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酒香 > 第98章 寻医

第98章 寻医

        秋老三性子软,真的软到了极点,嘴巴张了又张,再看看自家亲娘那神情,愣是没放出一个屁来。

        “人要接走,可以,只是家里别的东西你休想带走半点。”周菊的声音突然从屋里窜了出来。

        “谁稀罕你的东西。”果果应得快,脆生生答应。

        “对,不稀罕你的东西。”苗苗双手叉腰,扬起头,一双亮晶晶的眸瞪向掀开门帘,从厢房走出来的周菊。

        “哎哟,几个小孩子,不要这么说,你们呀,也别误会三婶,也不是我不近人情,你老祖奶奶年纪大了,着实该在家享享清福了。”

        “可是你们强行要接走,你们几个孩子想尽孝,我们也不能全拦着不成,只是如今我们分了家,你老祖奶奶是跟着我们的,你们现在接走便接走了,等后面日子难过的时候,难道我们还能眼睁睁看着?”

        “若现在把你老祖奶奶那一份子东西都带走了,等你们败光了,我们也想不出法子啊,更何况你老祖奶奶年纪也大了,说不准哪天若是去了,还不得我们来张罗着她的后事。”

        “呵……”秋麦扯了扯嘴角,漂亮话谁不会说,表面功夫谁不会做。

        “放心,老祖奶奶我们接走,我们不会要你们一根板凳,一床被褥……”懒得跟这一家子人鬼扯,得到了回应,兄妹几个便转身进屋去。

        陈慧芳还没有从愣神中缓过来,闹腾了半天,怎么就这样了,麻烦没了,家当一分没少,那她这撒泼耍浑闹了半天,到底是为了啥?

        难道还为了孝顺的好名声?

        她自认自己是担不起这二字的。

        ……

        “周郎中,我们想把祖奶奶接到后院去,可以吗?”

        当着秋楚氏的面,秋麦也不好问病情,便直接开口问是否方便接了她去后院。

        “老人年纪大了,这么久的病痛折磨,怕也是下不了地的,要接过去也可以,只是还得想个办法把她安稳的接过去。”

        听到周郎中说可以,秋盛自告奋勇的站出来,“我回去拿东西。”

        想到终于可以把老祖奶奶接到后院去,秋盛有点儿小激动,他拉了凌决一把,两人咚咚咚跑回去,没一会儿,竟然抬着家里的门板子过来了。

        当然,门板子上是铺了一床厚棉被的。

        “劳烦周郎中移步,去我们那边再给祖奶奶开药方。”凌决和秋盛抬了门板出门,苗苗和果果跟在秋楚氏身边也出去了,秋麦开口邀请了周郎中。

        周郎中点头,没多说什么,背上自己的药箱,便随着秋麦兄妹几个往外走。

        看热闹的人群也都随着秋麦兄妹往外走,陈慧芳一瞧着院子里的人都走到门口了,抬手就朝着周菊身上招呼过去。

        “你这死婆娘,你这以后让我走出去,别人要怎么说我,这是要被戳脊梁骨的事儿啊。”

        周菊一心惦记着之前秋乔跟她说过的话,被陈慧芳突然来的一下打蒙了,随手还了一巴掌,稳稳的拍在了陈慧芳的脸上。

        “翻天了……你这死婆娘……你敢打我……”陈慧芳杀猪一般的嚎叫,扑上去对准周菊的头发就是一通猛扯。

        秋乔瘪嘴,这老太婆,刚刚明明一脸高兴,这会儿又来折腾她娘,不过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她只是想找到她要的。

        刚刚秋麦他们走的时候,她在门口看的清楚,他们连一件衣服都没有带走,那些东西,只怕还在屋子里哪儿藏着。

        无视了打起来的周菊和陈慧芳,秋乔钻进了秋楚氏的屋子。

        …………

        将老祖奶奶安置在床榻上,又替她擦洗了一番,苗苗和果果陪在病床边上,秋麦则端了盆出来。

        “周郎中,祖奶奶她?”

        “唉,这……”

        周郎中抹了药酒,在给凌决推拿,他腿脚本来就没好利索,跟着秋麦他们到前院去一番折腾,腿上伤处有些红肿。

        他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

        “你可不能摇头啊,该用什么药,您放心用,我定然不会少了你半分药钱。”

        看到他这般,秋麦慌了。

        “你这丫头,这么说便是见外了。”周郎中语调重了一分,略带斥责,随后无奈的说道:“老夫也无能为力了啊!”

        “油尽灯枯、行将就木,年纪大了,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你们也别太忧伤,让她好生走完这最后的日子吧。”

        叮叮咚……

        周郎中话音才落,站在门口的秋盛手中捧着的茶碗掉落在地,他满脸傻愣的盯着周郎中,嘴角露出一丝勉强的笑意,追问道:“周郎中,你在跟我们说笑对不对,祖奶奶她没事儿的,对不对?”

        “盛小子啊……老夫我哪是跟你开玩笑,你们祖奶奶这一病这么久,胡乱吃了些没用的药,身子早就虚的不行了。”

        “怎么会这样?”秋盛还有些呆呆的不敢相信,他眼神迷惘,嘴里不停的嘀咕着。

        “还有法子,肯定还有法子……”秋麦心里同样难过,她不相信,也不甘心,她有可以产生改善人体质灵水的灵珠,她来自医学发达的另一个世界,她总觉得祖奶奶的生命不会就此终结。

        凌决看着兄妹俩这模样,劝道:“你们也别慌,总会有办法的,周郎中若是没办法,我们可以请李郎中,张郎中,村子里的郎中看不好,我们可以去镇子里请,镇子里的郎中看不好,我们可以去县城里请,可以去省城里请,甚至可以去京城里请……”

        周郎中也没有因为凌决的话生了恼怒之意,只轻叹了一声。

        “唉……也不是老夫自吹,老夫的医术也绝对比不得县城里那些个大夫差,可这凡事也没有绝对,其实要说一丝希望,我这儿还真有那么一线希望。也罢,就冲着你家的美酒,我也替你们跑了这趟。”

        听得这话,秋麦和秋盛,甚至凌决的眸子里都是一亮,他们齐齐看向周郎中。

        “我有个师兄,医术那是绝对精湛,年轻时便有妙手回春的美名,若是换个时间,只怕想请他,也没机会,也恰巧,听闻他数月前已经回乡养老来了,老夫便替你们走上一遭。”

        “只是我那个师兄着实是个怪脾气,就怕他不愿意来。不不……也不用担心,你们家里绝对有能够吸引他上门的东西。”

  http://www.7722.org/html/65507/229474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