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开神途 > 第二十六章 沉默的爱

第二十六章 沉默的爱


        黑幕降临,向阳与杨雨坐在燃烧的篝火旁。

        向阳拿出干粮,撕下一块,扔入口中,机械的咀嚼起来,对向阳来说,食物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好,她从不管口味如何。

        看着身旁发呆的杨雨,咀嚼的动作慢了下来,拿起水壶猛灌一口,将口中食物吞下。

        “不要只顾着发呆,吃点东西。”说着,手往腰间一摸,一只眼熟的瓷瓶出现在向阳手中,连同手中的食物口袋一起扔给杨雨。

        杨雨手忙脚乱的将两样东西抱住,看到手里的瓷瓶,疑问的目光投向向阳,眼里分明写着:什么意思?没用?你是傻子吗?

        向阳认识杨雨这么长时间,还是不习惯她这变脸速度,“这是还你的培元丹,之前多谢了。”

        杨雨直接打开来,当他人面拆东西很不礼貌,可是对方是向阳,就无所顾虑,待看清里面数量时,手有一丝停顿,显然有点吃惊。

        向阳未等杨雨开口便继续道:“里面有十颗培元丹,三颗是还你,另外七颗是谢你的。”

        杨雨正要开口,向阳再次打断,“如果你过意不去,就当借你的,日后再还我。”

        下巴微抬,指向旁边的包袱,“何况还有这么多灵物,我借用三株灵物,日后归还,剩下的灵物,我帮你换成培元丹。”

        杨雨语气急促地拒绝道:“我不要了,我的命都是你救的,更何况这些灵物皆是你采挖得来。”

        向阳斜她一眼,漫不经心道:“刚才是谁为了这点灵物,差点把命都搭上了,现在充大胖子。”

        杨雨态度没有之前的强硬,语气低沉道:“那不一样……”

        “你修为未进,我修为有所提高,且比你高。”向阳这句话出口,杨雨郁闷不已,痛快的收起瓷瓶,暗中咬紧的牙关,表示自己的不爽,太打击人了。

        向阳继续食用手里的干粮,杨雨一时气恼,长叹一口气,像是说给向阳听,又像是自言自语,“我是在落基门招收弟子的前一天,才到达武院的。”

        怪不得,不知道向阳是女子。

        “我父母为那一天攒了十年的钱,每日每月每年省吃俭用,只为了一个机会,一个渺茫的或许失望的机会,只为有朝一日成为人上人,呵呵。”

        杨雨双手抱膝,仰望满天繁星,或许是刚经历了大起大落,让她有想倾诉的欲望。

        “父亲说,人往高处走,走的越高越好,那样才会成为人上人,要什么有什么,呵,人上人。”最后三个字莫名带出了一丝苦涩,杨雨脸上的笑容很勉强。

        杨雨低下头,望着眼前的火苗,“可是他们不知道,修炼就像是天上的星星,遥远而寒凉刺骨,我只想要眼前的一簇火苗,只想得一人心,平凡度过一生。”

        向阳觉得喉咙发干,习以为常的食物,在此刻却感觉难以下咽,声音也沙哑干涩,“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按照自己的想法活,你现在出去,已是普通人中的人上人了。”

        “出去?谈何容易,进来容易出去难,你以为后山的白骨是怎么来的?”杨雨神情激动道。

        想到向阳两耳不闻窗外事,埋头苦修的日常,只好解释道:“落基门,进来后,不榨干你最后一点血,是不会放你走的,除非你死。”

        话落,杨雨环抱在膝上的双手,拥得更紧了,即便这样,还是感觉无边的寒意涌进身体里。

        “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向阳手伸向旁边的黄色小花,折下一朵,用两指捻着旋转起来,像黄色的雨伞在指尖舞动。

        “向日?你名字的出处?”杨雨好奇问道。

        “嗯,跟这朵花很相似。”向阳停下指尖的转动,抬手示意。

        “哦,这是蒲公英,在这里很常见,我们老家也有,花谢后,就会长出很多絮状物,像小伞,风来了,就随风飘向远方。”杨雨的声音似乎也随风飘的很远很远。

        “传说蒲公英爱的是风,所以,只要风一召唤,它就会心甘情愿的随风飘走,哪怕离开心爱的大地。可是它无法永远陪着风,一旦风停了,它就会从高空中跌落,也许它很痛,却依然深深的恋着风,那么深,那么深……却从不后悔。”

        杨雨面带微笑,轻轻诉说着美丽的故事。

        “所以,它的花语是孤独的爱,无法停息的爱。”那也是她向往的吧,恣意去爱,去享受生活,而不是一辈子耗在这里,只为了那可笑的人上人。

        “很美。葵花是一种食物,植株很大,花是这个蒲公英花的几十倍大,太阳走到哪里花头就转向哪个方向,因此也叫向日葵,太阳花。”向阳抬头望向星空,似是在寻找什么。

        “它比我幸福,抬头就能看见所爱的人,而我却无从找起,不知他身在何处。”星空没有太阳,只有无尽的黑暗,似乎翻腾着将向阳吞没。

        一夜无话,天亮后,两人就埋头赶路,行至落基门山下时,向阳再次叮嘱杨雨,以后要低调,再低调,最好是让所有人忽略她的存在,然后努力修炼,至少要自保。

        分头,各行其是。

        提前一天回来的向阳还是引起了小小的轰动,之前都是不到最后一日不回来。

        “阳小哥儿,今儿这么早啊,灵物收齐了?”之前揭鬼老三短的修士笑问。

        向阳微笑并未回答,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向阳无法对这些抱有善意的人冷漠以待,不过也只是面部表情比以前柔和,话还是吝于出口。

        鬼老三抬眼看走向自己的向阳,耷拉下眼皮,安慰道:“没找到也没关系,不会要你的培元丹,我自己都找不到,才会过来碰运气,或许谁会有存货。”

        若是接了任务未完成,会交任务报酬三分之一的罚金,这是坊市的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所以之前的那些修士才会阻止向阳接这个任务。

        向阳笑着,将手里的东西扔给鬼老三,来之前已经把零灵物分开装好。毕竟一包袱灵物,在任何时候都是很少见的,向阳怕麻烦,可不想搞特殊。

        向阳可能是真的开心,竟也回了他们的玩笑,“您这是安慰人还是埋汰人呢?太敷衍了吧。”

        鬼老三接过来慢吞吞的打开,嘴里不饶人,“我鬼老三什么时候安慰过人,你就知……足……吧,嘿!真让你小子找到了,行啊,小子!”

        鬼老三收起之前的漫不经心,脸上的笑容是真心的,毕竟自己是真有急用,在这坊市上混了快半年了,本打算若是再找不到,就换地方寻找,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

        其他人听说找到了,纷纷围过来凑热闹,向阳也不着急,在坊市上慢慢转悠,这已成了习惯,即使坊市上的大多数灵物信息已被向阳收集完,她却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等人群散去后,向阳才慢慢踱回归鬼老三面前,鬼老三把事先准备好的报酬递给向阳,“你小子帮了我大忙了,我也帮你一个,从刚才转悠到现在,碰到难事了吧,说来听听?”

        向阳干笑两声,把背后的包袱递给鬼老三,请求道:“前辈能否帮晚辈把这些兑换成培元丹,我根基浅,贸然拿出这么多灵物,怕麻烦找上门来,劳烦前辈了。”

        说着双手抱拳,腰微弯,希望鬼老三可以帮这个忙,她也没人可以拜托了。

        鬼老三接过,一上手就知道是什么了,“你小子好运气啊,放心,小事一桩。”

        向阳看着鬼老三要去兑换培元丹,轻叹一口气,唤住老人,“前辈,炼丹难吗?”

        鬼老三转身,沉脸看着她,向阳一开口,就只好硬着头皮把话说完,“我根基前,天赋低,没有办法,想要修为提升,需要的资源多,只好另辟蹊径,自食其力。”

        鬼老三没有沉默多久,开口道:“坊市中的丹阁有炼丹初级入门书,不过那就是烧钱的玩意儿,你这一包袱白捡了,而且换来的是一本初级入门书,往后投入的会更多,且不一定会有回报。”

        向阳知道,一开始并未有此打算,可是因为杨雨,她想帮她,就要凭借古籍上一个单方。

        若是杨雨能逃离落基门,彻底脱离落基门,向阳能想到的唯有此法。

        鬼老三看着眼前沉默不语的向阳,不符合自己收徒的要求,“算了有因有果,我送你一本炼丹初级入门手册,还有一点炼丹心得,这果算了了。”

        说着转身回摊,拿起两本薄薄的册子递给向阳,就去兑换培元丹了。

        向阳看着手里的旧册子,嘴角泛起丝丝苦笑,向阳知道,鬼老三其实是个炼丹师,虽不知道其炼丹术是什么程度,可以确定的是,鬼老三的炼丹术,比坐镇丹阁的药师要强,因向阳之前去丹阁时,正好看见药师对鬼老三颇为敬重。

        向阳本想鬼老三会教自己,果然是想太多了,嘴角的苦意更浓了,向阳环顾坊市,每人脸上没有多少表情,即使有交流也面无表情,摇头叹道,还是自己太异想天开了,修真无情啊。

        向阳拿着鬼老三给的培元丹,往落基门走去,一路上脑中各种思绪纷飞。

        行至乱葬岗处时,停下脚步,看着眼前的白骨,喃喃道:“修真无情,还会有多少无辜葬身此处?”

        风中,呜咽声传来,似是不甘的哭音,不绝于耳,心静不下来,向阳未回住处,而是来到断崖处。

        此地正是之前向阳追杨雨而来的地方,在那之后,若有烦心事,向阳便会来此地呆上片刻。

        正值秋天,环境越显空旷。没有鸟群的踪影,树上也安静下来,阵阵微风拂过,一片片叶子打着旋,飞舞着飘落下来。

        每当看到美的景色,烦躁便会消失,心情也会变得很美丽,才会觉得生活并没有抛弃自己。

        心静之时,打坐总会事半功倍。体内精气自行运转,淤浊之气随精气排出体内。风拂过草木的清脆之音,穿耳而过,吹乱了发丝,感觉自己与周围融为一体,不分你我。

        路过灵药园时,无意识捡起的半死灵草仍握在手中,随着时间的流逝,灵草竟一点点支棱起来,重燃生机,虽然并未有生长变化,但是明显比之前快死的样子精神多了。

        在不知不觉中,日已偏西。向阳被腹中空响吵醒,才记起今日滴水未进,皆因干粮分了杨雨。

        忙里偷闲,果然闲情逸致只是什么都不缺的人用来无病*的,回到现实中,向阳还得继续为生活奔忙。

        向阳手拂过腹部,准备去找点吃食,填满自己的五脏庙。

        后知后觉的向阳,终于发现了手中的异样,看着已经焕然一新的灵草,有点反应不过来,显然已经忘了,来时无意中捡起的灵草。

        慢慢地,向阳似是记起了,手中的灵草是怎么来的,却因吃惊而一时呆愣住了。

        之前路过灵药园,看见外面的枯烂灵草堆,太像后山的乱葬岗了,莫名觉得有点伤感,就随手捡了一株。

        但是,若是没记错,应该是半死不活的样子,向阳觉得见鬼了,看向四周,企图能发现那株半死不活的灵草,周围却连株灵草的影子都没有。

        至于是人为的,那更不可能,向阳对自己的灵识还是有信心的。

        向阳惊奇的看着手中的灵草,努力回想,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突然向阳惊呼出声,“通灵秘术!”


  (http://www.7722.org/html/65742/229385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