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错炼诸天 > 诸天~都市 00073 潜伏的暗线

诸天~都市 00073 潜伏的暗线

  见几人已放弃,烈非错心知这等事也瞒不住病者自身,便坦然言道:“前辈,实不相瞒,前辈自身的功力在您体内不受控制、盘横已久,不但其本源属性已异变,对您肉身的筋脉腐蚀也太过严重。晚辈非是无能将异变的真气击溃,但是前辈您自身是决计受不住同时散出的威力。是以如今要救前辈唯有一法,那便是。。。”

  说道这,烈非错缓缓注视在场的众人,将各自的表现收入眼底,一字一字的道出。

  “置!之!死!地!而!后!生!”

  ……

  黄昏将尽,夜幕低垂。梦缘寿居兰月阁中,三位“脱俗不凡”“风雅清姿”的出尘之人仍在体会着人生的

  快意,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毫不保留的不停地向空气中的渺小存在展现。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嗬!”

  笑,不停的笑,无止尽的笑!然后,一刻间。。。二刻间。。。三刻间,终于,华丽的青年男子认识到了对方的白痴程度,心知自己如不打破僵局,那就真是没完没了了,无奈振作身姿,缓缓开口了。

  “白老,不是小弟我不帮忙啊!实在是令公子这次差的太多了,您也知道上边对这方面管的是越来越严了,光去年负责这一课的就撤撤换换了好几拨了,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呢!真的不好办呐!”

  再次倒了倒自己的难处,男子端起华菱木几上镶金嵌玉的琉璃杯轻轻地茗了一口。

  顶级普洱!果然好茶,不过想到那位身着曝露高开叉旗袍的服务小姐笑咪咪的送上的价目表,回忆那上面这一款后面的数字。

  哇!拆骨剁肉不滴血!果然好狠啊!

  不过还好,这血和肉都是他人的,抛开这些,这茶还是十分的清香润肺地!哈哈哈!好茶!真是好茶!

  “刘老弟!你拿这一套来敷衍我白获,真当老哥我没在江湖上滚过呢?”听了男子的话,老头明显有点不乐意了,“砰”的一声,一拍桌子两瞪眼,哎呦!还真有几分江湖大佬的气势!

  “告诉你,我儿子白迟那可打小就是天才,琴棋书画那是样样精通,哪年不是全年级第一啊?初中那会儿学校可是好说歹说要送去交流!不是我那婆娘舍不得,那他现在可是正宗的海龟了!哪还轮得到你这使力啊!刘老弟,痛快点,该花的该用的,老子也不是没走过那道!你给个准数吧!”

  要得就是你这句,磨磨蹭蹭半天了,早说不就完了,还江湖滚过呢。现在什么时代了,谁和你说长道短的翻交情啊!真是一家子小白!

  “白老,瞧你这话说的,咋俩什么交情啊?你这也把小弟我看得太轻了,就凭咋俩这过命的交情,谈这些多伤感情啊。好,既然您话都到这份上了,这一趟我是无论如何都要跑的,不过您也知道,这关上人多口杂,小弟我那是要豁命周旋了,至于这事成不成,那可就不是我能把握的了。”

  “唉!兄弟,有你这句我就放心了,有你出马那还有什么可愁的,咋俩青山绿水常相伴,以后互相照应的时候多着呢!来来来,喝茶!喝茶!”

  滚粗,死要钱,一有钱就什么都好说了。

  要不是这小子实在是太黑心了,老子也不至于和他在这耗这么久。没办法,谁让小王八蛋不争气呢,作老子的,兔崽子的前程问题那是从这小子一下崽就压在他身上了,唉!为人父还真是不容易啊!

  借着这和乐气氛,两人你一嘴我一言终于敲定了这次黑暗内幕交易的具体事项,而边上作为这次的主要关键人物,白家少爷:白迟。继续他温文儒雅的傻笑。

  “呵呵!呵。。。呵!呵呵!”

  七月的南都已是十分的炎热,白日里火辣辣的日头晒得水泥马路蹦出了一道道弯曲的细纹裂痕,折磨了人们一天,到了晚上好不容易看着它心不甘情不愿的落下,没高兴多久,白天累积在地面下的热量又好似外资企业上班似的这么准时,不让你多开心哪怕那么一会儿,以最高质量重现炎炎夏日的经典象征性气温,帮助人们继续体验四季的不同风味。

  不过老话说得好,心静自然凉。可见这心情对人的生理感官来说是非常的重要,所以即便是走在这像烤炉一般的市中心步行街上,感受着地下传来的阵阵灼烈炎风,刘宗杨还是十分愉快的漫步欣赏四周人来人往的风景。

  刚刚砍的大金猪老白,是他数年前经由别人认识的暴发户,下海经商运气不错,走私造假、逃税漏税十多年来真正是捞了不少,进几年来他和几名差不多的老客户已经成了他的最主要经济来源。

  要说坐在他这个位置,机会实在是太多了,不过做生不如做熟,终究是老客户可靠些。思绪飞腾,游荡的脚步是越来越慢,在上衣口袋掏出了一支华民点上,深深地抽了一口,要是日子一直都是这么下去,那有多好啊!

  看着伴着霓虹彩绿穿着清凉曝露的妙龄少女,每一个都是那么魅力四射、春媚俏眸,以他现今在华夏的地位成就,只要稍费点功夫,她们中的大多数都会很乐意与自己来一段非真非假的时尚之恋,将这些青春妩媚的肉体弄上床去抚弄爱怜,逐一品尝并非什么难事。但是这潇洒惬意的生活可能就快结束了,头一次他打从心里有些痛恨那个身份。

  不过他知道,这些只能放在内心深处小小的抱怨一下,真的背叛组织所受到的惩戒,那可是能让任何一名勇士都会后悔生于世间残酷啊!

  算了,不该想这么多。看看时间不早了,他非常文明的掐灭了烟头丢进了几步外的垃圾桶,快步到了步行街外的停车场,启动了自己视之为第二生命的保时捷,扬长而去。随即银灰色的身影孤独的消失在五光十色的中心大道尽头,显得有些萧索。

  ……

  置之死地而后生。

  伴随着这句话,师兄弟几人心中不由一沉,死中求生、破而后立,这历来就是华夏医道上的极端手段、逆命奇招,非是最后难关医者决计不会向患者提出这一策。这时,不只兄弟几人,就连躺在床上的横山老祖也是心中明白,自己这些时日的感觉没错:这付残躯已经时日无多了。

  房中一片静寂,良久老祖率先开口:”少侠,请实言相告,对医治老朽这幅残躯究竟有几成的把握?”

  “说实话,依前辈现今的身体状况,普通的针法药道、推功过血已是丝毫不起作用,要治愈此症,唯有从根本入手。”

  “也便是说:老朽这一身逆流的真气。”听得烈非错说道此处,老祖心中豁然明朗。

  【果然是绝顶高手,深明医武两道根本,老朽苦思数载方能确定之方,此子不过数个时辰便已解惑,如此天资,当世少有。且听他有何妙法。】

  见得老祖已肯定自己推论,烈非错接着言道:“既然已肯定根本问题是真气,那当这逆反的真气消失,前辈的生机便可显现。”

  屋中都是修为不凡之辈,听他话中的意思那是要。。。

  “少侠,如此一来,师傅不是等同废功了吗?这。。。。。。”

  “三哥,不可冲动,师尊自有考量。”几人中元千僧虽然修炼佛门功法,但是性格冲动、脾气暴躁,素来就极易坏事,老四官余个性沉稳内敛,怕他得罪救命恩人,是以出言阻止。

  虽被人顶撞,但烈非错也不以为意,接着道:“元老所说,对,也不对。”

  几人为他所救,坚持不肯以前辈自居,要与其兄弟相称,而烈非错以为这实在不妥,最后折中几人称烈非错少侠,而他便以元老、残老等相称。

  “废功是一定得,不过还得加上暂时二字。其实方法说来也不难,在下先以寒冰真气封住老祖奇经八脉乃至整个肉身,而老祖同时以龟息大法将自己化为假死之态,随后再由在下以内关腾挪之术将老祖的真力由自身抽出。”

  说道这,烈非错看了看师兄弟几人,慢慢说道:“这接下来便是关键,老祖一身修为当世少有,如此消散实在可惜,在下可以借阴阳逆转之能将老祖自身的真气绞碎,去其自身属性,还原最根本的原始状态,因其真气量实在庞大,非是一人能够传承,便只能由各位分别承载部分真元,属性已空,要练化并不困难,待得老祖他日身体康复,再以同法将真元送回。这样,老祖虽一时功力尽失,但只要每日稍加运功疏通筋脉,使其不至于闭塞,来日恢复功力,又有何难。”

  【妙法!真是妙法!短短数个时辰便能想出如此奇径,实在是绝顶聪颖,再加上那内关腾挪之术、逆转阴阳之功,皆是失传许久的秘术绝学,不管这一身修为如何而来,一个双十之龄的少年竟有如此能为,实乃我道门之福、神州之幸啊!未来这中原是他的天下了!】

  而另外几人早已被烈非错所说之法震慑住了,说什么说来也简单,如此天马行空、羚羊挂角般的疗伤手段,实不是四人所能品评的,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讶异了好一会,残宵身为师兄,首先回过神来,想起一事问道:“少侠,你方才所说之法可有什么风险?”

  这一问几人才想起烈非错所讲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其中若是无什么凶险之处,烈非错也不会多做此言了。

  “残老说的不错,此法确实可行,但唯一的难关便是这假死之法了。需知老祖多年来深受走火入魔之苦,本体十分地虚弱,未必能够承受寒气封体、龟息入定所带来的极端变化,如行功行园满之后老祖不能凭自身意志醒来的话,那这‘假’可就要成‘真’了。”

  说到这,四人同时沉默了,师尊的性命实在是不应冒险,但如不这样做师尊也不知能再撑多久。两难之选,无法抉择,苦恼啊!

  就在这时,忽然横山老祖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尔等几个,有何为难,老夫纵横一生、快意恩仇、由兴而来、率性而归、平生虽无一男半女,但瘫痪在床十年,也有四名忠心耿耿的徒儿当老朽亲父般地悉心照料,虽无血脉传承,却胜过他人骨肉天生,如今又喜见我道门再添英才,人生如此,夫复何求。烈非错少侠,你不必顾忌,尽管放手施为,如老天开眼,赐岳刚再立世间,那他日斩妖除魔必不少老夫一份,如岳刚真正大限已到,终我一生,无怨无悔!!!”

  是啊,人生一世,求得不就是这无怨无悔吗?见得老者如此豁达,几人心中的阴郁也一扫而空,如此,那便尽人事、听天命吧!

  “既然如此,那容晚辈稍作准备,就为前辈施法。”

  “少侠,除此老朽还有一事欲问?”

  “噢,前辈但说无妨。”烈非错心知老祖现在真正关心何事,不过,这几人都是忠孝之辈,龙脉之事究竟应不应该让他门陷得太深,还需斟酌,不过他们握有一方关键之物,这来龙去脉是一定要告知地。

  “那便是今日所来之人,少侠特来援手,想必对其来历已有几分掌握。”

  “不错,不过此事说来话长了,追根究底,要从一千年前说起了。。。”

  ……

  泰山山脚,一户十分平常的农家,应是夫妻两位主人连同其孩子已经被打昏捆绑在一处,二人的主人房现在让给了两名形貌特异的外族男子。

  其中一人正坐在房中正中心位的枯黄椅子上不停的颤抖,豆大的汗珠由痉挛的面部一个劲的往下淌,身体的幅度过大带着老旧的山木椅不时地发出嘎吱嘎吱地响声。

  http://www.7722.org/html/64059/4326078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