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铸陵录 > 第170章 老人的身份

第170章 老人的身份

        老人的配偶死于旅行意外,在爬野山时坠崖失踪,老太太的前夫则是因为交通事故而身亡。老人有一儿一女,老太太孤身一人,在遇到老人之前都没有再结过婚。

        老人是北京一家老煤机工厂的技师,他一个人养育两个孩子,家庭状况比较困难,因此他对待工作更加激奋,常常主动提出加班。自己在工厂加班,两个孩子没人照顾,小儿子还比较懂事,经常为妹妹做饭吃,让妹妹专心写作业。妹妹也是个为父亲争气的孩子,学习成绩向来都很好,但是那天刚好是考试成绩公布的日子,听小儿子讲述,这次考试妹妹的成绩意外地很低,连及格线都没有到。这让妹妹十分打击,在回家路上,她一直认为自己的父亲工作辛劳,自己却只拿到这种成绩,没有颜面去见父亲。尽管哥哥在一旁劝解,妹妹仍然固执己见,向来心疼妹妹的哥哥看不下去,提出用自己的零花钱给妹妹买一块巧克力。没有哥哥看管的妹妹为了赌气,在哥哥去便利店的时候偷偷溜走,决定先一步骑车回家。在这种神情恍惚的状态下,妹妹最终还是出了意外,回家的道路是一条不分机动车道的小路,她误入一辆大货车的视线盲区,被卷入车底。

        失去妻子和女儿的痛苦让老人一蹶不振,他看着葬礼上眼神空洞的儿子,心中一阵绞痛,最终还是决定为了儿子努力活下去。从此以后,老人对儿子的态度更加宠爱,仿佛集齐了所有爱于他一个人,而小儿子经历妹妹的事件后变得整个人都自闭起来,除了唯一一个知心朋友外,连对待自己的父亲都是冷冰冰的,仿佛他只是自己的生活佣人。老人为了弥补小儿子,更加发奋工作,甚至连周末都住在工厂。为了更加方便照顾儿子,老人在工厂给小儿子安排了休息和学习的地方,小儿子也经常在放学后直接去工厂写作业和玩耍。

        就这样,意外又一次发生了。工厂本来就有很多小儿不应靠近的机床和器械,老人只在为提高儿子的生活质量上提高重视,却忽略了儿子的安全。在一次玩耍中,小儿子一个人来到摇臂钻床的地方,好奇地看着工人操作。过了一会儿,工人去喝水休息,把摇臂推到一边,随便嘱咐了孩子一句,就一个人离开了。可怜的小儿子早就对这个大玩意好奇到不行,此时这附近没有人注意,就小心地凑了上去,谁知还在快速旋转的钻头猛地把小儿子小臂绞住了。尽管老人很快就被呼救声吸引,及时关掉机器,把孩子送到医院救治,但最后还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

        老人变得更加失魂落魄,他的父母也去世很早,再加上这一系列的事故,让他不敢再和别人亲近。孤苦伶仃的老人曾经想到过自杀,出于胆怯一直都没有行动,按照他的话来说,他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懦弱的人,不然也不会一辈子都缩在工厂里,没有一份更加体面的工作。就是这样的一家工厂,既收容了老人丧子的痛苦,也为他送去了一份幸福的礼物。意外频出让工厂的发展越来越萧条,最终走上了废弃的道路,工厂的负责人将厂子卖给了当地的另一家更加繁荣的新煤机厂,老太太就是新煤机厂的继承人。

        即便已经是中年人,两人仍然像小孩子似的一见钟情。那个时候,老太太还是一个正常人,她的眼睛还能看到这个世界。或许正如老人自己所想,他真的对周围的人有某种克性,和老人在一起后没多久,老太太就因为角膜感染,双眼失去了视觉。她早已得知老人的情况,知道和他在一起的自己或许也会很危险。尽管老人不停地劝解,她还是没有离开他,反而更加长久地陪伴着老人。老太太的财产丰厚,这让老人没有了生活之忧,两人的关系也愈发亲密。再后来,不知是否是老人的原因,老太太的双腿开始萎缩,逐渐失去了行走的能力。

        老人得知这件事,在医院哭着让老太太离开他。她还是没有听,心甘情愿地呆在老人身边。此次来拜访我的店铺,目的就是在工厂的地下修建一座小墓室。老人和老太太都是经历过这个世界波澜的人,他们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便开始着手两人的后事。对他们来说,谁先离开这个世界都无所谓,因为另一个人也马上就会紧跟其后。

        听完这个故事,我大口地喘了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眼前的两个人一脸无事地讲出如此悲痛的经历,这让我对老人更加敬佩,连忙又为他们续了一杯茶。

        “我和她认识也有二十多年了,现在我七十二岁,她六十六岁,我们的年纪在老年人群里不算老,不过,我们都了解自己的身体,知道谁走都只是先后的事情,差不了多久了。”老人道。“这可能是我毕生的请求,我请求你,一定要按照我们的要求去修建这个墓。我知道类似你们这种行业的企业经常会做克扣材料的事情,但是唯独我的这个请求,你一定要遵守!”

        老人的语气带着不容置辩的强硬,或许是摆了长者架子,他的话却让我没有想要生气的感觉。我快速应了下来,登记个人信息后,老人便给了我一个存储盘,告诉我,所有条件都在这里。

        我立即安排人员分析里面的资料,并对这个墓室做了估价,然后制定出一份保证协议交给老人。他看也没看,似乎对我十分信任,直接签了字,并和我约定好三天后去工厂勘探情况。

        这边的工作如行云流水般顺利,三天以后,我和杜小生来到了老太太名下的新煤机厂。这个在二十年前算上“新”的工厂,此时也有了衰败的迹象,虽然销售的状况还算不错,也不断有新的机器源源不断地补充,还是赶不上旧机器的老化程度,看样子两位老人已经无心经营了,或许下一任厂长能够让工厂重新恢复活力吧。

        按照约定,老人就在工厂里等着我们,见到我们的车停在院子里,立即从厂房迎了出来。这一次倒是没有见到老太太,可能是身体虚弱,在家里休息。老太太的身体状况从表面就可以看出来,脸色已经没有红润的感觉,手皮也苍老干枯,那天在店铺里她除了打招呼,一句话也没有说,虽然这样说对她来说实在不恭敬,她的确给我的感觉就像一具干枯的尸体。

        按照建厂规定,工厂位于市郊,这附近没有高层建筑,周围也是人烟稀少,在这里建墓是比较安全简单的。我拒绝了老人的进屋邀请,提出尽快勘探,因为老人的身体比老太太健康,却也在不停地咳嗽,我想在这种越来越冷的天气下,他也是不适宜在室外活动太长时间的。老人一边在前带路,一边给我们介绍道:“你别看这个厂子前面特别小,只能停进来一排汽车,后面其实有很大空间。房子后面以前是一片被国家发掘的古墓,因为要保存遗迹,不能拆除,又没有人愿意承包这一片土地,就和厂子一同附赠过来了。”

        后面有古墓?听到这里,我眉头一皱。如果那里的地下区域已经被挖掘过,那么我们的工作难度就要增加一大部分,要把古墓的情况也考虑在内,重新设计墓室结构,确保这里不会受到土质牵连。没等我说些什么,老人又道:“那片古墓里葬着的不是什么古代的大人物,其实就是一个清朝小文官的墓,被国家挖出来之后就没有再被理会过。之前下大暴雨还冲塌过好几次,我想应该没有人会在意了,所以,我希望你能把那片墓清理掉,然后再重新为我们修建一个墓室。”

        从平淡的语气中说出的话让我震惊地停下了脚步,眼前已经出现后院的全貌,这里一如既往地是普通的土地,如果不是老人说到这里的故事,我还真看不出来这里有一片古墓。他想把别人的墓清理掉,然后自己再住进去?

        就算老人的经历使人不禁为他露出怜悯之心,一般人也无法接受这样的条件,先不说随便挖掘别人的坟墓就已经是对已故之人的大不敬,仅仅是他的这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就已经让人不舒服了。我也不好直接反驳他的话,露出一副尴尬的笑容,道:“老先生,您这句话是认真的吗?”

        “当然了!”老人不满地瞥了我一眼,他说:“如果全世界每一个人死后都要保存坟墓的话,这个地球早晚要被尸体布满。既然死了,再保存尸体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应该把地方让给更需要的人。我和小凤的爱情你也看见了,我们必须要葬在一起,这样来说的话,我们应该比一个没有名迹的小官更值得使用这片土地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样的质问,只好不失礼貌地笑了笑,心中却是对老人的印象改变了几分。他继续说道:“经过暴雨之后,里面的东西就算之前保存的完好,现在应该已经腐烂了。而且这是现成的洞,连打坑都帮你们省了,是不是价格也能降低一点?”

        这一次我真的不能再顺承他,笑着道:“老先生,您这句话倒是不算正确。如果要保证您的墓室足够结实,我们必须要做一系列的测试,而且您也说了,这片古墓被暴雨冲塌过,土质已经不算完好,我们现在不仅要清理里面的东西,还要确认这片土地是否还能承受住一个墓室的存在。也就是说,我们的工作量不减反增了。”

        老人听到我的话,连忙摇了摇头,露出一副警惕的表情:“你们就是想向我们甲方诉苦,好借此增加费用。不管你怎么说,我都是绝对不会上当的。”

        “实在抱歉,老先生。”我道。“您和老太太的经历我也知道,仅凭我自己来说是不会做出那种事来。如果您真的不愿意相信,我也不愿意在别人的墓穴上动土,不过我可以把你介绍给其他的公司,剩下的只能靠你们继续商谈。”

        老先生把脸别了过去,盯着后院的土地发呆,仿佛没有听见我的话似的。我也没有打扰,反而观察起周围来。这里的土地和谭觉美院落内的土相似,说不上适合在下面挖墓,真要做起来难度不是很大。更何况这里已经有一片古墓,就算上面已经很久没有管过这个地方,如果要动的话,说不定压力还是会有的。怎么算都是我吃亏,我决定如果老人还不改变想法,这单生意我只能放弃。

        就在我准备说出最后的话时,老人忽然蹲了下去,我以为他身体不舒服,刚要搀扶就被他挡住了。他道:“我没事。这样吧,你先回去。我还要再考虑一下。”

        我建议他:“您一定要坚持这个地方吗?我记得你们还有一个老煤机厂,如果把墓建在那里呢?”

        他摇了摇头:“不,无论会不会和你做生意,我以后都会把原因告诉你的。你先回去吧,实在抱歉了。”

        见他下了逐客令,我只好无奈地离开。说不定这里还有其他隐情,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继续劝他也没有作用,不如等他自己想通了再来找我。

        回到店铺没多久,警方就打来电话,告诉我他们联系到包老师的家人了,而且包老师现在就和朋友在自己的家中,没有任何危险,让我不用担心。我追问她的朋友是谁,对方只说了一个名字:万宇。

        挂断电话,我暗自摇了摇头。既然警察都不再插手这件事,那我也放弃吧。说不定真的是我想多了,毕竟包老师没有和我说过任何算是证据的话,唯一让我在意的是她在电话里向我求救,这也是让我揪心的一件事,如果我真的见死不救的话,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说不定包老师真的会有意外?

        我没有隐瞒包老师在电话里向我求救的事,既然警方知道这件事,又没有采取什么行动,怎么会轮到我这个普通的市民去见义勇为呢?

        再次收到老人传达的消息是在一周以后,就在我以为他已经放弃这单生意,决定不在新煤机工厂下建墓时,他突然出现在店铺,直接找我签订正式的合同。我有些吃惊,为了顺利和他协商,我让杜小生安排他休息一下,直到他冷静下来,我才开口问他:“您想通了?”

        “想通了。”老人回答。“我现在有三个方案,你可以随便挑选一种,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我想说些什么,他却不给我机会,继续道:“这三种方案肯定不是同一个价格,我当然知道,你就告诉我总共需要多少钱,到时候我再付给你。很简单,第一个就是,你按照我的条件,把原来的古墓挖空,然后再给我建造一个墓室。你再给原来的墓主人在这附近建造一个小一点墓室,当然,这份钱由我来出。”

        “这个方案可以否决了。”我笑道。既然他说要提出三个方案,就肯定做好了第一个被拒绝的准备,我现在再说些什么只不过是给自己找麻烦。果然,老人点了点头,迫不及待地说出了第二个方案:“第二,你在原来的古墓下面再给我挖出一个洞,什么建筑理论我不懂,你只要保证我们的墓室不会有质量危机,哪怕是在上下左右哪个方位都可以。”

        “那第三呢?”我问。他的第二个办法实在是有些危险,毕竟这里的土层已经有了松动,如果再坚持建造一个墓室的话,很可能会发生第二次塌陷,就算里面没有住活人,我想老人和老太太也不希望自己的墓室变成一片废墟吧。

        老人道:“这一点是我让步更多了些。不过,为了老太太的心愿,我也就认了。第三,把我们和黄骑虎葬在一起,但是我们有个条件,必须借用黄骑虎的主墓室,至于黄骑虎以后住在哪里,你们做这个的应该有办法。”

        我立即摇头否决:“这不可能。”没想到他的三个方案都不正常,确实,要同时满足所有人的需求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既然这样,那就只有第一个方案可选了。要在原有的古墓里再建造墓室,难度算不上大,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看来我还是要带专业人士先去勘探现场才行。这样想着,我就提了出来,老人当即点头,看样子他是对这件事有些心急,提出立刻就要行动。我倒是没有问题,负责这个工作的小团队也刚放年假回来,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在前往新煤机工厂的路上,我向老人打探了一下古墓的情况,之前他说那是一个清朝小文官的墓,我却一直不知道墓主人的身份。

  http://www.7722.org/html/64011/221529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