白。”
  沈冷想了想,渔阳郡白家也是大姓,和将湘宁白家没有任何瓜葛,而且渔阳郡白家的人很少有人入仕,据说生意做的很大,辽北道产的山参等药材白家收购之后卖往大宁各地,沈家和白家就有生意来往。
  “唔。”
  沈冷也只是随便问问,转身的时候又多问了一句:“你叫什么?”
  小伙子更腼腆了:“我出生的时候,我家药田种的十亩百合都开了,于是给我取了个名字......”
  沈冷当然猜得到:“白百......”
  话还没说完,小伙子已经给出答案:“白十亩。”
  沈冷点了点头:“很有内涵......”
  沈冷回到院子里继续练刀,忽然间想到为什么这寒冬腊月的孟长安的两位夫人要带着孩子赶来?刚才并没有多想
  ,念及此处心里便担忧起来,出门去寻,才走没多远就看到孟长安回来了。
  “两位弟妹和孩子呢?”
  “走了。”
  孟长安笑了笑:“是我派人请方白镜送他们回长安,这地方就要有大战了,她们只是惦记我,所以绕路过来看看,她们带着孩子回长安后我也踏实些,黑武北院大将军野图带来的可是三十六万大军,这一仗没人知道会打多久......她们在白山关其实也不安全,回去的好,就算是未必打起来,也是回去的好。”
  沈冷嗯了一声:“方白镜也好了?”
  “好了。”
  孟长安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你最初说打苏拉城的时候就知道黑武人不会善摆干休,可你想到过会不会有几十万大军来找咱们评理?”
  沈冷摇头:“黑武内部的局势瞬息万变,我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来这么多人。”
  孟长安:“愁。”
  沈冷:“嗯,同愁,几十万人,如果俘虏太多都没地方关押。”
  孟长安笑了笑,从怀里取出来两个护身符:“你嫂子去求来的,求了两个,你我一人一个。”
  沈冷:“嘿嘿,谢谢两位嫂子了......呸,弟妹!”
  孟长安耸了耸肩膀,回到院子里后和沈冷对练刀法,半个时辰之后两个人已经一身汗水,休息的时候沈冷问:“有没有关于裴亭山的消息?”
  “没有。”
  孟长安道:“我怎么都觉得这一仗其实不好打起来,野图率领数十万大军前来,一旦真的打起来,陛下的北伐大计就要提前,黑武比咱们要被动,陛下筹谋那么久,粮草上我们根本无需担心,就算是打五年我们也不用担心,后勤补给有水师,东北疆三道,西北疆三道,大军集结起来也不会太慢,况且......”
  孟长安看向沈冷:“还有西北唐家。”
  百姓们都说大宁练兵有四疆武库,可实际上是有五个武库,唐家也算一个,这么多年来唐家训练的边军源源不断的输送到西疆和北疆各地,而且唐家练出来的兵个个骁勇善战。
  唐家是极特殊的存在,虽然没有多少人在朝中手握重权,即便是现在能提到的真正上了台面的也就是一个唐宝宝,一个唐守鹤,北疆中有两个年轻将军这几年来大放异彩,一个叫唐稳一个将唐定,不过不是唐家嫡出,算是分支出来的人。
  还有那个女魔头。
  那个女人,连孟长安提到就心有余悸,到了北疆之后改掉了自己原本很女人味的名字,强迫别人叫她唐大爷,一条开山鞭当初把孟长安逼的都没有还手之力。
  她给自己改名唐狠。
  “黑武人不是不知道打不赢。”
  孟长安看向沈冷:“所以,你有没有仔细想过,那数十万北院大军到底来这做什么?”
  “能打就打,不能打就抢地盘。”
  沈冷道:“想了很久,大概想到的是黑武国师心奉月和桑布吕之间的争斗,桑布吕能用的人都在南院,心奉月把北院大军调过来,就能分走半壁江山。”
  孟长安嗯了一声:“所以他们根本不想打,只是虚张声势。”
  沈冷:“可咱们想打。”
  孟长安笑起来,那眼神里竟是有些期待。
  大宁军中这群的年轻人啊,有几个不是战争疯子。
  与此同时,长安城。
  皇帝陛下已经找珍妃谈过两次想立她为后,可珍妃只是犹豫不定,一旦真
  的做了皇后,多少朝臣会拿她的出身来说三道四,她想,可她更得为陛下考虑,如今懿贵妃有二皇子,而且懿贵妃为人谦和品行端正,出身又好,她才是皇后的最佳人选。
  皇帝找她,她就提懿贵妃,然后每次皇帝都闭口不谈。
  有句话皇帝想说......朕想给你的就是给你的,不是给别人的。
  东暖阁。
  赖成一脸无辜的看着皇帝:“臣也知道骂了几个月也该歇歇了,可是陛下也知道,臣也是忍辱负重啊......如果不让文武百官都觉得臣和陛下不是一条心,臣也不好去打听来一些消息不是吗?”
  皇帝哼了一声:“你忍辱负重?你骂的很爽吧。”
  赖成:“臣怎么敢,臣每次骂了陛下回家之后都会狠狠的抽自己耳光。”
  皇帝:“真的?”
  赖成:“千真万确!”
  皇帝:“自己抽自己,难为你了。”
  赖成:“都是为了陛下。”
  皇帝:“以后朕来抽就好,不能让你那么辛苦。”
  赖成:“......”
  他看向皇帝:“陛下召臣来,不是只为了抽臣耳光吧?”
  皇帝看了赖成一眼:“从明日开始,你隔三差五的就参奏一下裴亭山。”
  赖成愣住:“这......为什么啊陛下。”
  “让你参你就参,三天一小参五天一大参,越狠越好。”
  赖成低声问了一句:“陛下是要拿掉裴亭山了?”
  “你只管按朕吩咐的去做就是了。”
  赖成点了点头,可还是不明白陛下这突然之间是想到了什么,陛下去东疆的时候才是拿掉裴亭山最好的时机,现在这参奏几本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这么多年来,参奏裴亭山的奏折没有三百也有二百八。
  从东暖阁离开之后赖成就去了雁塔书院,唯有老院长才能给他解惑。
  快到书院的时候觉得空手来看先生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买了些羊肉和白豆腐,进了院长大人的那个小院看到屋门开着,赖成喊了一声先生,进门一看,老院长正坐在餐桌前,桌子上的铜炉已经开锅,可桌子上什么都没有。
  赖成愣在那:“先生怎么知道学生会买来吃铜锅的东西?”
  “你刚从陛下那离开,陛下就派人来告诉我了,说你必来,你又是个小气的,多半会买些白豆腐。”
  老院长瞪了他一眼:“难不成我不准备铜锅,准备点小葱拌你的豆腐?”
  赖成讪讪笑了笑:“先生既然知道,那请先生释惑。”
  老院长砸吧砸吧嘴:“没酒了。”
  赖成:“学生这就出去买。”
  老院长摇头:“你出去再回来也要大半个时辰,太耽误事,你出钱,我找人去买。”
  赖成把钱袋取出来,本想数出来三二两银子,想了想,把钱袋放在桌子上:“先生让人去买就是了。”
  老院长把钱袋拿起来打开看了看:“还行。”
  然后把抽屉拉开,钱袋放进去,起身拿了一壶酒回来坐下。
  赖成:“......”
  老院长笑道:“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陛下要让你参奏裴亭山吗?”
  他指了指案板那边:“去把肉和白豆腐切了。”
  赖成连忙起身去忙活,回头看了老院长一眼:“为什么啊?”
  老院长笑着摇头:“陛下,是要做一场大戏。”

  (http://www.7722.org/html/63983/23751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