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开神途 > 第一章 离别

第一章 离别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虽然,细雨让还不太暖的初春更添几分冷意,可也抵挡不住人们对春的接近。

        街上行人络绎不绝,有撑伞快行的人,也有裸露雨中惬意享受的人。他们或笑或闹或追,对打湿他们衣服的春雨毫不介意,给予它们最大的善意。

        今天是黑山镇的大集,细雨也无法阻挡往日的热闹。

        醉仙楼,一俊俏少年对紧随其后的微胖中年人,拱手道别,“掌柜的留步,不用送在下了。”

        中年人轻皱眉头,“你真的不在考虑考虑?我们一向合的来,还以为会一直合作下去,怎么说不做就不做了?”

        少年对中年人的一再挽留也很无奈,“掌柜的,我过几天要出趟远门。”

        中年人语气有点急:“那你回来也可以继续合作啊!”

        少年转头看向远方,空洞的眼神里满是迷茫,语声几近呢喃,“我也不知此行是否会有结果,更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

        少顷,少年突然回转身对着中年人深鞠一躬,“掌柜的,我此去不知何时是归期,还望照看家人一二。”

        少年知道中年人并非简单人物,若是普通人,绝非不惧地头蛇,还把酒楼开得有声有色。某天,他甚至看见黑山城城主跟他平辈相交。

        中年人无力地挥挥手,“放心吧,我会的。”

        少年明白,自己身上没有值得对方惦记的,他一旦许诺,还是对自己这种小人物,就必定会做到,自己也是运气好,不知道哪里入了对方的眼。

        在得到中年人的承诺后,转身离去,一丝寂寥如影随形。

        中年人摇头叹息:“唉,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知道在想什么,出去也好,出去看看,就什么都明白了。”

        少年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看见人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感觉自己格格不入,对自己心中日益加剧的念头感到恐惧。

        他不是没有想过放弃,甚至催眠自己,试图让自己忘记,可是,越是想要忘记,越是记忆犹新。

        或许破釜沉舟放纵一次,自己才会死心,只是不知自己踏出的这一步,是走进光明还是踏进深渊。

        人对未知都存有畏惧,少年也不例外,即使满是对未来美好的憧憬,也无法掩饰内心深处翻涌的惧意。

        少年无意听见前方两人的谈话,慢慢对两人的谈话感兴趣。

        “听说飘香茶居新来了个游方和尚,说书新颖奇特,天马行空。”

        “是呀,是呀,我也听说了,镇上的说书人翻来覆去就那几个故事,早就听腻了。”

        “我还听说,他是酒肉和尚,游方化缘得到的钱财全填了肚子。”

        “这有什么呀,别人问他为什么不怕佛祖怪罪,他说佛祖很忙,没空搭理他。更甚的是,他说人生苦短,行乐要及时。”

        “哈哈,这和尚有点意思,我们还是快走吧,否则茶坊就没位子了。”

        “对对对,快点!”

        少年仿佛丢了魂似的站在那里,此刻若是有人靠近少年,就会发现他嘴里念念有词,分明就是刚才那两人的谈话内容: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声音渐大,目子越亮,不似刚才的彷徨,少年迈着坚定的步伐,向着飘香茶居大步走去。

        飘香茶居门口,进进出出的人不少,几乎每个人都满脸笑容。他们手握雨伞,聊得尽兴,完全忽略了尚有寒意的细雨。

        少年甫一踏进门槛,眼尖的小二就已来到面前,俯身作揖,高声道:“阳少爷来了,还是老样子?”

        少年轻嗯一声,算是作答,丢给他一两银子,“下去准备,不用跟过来了。”话落脚步不停的向里走去。

        “唉,还是喝冷掉的茶,不苦吗?”

        新来的小二没见过少年,将心里的疑惑道出:“这是哪位爷?”

        小二斜睨他一眼,新来的小二很会做人,私下没少孝敬自己,就有心指点他,“爷?他叫向阳,不是什么爷,就一乡下泥腿子,但是为人直爽,出手大方,只要来就没亏待过我们。只是奇怪的是,他明明有钱也不点好茶,宁愿打赏给我们,这也是我们称他爷的原因。”

        小二看新人听得认真,忍不住多提点一句,“关键是,他跟醉仙楼的掌柜来往密切。”

        新人吃惊的样子成功取悦了他,难得大方一次,“不该问得不要多舌,好生伺候着,剩下的归你了。”

        新来的小二接过他丢来的银子,满口应道:“瞧好吧,一定把财神爷伺候好了。”

        少年也就是向阳,信步来到二楼,习惯性的抬脚向靠窗的位置走去,却发现自己常坐的位置已有人。

        向阳只是略做停顿,继续走到窗边,在空位置落座,紧挨一光头中年人。

        若是没有猜错,此人便是街头巷尾议论的游方和尚。

        对于向阳的到来,光头和尚未做出任何反应,继续和周围的人插科打诨。

        “和尚,再吹一段,让我们长长见识啊!哈哈。”茶居其他人也随之哈哈大笑,显然,在向阳来之前,游方和尚已经说了一段,遂引起大家的议论。

        “吹?你们有本事吹一段我听听。和尚我不说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游方和尚瞪着眼睛反驳道。

        小二并未让向阳久等,茶和点心上桌后,向阳边品茶边听他们笑闹。

        “不是吹是什么?你说你见过仙人,还见过那种仙丹,是不是真的啊?”

        没想到会听到自己最在意的事情,向阳不禁收起自己的悠闲之态,放下茶蛊,认真听他们的交谈。

        “不是仙人,是修道之人;更不是什么仙丹,是能提高修为的灵丹妙药。”说这句话时,还转头瞥了向阳一眼,向阳低着头并未看见。

        “能在天上飞的不是仙人是什么?还有那种断臂重生的,不是仙丹是什么?你们见过胳膊断了还可以重新长出来的吗?”

        “没有。”茶居里的人皆对此话题感兴趣,平时也笑闹惯了,又碰见新的谈资,难免有点兴奋过头。

        “既然你们不信,还听什么听,去去去,都散了,和尚我不说了,该干嘛干嘛去,别来烦我了。”

        众人笑闹着相继散去。

        向阳端起茶盅继续品茶,和尚盯着向阳,向阳有所察觉,却并未开口,两个人似是在较劲,看谁先沉不住气。

        “嘿,臭脾气。”和尚背靠向椅背,手在自己的光头上摸了一把。

        “丫头,一切妄念皆是梦幻泡影,何必为这假象断送自己的人生呢?断妄念,迎新生,才是你应该做得,而不是为了假象舍弃所有,甚至是生命。”

        “断妄念,说得轻巧,怎么断?执念早已融入血液,渗进骨髓,我自己都不明白,呵。”向阳大口灌下杯中茶,冷却的茶水,苦涩的味道蔓延至全身,她却已习惯了此味道,眉头不皱一下。

        “不理会便是,越念越深,无念无妄,顺其自然,终究会有忘记的那天……”和尚一时词穷,因其一辈子礼佛,也不知如何断妄念,自己又何尝不是受妄念所累,嘴角无谓的笑容也染上了涩意。

        “不理会,谈何容易。”向阳端起茶壶,为自己再续一杯,仰头喝掉,嘴里的苦涩冲淡了心里的烦扰。

        “不容易也要努力做到,否则你若踏出这一步,迎接你的便是地狱。”和尚语气有点急切,不复刚才的无谓。

        “若我非做不可呢?”向阳握紧茶盅,手指因用力过大而有些发白,目不转睛的看着和尚。

        “你是不会成功的,你若执意如此,也不会达成心中所愿,最终也只是道消身亡。”和尚有气无力地说完。

        他知道自己说再多也无用,向阳已铁了心。何况,她也不是听劝的人,否则执念不会如此之深。

        “和尚都能喝酒吃肉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向阳起身向着和尚一拱手,转身离去,听见身后传来的轻叹声,加快脚步,其实,一开始她便知,她没有别的选择。

        向阳走后,只留和尚在那大口吃肉,“果然是君看重的人,就是倔,不过这性子我喜欢,以后有的忙咯。”

        谢家村,因是雨天,路上也只有零星几人。

        村口,向阳疾步向家中走去。

        她不想再等下去了,只是她不知如何向家人说明原因,即便说出口,也不知家人是否会理解,更没有自信能让他们同意自己的离开,或许他们会以为自己疯了。

        几步就来到家门口,她却没有推门进去的勇气,呆呆地站在原地,陷入沉思中。

        即便她已下过无数次决心,也无法掩盖内心的迷茫。她毕竟只有十三岁,虽早已肩负养家重担多年,可是十三岁就是十三岁,心智再成熟也受阅历限制。

        何况,她熟悉的地方是谢家村和黑山镇,如今要离开黑山镇,去未知的地方,这对从未踏出黑山镇的向阳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向阳心里清楚,在这大千世界茫茫人海中,想找出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其中的困难显而易见。

        更甚的是,五年过去了,那个人不知是否已有变化,自己的变化这么大,很可能见面不识,向阳摇头苦笑。

        “你站在这里发什么呆呢?怎么不进去?”向阳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

        见是向父,接过向父手里的锄头,打开门,让父亲先行,“不是在这里等您嘛,这就进去。”


  (http://www.7722.org/html/65742/229385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