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开神途 > 第五十二章 五行诀

第五十二章 五行诀


        众人休息片刻,便开始探索岛屿。

        不管是动物还是人类,好像都有此习性。仿佛熟悉之后,标识地盘,就会更有安全感。

        “那是什么?”霍剑心指着前方问道。

        天色暗了,  只看见一团东西在那里,具体是什么却看不清楚  。

        云頔率先走上前去,“什么东西?我看看。”

        那赫然是一堆枯骨,上面有几片碎布,应该是此人的衣物,如此看来,此人死了有些年岁了。

        手骨旁,有一个向阳和戴绿萝再熟悉不过的东西,  那是一块玉简,上面刻有洛基门的标志,  由此判断,此人可能来自洛基门。

        云頔也发现了,弯腰捡起玉简,拍在额头上,以灵识查探,“此人是洛基门的仇执事。”

        “仇执事?”向阳和戴绿萝是真的惊讶了,遇到同门已是缘分,没想到还是熟人。

        戴绿萝曾打探到,仇执事遇事外出,一直未归,向阳二人的叛逃,也因此不了了之。

        却不想,会在此地相遇,只是人死灯灭,即便有仇怨,也释然了。

        原来仇执事竟是五灵根,筑基后,修为进阶太慢,寿元即将耗尽,修为却为能再进一步,在大限将至的几年里,日夜打探延长寿命的方法,却不得其法。

        其实,只要进入金丹期,便可增加五百年寿命。奈何,五灵根修士进阶金丹,难如登天,本想剑走偏锋,寻资质佳的弟子,置换灵根,重新来过。

        却久未寻到,偶遇准备前往其他大陆的主仆二人,他便动了心思,由于主仆二人只留得只言片语,他并不熟悉具体情况,所以困于此地,寿元耗尽,寿终正寝,空留不甘和怨恨。

        这也是整个修真界的修士,不可避免的。寿元,就是催命符,所以修者之间无真情,只有暗害,抢夺,争取那为数不多的资源,努力提升修为,摆脱寿限。

        只是那主仆二人,不会是黑龙山脉那二人吧?

        “啧,这人有点能耐,竟然自创筑基期功法,并且修有所得。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说明这套功法可用,后面甚至还有废灵根进阶的猜想。”

        玉简的前半部分,皆是筑基期功法——五行诀的心法和注意事项。

        云頔不再继续看下去,颠颠手里的玉简,很是不屑,“即便有头脑又如何,资质决定一切,不管怎么挣扎,皆是徒劳,终究敌不过现实,寿尽魂消。”

        “给我吧,我正好没有筑基期的心法。”向阳知道四人中,自己的资质最低,此功法也只有自己能用的上,说出口的话没有任何压力。

        因为太过吃惊,云頔手里的玉简掉落在地,“你是废灵根?”

        云頔不敢置信,五年半筑基?还有如此厉害的本命之火,如此变态的炼体资质,却是废灵根?这个世界太玄幻了。

        在自己的家族里,云頔虽不是天才,但是资质也不差。来到这神弃大陆后,更是有种莫名的优越感。

        之前为了一点成就沾沾自喜,而创造了奇迹的向阳淡漠如常,云頔为之前的自己,觉得脸皮疼,臊得慌。

        戴绿萝亦很是惊讶,不管是黑龙山脉的妖兽、珍药房门前救人,还是落基门出逃,向阳一开始给戴绿萝的印象就是强大,她从未想过,向阳的资质会这么差。

        霍剑心了解向阳的情况,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向阳面无表情的捡起地上的玉简,“嗯,那又如何?”

        她并未觉得自己有多么厉害,同仇执事一样,寿命也是向阳的催命符,再厉害又有何用,修为不进,一切皆是妄谈,而且,之前也不过是侥幸。

        修真界是一个看资质的世界,你资质不好,修为低,那么你什么都不是,这是向阳开始修炼后,最真切的体会。

        “那又如何?”云頔低声呢喃,是啊,那又如何!资质好又怎样?不好又如何?

        众人难受不已,大道无情,废灵根的命运很难逃脱,遂承诺道:“放心,我们会为你搜到更好的功法。”

        向阳哭笑不得,“这么严肃干什么?我才二十一岁。”望着一望无际的海面,“前路漫漫,是凶是吉,只有拼过才知道。”

        尚仙大陆,边境小城。

        向阳四人横渡沧海,历经磨难,终于到达另一片大陆——尚仙大陆。

        走在小城内,除了云頔,向阳三人总有乡下人进城,畏手畏脚的感觉。走过身侧的人,十个里面就有一个修士。

        繁华世界眼晕花,这里的繁华是向阳几人无法想象的,甚至云頔的家乡——灵武大陆,亦比之相差甚远。

        也许其他人感觉不到,但是向阳灵力的特殊性,让其明显觉得,这片大陆的色彩更鲜明,生命力更旺盛,不管是人还是物,都有朝气蓬勃的感觉,不像神弃大陆那样,暮气沉沉。

        一行四人来到一个客栈面前,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众人商量,先行休息,然后再做打算。

        四人甫一踏进客栈,里面的热闹喧嚣,有一刹那的停顿,停顿后恢复如常,普通人不会发觉,偏偏向阳几个,因为敏感不自在,很容易就察觉到了,于是更加局促不安。

        店里的小二完全忽略他们的存在,偏偏他们身后又有客人进入。小二却笑脸相迎,路过四人时,还撞了,离门最近的霍剑心一个趔趄。

        “你!”云頔气不过,想要上前理论,被霍剑心拉住,她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戴绿萝与向阳走向柜台,对里面的中年人说,“住店。”

        中年人淡淡道:“下房五灵珠,中房一灵石,上房两块灵石。”看着向阳几人,顿了顿,补充道:“柴房一灵珠。”眼里的轻视令向阳四人如芒刺背。

        即便如此,也要硬着头皮站在这里,他们想要在这一方土地上立足,以后,这样的事情就绝不会少。

        由谢家村走出的向阳,经历过很多轻视嘲讽,现今不是照样走出了一条路,一条神弃大陆上,鲜有人走的路。

        轻视又如何?努力攀到他们仰视的高度即可,阻挡又如何?练成铜皮铁骨踏平即可。

        “培元丹可以吗?”向阳眼里没有一丝情绪波动,不过是陌生人,怎会受其影响?

        “哈哈……”店内之人闻言,皆大笑不止,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话。

        此城虽小,但是城中,有去往各地的传送阵,外来之人比较多,尤其是初来乍到,什么不懂的新人。当地之人或是混久了的人,都以逗弄新人为乐。

        霍剑心胀红着脸,无措地立在那里。

        云頔双拳紧握,同样局促不安,即使在家中被轻视,出门在外,也会被尊称一声“云少”,何时受过如此对待。

        戴绿萝冷冷的看着周围,或立或坐的人,什么女子?什么依赖别人?自己怎么会说出如此可笑的话语,看看周围这些笑的畅快之人,何曾因为自己是女子而有一丝一毫的善意。

        倘若自己的修为,足以碾压在场所有人,哪怕自己满身补丁,这些人可敢笑得如此放肆?

        戴绿萝看着挺直脊背,站在柜台前的向阳,想到她说的话:这个世界上没有男女之分,只有强弱之分。

        再加上眼前的一切,彻底激起了她的好胜心,在以后的日子里,修炼成了她生活的全部。

        向阳不理会众人的嘲笑,只定定的望着掌柜,等待着他的回答。

        “不可。”掌柜没有同他人一样嘲笑起哄,看着几人离开的背影,回想那女子的眼神,竟有一丝后悔。

        “看来,是该休假了。”掌柜摇摇头,为自己内心的可笑念头。之后也就放置脑后,不再理会。

        走出客栈的四人站在路边,望着络绎不绝的人群,云頔、霍剑心和戴绿萝三人,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向阳只略作停顿,就选了个方向走去,三人见状匆忙跟上。

        是修士又如何?只是身体比普通人强,手段比普通人多,但是几个月的海中行,  早已用尽手段,  耗尽四人的力气,除了剩余的,以备不时之需的灵材、丹药,再无其他。

        此时的他们心神俱疲,真的只是想找个舒适的地方休息一下,街道两旁房屋耸立,却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

        三人跟在向阳身后,脚步沉重的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向阳一直在寻找观察,三人不知向阳要干什么,只是安静的跟在身后。

        不知从何时起,他们之间就变成了此种相处模式。

        终于,向阳停在一栋奇特的房屋前,建筑物像被侧放的羽毛,前低后高,门口的客人络绎不绝,门牌上书有“通灵楼”三个大字。

        见字识意,此建筑物定与修士有关。

        看着眼前的建筑物,云頔三人正打怵,向阳已抬脚向前走去,路过通灵楼,进入旁边的一家小店。

        云頔三人暗暗舒了一口气,他们囊肿羞涩,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完全不想,再受到刚才的待遇。

        至于回魂果,还是算了吧,不作死就不会死得快。


  (http://www.7722.org/html/65742/229385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