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开神途 > 第九十四章 善意

第九十四章 善意


        向阳四人始终没有察觉到后面的尾巴,尚鱼儿在后面看得气怒不已,“这几个人是傻的吗?不知道往后看看啊,简直蠢死了!”

        尚鱼儿气得快步走上前去,拍了向阳的后背一下,因为那场擂台赛,她只记住了向阳,“在这里干什么呢?”

        向阳几人在尚鱼儿靠近时就察觉到了,只是现在已经进城,而且她也没有杀意,向阳就没有躲开她。

        只是看着眼前再熟悉不过的人,严格说来,他们之前几乎天天见,也算是熟人。

        只是从未有过交流,按理说,他们还是陌生人,应该没有熟悉到打招呼的程度,这是抽什么风呢?

        “说话呀!怎么?看见我高兴傻了?你们也真是,到这里也不告诉我一声。”尚鱼儿看着一脸蒙圈的四人,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你们给我出来!跟着我朋友屁股后面干什么呢?”尚鱼儿不能多说,也说不下去了,只好转头看着别处喊道。

        大约有一株香的时间,丫鬟二人方才出现在他们面前,由于城内禁空,不能御剑飞行,他们用了点时间。

        向阳几人看着出现的丫鬟二人方才知道,自己几人被跟踪了,只是对方的修为太高,即便他们再生气,也只能忍气吞声。

        不过,尚鱼儿没有任何顾及,她显然认识丫鬟二人,应该还是熟人,“说说吧,怎么回事?你们不跟在我那好妹妹身边,跑这里来干什么?”

        “我那妹妹可是整个尚府的眼珠子,倘若有什么闪失,你们承担的起吗?”尚鱼儿说这话时不无嘲讽之意。

        “回鱼儿小姐的话,是小姐吩咐我们前来寻几位道友,有事相询。”丫鬟一句话便将尚鱼儿气了个半死。

        鱼儿,尚鱼儿……谁承认了,谁准许了,然而,即使再生气,她也不能发火,暗自告诫自己,稳住,一定要稳住。

        “是吗?我朋友都是大度之人,有什么只管问,何必偷偷摸摸地跟在后面,好似见不得人一样?”尚鱼儿咬牙切齿道。

        “是,敢问这位道友,您手上的镯子得自哪里?我们小姐见了,破觉可爱,也想去买一个戴着。”丫鬟也不生气,直接将疑问说出了口。

        在她看来,这个鱼儿小姐就是个傻得,这些口舌之争有什么用?女人就应该像小姐一样,若想得到什么东西,雷霆一击,让他没有翻身之地。

        “你说这个呀!我给的,好看吗?倘若妹妹也喜欢,让妹妹跟我说一声,我为她再寻一个来。”尚鱼儿根本不给向阳开口的机会,快速回道。

        尚鱼儿根本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只要能给尚仙儿添堵就好,管他呢!向阳不明所以,却还是配合得点点头,尽管撒谎不好,但是对方毕竟是为了自己好,否则,还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呢?

        “好的,谢道友告知。鱼儿小姐,奴婢前去回禀小姐,告辞了。”丫鬟对着尚鱼儿行了一个虚礼,道谢也很没有诚意,她不等尚鱼儿说什么,直接转身走人。

        尚鱼儿气得大喘气,却也无可奈何,‘跟她家主子一个德性,眼睛都长在头顶上,两人真是绝配。’

        直到尚鱼儿他们出了灵识范围,向阳才拱手道谢,“谢过鲜儿小姐。”

        “停停停,不要叫我尚鲜儿,我现在听到鲜儿这个名字,就想杀人,以后可以叫我尚灵儿  。”尚鲜儿已经没有生气的力气了,自从那个人下界后,她就没一件好事。

        “好,尚灵儿。”向阳是看明白了,之前还以为这姑娘眼高于顶呢,现在看来,就是一个不通人情世故,心直口快,做事全凭自己心情的傻姑娘。

        “哎,对了,她们问得是什么东西?”尚灵儿气过也就忘了,转而好奇道,她们为什么会找上向阳?

        “他们应该是问这个。”向阳伸出胳膊,亮出手腕上的银色手镯。

        “这么丑?她能看上这个?骗鬼呢?所以,这是哪里得来的?”尚灵儿还真是直接,一点也不拿自己当外人,想知道,就直接问,也不管合不合适。

        霍剑心看不下去了,她就看不惯这种人,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围着她转,尚灵儿的事,他们也多少知道一些。

        于是,霍剑心直接道:“通灵楼少主送的。”

        尚灵儿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个答案,直接呆住了,过了几息才有所反应,不可置信道:“通灵楼少主?你确定?”

        就那个木头疙瘩,自己追了他一年多,他却视而不见,当自己是陌生人,现在竟然送其他人东西!这怎么可能!

        “是的,之前有过些许不愉快,这是他用来赔礼道歉的礼物。”向阳没有自恋地认为——他是特意送自己东西,她认为还是之前的那件事,还有那个香圭不起作用了,于是又给了一个。

        向阳的说法虽然听起来容易接受,但是,尚灵儿心里还是不舒服,她这不是给别人添堵来了,而是给自己找难堪。

        “哼!以后机灵着点儿,不要指望我下次会帮你。”尚灵儿从不委屈自己,现在没有跟他们继续交谈的欲望,扔下一句话就走。

        “尚灵儿,接着,补给你的,谢了!”向阳也不介意,应该说,她喜欢跟这样的人打交道,直来直往,不会玩阴的,没有压力。

        尚灵儿伸手接住,拿在手里颠了颠,“算你识相,不过,我还是生气,不要指望这些东西就可以收买我。”

        尚灵儿走远后,四人一路无话,小心地回到住处,关上房门,开启阵法,方才长舒一口气。

        “呼!以后在外要注意了,否则怎么死得都不知道。”云頔抹抹头顶的虚汗,感觉自己的敌人越来越多啊!他们这是什么体质?拉仇恨体质?

        “你刚才给她的是绿瓶,没事吧?”戴绿萝皱眉问道,心里有点担忧,怕会引出不必要的麻烦。

        自从向阳以炼丹师身份重新开始后,她的丹药皆有两种,绿瓶是加了灵力自己人用的,白瓶是普通得,卖给别人得。

        “没关系,她应该不会做多余的事。”向阳也有想过,但是尚灵儿爱憎分明,应该不会做背后插刀的事。

        “那个,向阳,我告诉她,你手镯的来处,你不会怪我吧?”霍剑心忐忑不安地问道。

        她知道,自己僭越了,那是向阳自己的事情,她不应该因一时痛快,而告知对方,若是向阳有什么麻烦,她就恨死自己了。

        “那本来就是事实,都回去休息吧,这一次幸苦了。”向阳不在意,一个镯子而已。

        向阳走后,没过多久,东方正阳也出来了,只不过飞剑之上多了一个红衣女子,他发现了尚仙儿等人,点头示意后,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御剑离开。

        东方正阳站在向阳他们院子的院墙上,散发出周身气势,霎时,四个房门同时打开,向阳四人同时走了出来。

        只是看清墙上之人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砰。”长剑一抖,红衣摔落在院内,向阳四人竟没有看见飞剑上还有人。

        只是这粗鲁的动作,让向阳四人的额角不约而同的抽了抽,还真是“木头疙瘩”,尚灵儿说的没错,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云頔三人看向向阳,好奇不已,他送向阳两次东西,现在又应向阳要求帮红衣,是处于什么心理?

        “谢谢。”向阳看着东方正阳诚心诚意的道谢,不管是之前的救命之恩,还是赠镯之情,亦或是救出红衣,她都应该说一声谢谢。

        东方正阳没有说话,点点头御剑离开了,云頔气得牙疼,捂着嘴,含糊道:“卧槽,这逼装得,望尘莫及啊!”

        向阳三人没有听清,不过也没心思搭理他,上前搀起红衣,走进了另一间空屋子。

        向阳仔细查看了一下,红衣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只是不知何时醒来,方才只顾着不自在,忘记问东方正阳了。

        “查探不出什么,不知道何时会醒,就让她在这里修养吧。”向阳看着云頔三人,虽如此说,但是还要征求他们的意见。

        “没问题,房间多的是。”云頔不在意,多她一个不多,“何况,除了那个‘爬墙’的,我们这里几乎没有人来,发现不了她。”

        “爬墙”?亏他敢说,戴绿萝直接赶他出去,“以后这个房间,你不能靠近,出去!”

        “为什么?又怎么了?我怎么就不能来了?”云頔莫名奇妙,哪里又惹到她了?

        戴绿萝扫了他下身一眼,冷冷道:“你若实在想进来,我不介意帮你成为我们中的一员。”

        云頔感受到了身为男人的威胁,跳起来就往房间外跑,“你这是性别歧视,我一直以为,我们是好兄弟。”她哪里像女子,整个就是一男人婆。

        “绿萝,在这个房间布置一个小型聚灵阵吧?不知道于她有没有用,希望她能早日醒来。”霍剑心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了。

        三人看着床上安详的睡颜,束手无策。


  (http://www.7722.org/html/65742/229386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