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开神途 > 第九十九章 找

第九十九章 找


        云頔四人匆匆赶来后,秘境里早已没了修士的身影,搜寻之下,只有那满地的碎裂岩石。

        “灵藤?”戴绿萝突然蹲下身去,拿起一节枝条,紧紧地攥在手里,她死也不会忘掉,这是谁的东西。

        “哪里?哪里?”云頔几人听后,匆忙赶过来,看着绿萝手中的灵藤,仔细地在周围搜索起来。

        王虓林看着那截灵藤,他刚才也有看见,只是,他根本不知道,灵藤跟向阳有什么关系。

        从小院开始,自己虽然跟着他们,但是他们没有与自己说过一句话,即使自己主动问他们,他们也不会回答,完全地漠视了自己。

        他知道,他们怪自己,怪自己和妹妹拖累了向阳,给她带来了危险,他不怪他们,他也没有权利怪他们,因为这是不争的事实。

        王虓林跟他们一样,仔细搜索地上,看看没有那种灵藤,慢慢地,他来到一棵大树下面,“这里有!”

        看着地上的那几节灵藤,急忙喊云頔他们过来,“有五节跟刚才一样的灵藤。”

        云頔三人眨眼即至,“没错,是向阳的东西,我们分四个方向,分头找。”

        终于算上自己了,王虓林暗舒一口气,他不希望因为自己,让他们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因为他们是长时间来,第一次对自己发出善意的人。

        他感激他们,但是,人都是自私的,在他们与自己的妹妹之间,他选择了后者,选择了自己的至亲,这也是人间常情。

        他沿着大树的右方,向前走去,看见了一些草叶上有黑色的东西,他一开始没有注意,但是这个方向一直有,就没有间断过。

        王虓林蹲下身,用手指抹了一点,放在鼻尖轻嗅,有着浓重的血腥味和浓厚的生命气息。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的血液,只好唤来云頔三人,“你们看看,这是什么东?”

        他没想到的是,云頔三人在看见黑色血液的瞬间,眼眶迅速泛红,他们强忍泪意,沿着血液的方向快速走去。

        只是血液没有任何减少的趋势,反而越来越多,直到不再是血滴,而是变成了一条长长的粗线,仿佛没有劲头,一直向远方延伸。

        霍剑心再也忍不住了,她边哭边道:“这得是多重的伤啊!才会流出这么多的血液!呜呜……”

        “哭什么哭!幻儿说过,就是我们死了,向阳也不会死,她一定会没事的。”云頔受不了这凝重的气氛,沙哑着嗓子嘶喊着,只是,他那苍白的话语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而王虓林看着这么多的血液,心里不禁后悔,他不应该提议他们过来这里的,流了这么多血液,怎么可能还活着?

        戴绿萝困难地吞咽了几下,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加快脚下的速度,沿着那条血线快速奔跑起来。

        霍剑心见状,用力地擦掉脸庞的泪水,同云王二人一起,追在戴绿萝身后。

        不知道跑了多久,血线终于断了,四人却没有发现向阳的身影,死不见人,活不见尸。

        云頔三人不约而同地弯下身体,在地面上仔细搜寻起来,王虓林不知道他们找什么,“需要我做什么?”

        “找与你手里的灵藤一样的植株。”云頔用尽力气大声喊道,他不是故意针对王虓林,他只是害怕,却无处发泄。

        王虓林没有计较,他理解他们的心情,跟他们一样,在地上仔细地寻找起来。

        然而,在满地杂草灌木丛中,想要找出一棵绿色的植株,又谈何容易,更何况,幻灵树的形态不一定是它本尊。

        “幻儿,幻儿……”在找了很久很久后,霍剑心实在受不了了,立起身,大声呼喊道。

        云戴二人也绝望地直起身体,他们找不到她,怎么找也找不到了,看着这无边无际的山林,他们无力感丛生。

        王虓林没有放弃,一直弯着腰一寸一寸搜寻着,突然,他看见了一棵奇怪得植株。

        之所以说它奇怪,是因为它发生了变化,本来是一棵绿色的杂草,却慢慢地转换了形态,并且,绿色渐渐退去,染上了死寂的灰色,只余浅浅的绿意,不自习看,都看不出来。

        王虓林觉得奇怪,就一直盯着看,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如此奇特得植物,只是看着看着,他莫名觉得眼前的植株有点眼熟。

        他轻轻抬起手,看看近在眼前的灵藤,再看看那株灰绿色的植物,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眼熟了,因为他们形态一模一样,只除了不同的颜色。

        “快过来,看看这个!”王虓林敢断定,眼前的这株灵植就是他们要找得东西。

        云頔三人心如死灰,一时没有听到,王虓林再次喊叫时,他们才反应过来,以最快的速度聚集过去。

        霍剑心看见灰色幻灵树的瞬间,已泣不成声,戴绿萝与云頔亦泪水肆流,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状态的幻灵树,几乎透支了自己的生命。

        “幻儿,向阳,呜呜……”霍剑心跪坐在地,一边哭着一边取出灵材,手颤抖得厉害,几度握不住灵材。

        云頔与戴绿萝也将所有灵材陆续拿出,放在幻灵树旁边,只是幻灵树却没有动,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吸收灵材的生命力和灵力。

        “幻儿,幻儿,你不要吓我,是不是灵材不够?你等着,我现在就去给你找。”

        霍剑心看着毫无反应的幻灵树,六神无主,看了看周围,从地上爬起,去想办法弄新鲜的灵植。

        戴绿萝左手捧着龟甲,右手不停地挥出,灵石、玉石,有序地落在周围,隐阵、聚灵阵、防护阵、杀阵……

        云頔来到阵外,将自己新炼制的雷子埋在大阵周围。

        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能做的事,只有王虓林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们,向阳没找到,只不过是找到了一株植物,他们怎么会如此崩溃?

        戴绿萝与云頔做好这些后,也消失了,不见踪影,直到黄昏,天色开始变黑后,他们才风尘仆仆地回来。

        手里拿着数量不一的灵植,在幻灵树周围快速开垦出一块灵田,将它们种上,然后就坐在幻灵树周围,看着幻灵树静静地出神。

        “这是什么?不找向阳了吗?”王虓林怕惹怒他们,但是一天了,他们不搭理自己,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快被这压抑的气氛憋疯了。

        戴绿萝眨眼间来到王虓林跟前,一拳捅到他得肚子上,绿萝修为与他相当,炼体打铁品,拳力有点重,仅一拳就将他打倒在地。

        “是什么?向阳去了哪里?呵,她就在这里面,但是,是死是活,我们不知道,只知道,她现在一定伤势严重,从未有过的。”

        “你知道,向阳一路走来经历了什么吗?从遇上你妹妹开始,她就没有一天放松过,没有它,向阳早就死了,遇到你妹妹的那一天,就死了!”

        “所以,向阳,不欠你什么,是你欠她,她受你妹妹牵连,差点死了!”

        “以后,不要像个狗皮膏药一样,一对你好就立马贴上来,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人!”

        戴绿萝遇到王虓林得当天就想说,只是没有说出来,现在伤心之下,不管不顾,全部说了出来。

        她没有向阳心善,她只在意自己在乎的人,她很自私,一般人也走不进她的心里去。

        云頔看到因为太过悲伤而无处发泄的戴绿萝,这幅画面多么相似,之前,她也曾因向阳骂过自己。

        也许当时,他会委屈,但是他现在明白了,那种无助心疼,想帮忙,却无从下手的无可奈何,压抑久了,就会找那个亏欠了她的人发泄,尽管那称不上亏欠。

        王虓林坐在地上低着头不言不语,绿萝说得对,他无言以对,此事因自己而起,只是没想到,自己的妹妹差点“害”了她,她却不计前嫌,帮自己的妹妹至此。

        “好了,不要发疯了!有这个精力,都出去给我找灵材,幻儿没有动静,可能是灵气不够。”霍剑心看着没有任何变化得幻灵树,自我安慰道。

        这次是四人一起行动,夜里的山脉,妖兽出没,更加不安全,而且他们要去深处,一般得灵植,灵气太少,没有作用。

        他们越走越远,灵植渐渐地多了起来,只是年份都不足,用处不大,但是云頔三人仍然挖了出来,放入戒指。

        “年份太小也可以吗?”王虓林之前他们带回去种植得都是百年以上的灵植,他以为年份小的没有用。

        “这不是给向阳的,是给幻儿得,哎呀,怎么说呢,应该说都是给幻儿的,只是疗伤只有年份久远的可以用,这些是种在幻灵空间内的,你以后就知道了。”

        云頔与戴绿萝沉默不语,边挖着眼前的幼小灵植,边想着幻儿宝贝的不行的那片灵药园,现今应该没有了。

        夜里效率低,他们没有找到多少,长时间出来,他们不放心阵法,黎明时便匆匆赶回去了。

        戴绿萝看着没有被触动痕迹的阵法,长舒一口气,小心打开阵法,他们第一眼就看向幻灵树,惊喜的发现,幻灵树有了一丝丝变化。

        “你们看看,幻灵树是不是绿了?唉,绿萝,你快掐我一下,是不是?”云頔不敢置信道,催促身侧的绿萝,看看是不是幻觉。

        霍戴二人并不搭理他,擦掉喜悦的泪水,席地而坐,快速恢复疲倦的身体。

        以期再次离开阵法,继续去寻找灵植。


  (http://www.7722.org/html/65742/229386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