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末求生记 > 第三十三章 刘氏跌倒,张轩吃饱

第三十三章 刘氏跌倒,张轩吃饱

                                  第三十三章      刘氏跌倒,张轩吃饱
          “够,怎会不够啊?”张质说道:“有这些粮食,足以让全城百姓都支撑过这个青黄不接的人时节。而刘氏囤积的铁料也不少,我已经调拨到匠作营了。先支撑匠作营一段时间,等棠谿的铁料到了,绝对足以支撑四个营,还有数千屯兵的武器。”
          “好。”张轩松一口气。
          他爬冰卧雪,咬着牙在大冬天打这一仗,不就是为了这个东西。
          虽然之前张轩在遂平的时候,就知道刘氏的家底不薄。但是有多少,张轩一时间却弄不清楚。现在心里悬着的石头,却是落了地。
          “既然如此。”张轩说道:“赈济开始了吗?”
            “早已开始了。在将军在沙河大胜的时候,我就开始赈济了,今天冬天除却一些上了年纪的人,身体熬不过去了之外,就没有冻饿而死的。”说道这里,张质起身重重的向张轩行了一礼,说道:“这就是将军的德音。”
          张轩连忙扶起张质说道:“何必如此,这事情还是你做的。”
          “没有将军的支持,质又怎么能做下这样的事情。汝宁城中所有百姓,都感激将军大恩。而今汝宁民心已经可以一用了。”张质说道。
          中国老百姓,是最狡猾,最淳朴的。
          说狡猾,是他们为了生存,有自己的小聪明,常常鼠目寸光,做出那些事情,让人气不打一出来,而且不自知。不见到实惠,是决计不会轻易相信人的。
          说淳朴,却是只要让他们相信你是对他们好的,恨不得将整个心窝都讨给你。
          不说别的,即便是现在,汝宁民间还有人念太祖皇帝的好,就可见一斑。张轩放赈之举,却是得了不少民心。
          “我情愿永远不用这个。”张轩说道。
          张轩又问了一些汝宁府的民情,张质一一回答之后,张轩就放张质走了,将王进才请过来。
          “见过将军。”王进才一进来,就带着几乎谄媚的笑容,说道。
          “最近训练如何?”张轩问道。
          “可堪一战。”王进才说道。
          张轩看着王进才,目光炯炯没有一丝犹疑之处,王进才这才有几分讪讪说道:“寻常战事,的确可堪一战。”
          张轩对自己麾下这几个大将的性情,也有几分了解了,如果是曹宗瑜说可堪一战,那的确是可堪一战,但是如果是王进才说的,却要挤挤水分了。张轩带着几分训斥之意,说道:“有
  什么事情说实话便是了,无须隐瞒,一两月之间,将这些降兵整合的可以上战场,已经是不错了,其他的我也不多要求,只是万万不可胡乱说话,否则我真将你派上紧要处,你给我败了,不仅仅你自己恐怕活不了,还要坏我大事,此事决不可再,知道吗?”
          “属下知道。”王进才一副凛然听命状。
          张轩也懒得说他了,对一个老兵油子,张轩也很伤脑筋,不要以为刚刚那一番话说到他的心里去了,恐怕未必。
          “我出征这一段时间,附近有什么动静吗?”张轩问道。
          “有一支官军在信阳一带活动,不过没有北上的意思。附近的寨子也都老老实实的。没有什么异动。”王进才说道。
          “那军中士气如何?”张轩问道。
          “军中士气很高,大家伙都等着分田的,下面的人都托我来问将军,我们什么时候分田?”王进才眼睛直直的,几乎要将整个眼睛珠子给瞪出来了。
          不仅仅是王进才部下盼着这个,连王进才自己也盼着这个。
          那个千亩良田啊。
          王进才在保定的家中,也算是有一点点积蓄,但也没有多少,都是他多年当兵收刮下来的银子,都送给家中置地了,却不想鞑子南下,他家中人丁一空,什么都没有了。
          王进才没有了往上爬的心劲,变得浑浑噩噩起来,只是落了一个好人缘。他这个营官有千亩良田,让他每天晚上都睡不着,不为什么,担心张轩一下子反悔怎么办?担心官军打过来怎么办?
          反复思量的就是一个“田”字,训练也用心起来。
          全军上下都有盼头,这保定营才会迅速的安定下来。
          对这些张轩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王进才虽然是保定营的营官,但是保定营之中,岂能没有张轩的耳目吗?王进才知道都知道是不可能没有。
          张轩想道:“赏田果然是激励士气的不二法门。”不过,张轩也知道他现在这一套制度,还很简陋,需要细细完善,不过却不是在汝宁了。
          “放心,我张轩在军中说过的话,从来没有不算数的。”张轩说道:“分田一事,势在必行。你也看到了张知府这一段事情在忙的是什么,不就是这一件事情吗?不过,分田之事,也会有先后顺序的。”
          王进才顿时感到不妙,小心问道:“我保定营在第几。”
          “第四。”张轩说道:“第一是临颍营,临颍营在沙河之南,立下大功,岂能不赏,而后是马队。再然后是南阳营,再然后就是保定营了。
  ”
          “不服,将军我不服。”王进才大声说道:“临颍营与马队有战功,他们排在前面也就算了,我保定营认了,但南阳营凭什么排在我们前面?”
          “沙河一战,南阳营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张轩淡淡的说道。
            “他南阳营打了什么仗,就排到我们前面,这不成的。”王进才说道。“末将请战,将军你说打谁,就打谁。总之不能让南阳营排在我们前面。”
          “好。”张轩微微一笑,他心中暗暗高兴,果然让这个得过且过,一般情况之下,绝对不喜欢主动上战场的王进才,就说出请战之辞,可见土地对军中士气激励之大。
          “元宵节这几日。”张轩说道:“我会在汝宁休息数日,在过了元宵节之后,我会南下一趟。到时候有用你的时候,可不要掉了链子。”
          “是。”王进才不知道什么叫做掉链子,但是天下之间方言土语太多了,他也不完全明白也是正常的,联系上下文。也了解张轩所说的是什么意思。“请将军放心,我保定营定然横扫东南。”
          果然说起大话来,王进才绝对不输于任何人。
          张轩微微一笑,让王进才回去了。他看见小丫早已在外面等的跺脚了。
          正准备离开,忽然一件事情涌入心头。他立即将张元海过来,说道:“将周辅臣过来了。”
          “是。”张元海立即答应下来。
          不过片刻周辅臣过来了,见了张轩立即行礼。
          张轩一挥手让他坐下,说道:“从今后,守备兵改为屯兵,由各县县令直接负责。你就不用再管汝宁的守备兵了。”
          周辅臣的脸色顿时僵直了,带着哭腔说道:“是。”
          一时间周辅臣不知道做错了什么,让平白无故免职。
          不过周辅臣还真不是平白无故的免职。
          张轩将守备兵改为屯兵之后,在心中也将守备兵的战力下调了一个等级。
          他不准备让专门的武将负责,毕竟他麾下能用的将领,也就大猫小猫三两只,分派到各县之中,根本不够用。既然如此周辅臣也不用在守备兵之中厮混了。
          看了周辅臣的样子,张轩有一丝哑然失笑的感觉,这周辅臣看上去不错,但本质上还是一个孩子啊。
          张轩也不逗他了说道:“我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办。”
          周辅臣一听这话,顿时明白,他并不是被罢职了,而是被升官了,顿时大喜说道:“请将军吩咐,到底是什么事情?”

  http://www.7722.org/html/65710/697021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