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开神途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斗鬼

第一百一十八章 斗鬼


        “你到底害了多少人?”向阳看着鬼修周围凝实的魂力,在这个资源匮乏的界面,一个鬼修,怎么会有如此的修为?除非他不是正常修炼。

        “你们是跟着虚实来的?”鬼修没有回答向阳,而是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虚实?如果你说得是刚才那个给你送贡品的孩子,那么就是。”向阳见自己的挣扎没有作用,索性停下了动作,任由魂力吸收自己的灵力。

        “是他,你们又是为什么找上他?想要在他身上得到什么?”鬼修见向阳没有反驳,周身再次涌出大量魂力。

        “你是说,来这里的人都是被那个孩子领过来的?”向阳震惊了,那么小一个孩子,怎么会做出这么恐怖的事情?

        “呵,不可以吗?那些人都该死!”鬼修语气满不在乎,那视人命如草芥得态度,让人不寒而栗。

        “那他们总归罪不至死,教训他们就可以了,何必伤人性命?”即便经历了很多不公,向阳仍觉得生命异常可贵,没有人能随意处置。

        更何况,迄今为止,向阳还未发现虚无界有修士的存在,也就代表,他杀得都是普通人。

        “呵,他一个八岁的孩子,又要如何应付这些?倘若只是教训他们一顿,他们出去后,虚实要面对的是什么?你能想象吗?”

        “还有,我是什么样的存在,你再清楚不过了,若是他们将这里的事情说出去,虚实还有活路吗?到不如永绝后患。”

        鬼修认为向阳的想法太过天真可笑,他们又怎么知道,一个孩子,确切的说,一个幼儿,想要撑起一个家,是如何地艰难?

        “我们之所以到这里,是因为受她母亲所托,她母亲很担心他的情况,倘若……”向阳试图说服鬼修。

        只是,向阳还没有说完,就被鬼修打断,“倘若她母亲知道,他与一只鬼有牵连,定会以命相挟,不让他再过来这边?呵呵……”

        向阳没有言语,但是,那无言的沉默便是最好的回答。

        “说说吧,是放弃他们,你自己出去,还是你们一起葬在这里?”鬼修不想进行之前的话题,只想快速结束,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忙。

        “从刚才起,你就一直有意引导我放弃他们,独自逃生,我很好奇,你的目的是什么?”向阳是不可能放弃他们独自逃生的。

        “废话少说,你考虑好了?”鬼修似乎对她的答案非常执着,想要向阳直面回答这个问题。

        “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我是不会抛弃他们的,所以,你有什么能耐,尽管使出来吧。”不管面对什么,向阳自始至终就这一个答案。

        “好,那我成全你。”鬼修话落,周身的魂力再次围向向阳,即便涌出如此多的魂力,鬼修仍然游刃有余,完全不受影响。

        向阳毫不畏惧,在魂力袭上来的同时,淡定的取出药瓶,补充体内消耗的灵力。

        向阳发现,服用丹药获得灵力的速度,与流失的灵力相比,差之甚远,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另寻他路。

        向阳走到哪里,魂力就跟到哪里,向阳握紧拳头,对着门扉用力地挥了下去,木门应声而裂,向阳很是轻松地踏出了房门。

        只是,外面早已不是来时的艳阳高照,而是乌云压顶,仿佛暴风雨的前夕。

        向阳回头,看着那双隐在门后面的那双红色眼睛,里面的嘲讽异常明显,他以为,向阳最终还是选择了独自一人逃生。

        向阳来到屋子的外墙处,双拳不断挥出,在房屋剧烈晃动时,闪身踏进房内。

        “啊!……”向阳用力将藤牢举了起来,步伐艰难地向着门口走去,魂力始终围绕在她周围,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她丹田内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

        “轰隆”向阳甫一踏出房门,整个房屋轰然倒地,将藤牢轻轻放下,迅速服用丹药。

        在这期间,鬼修没有任何动作,只看着向阳,看着为了同伴,咬牙坚持的瘦弱女子,眼里早已没了嘲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向阳,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你还好吗?”霍剑心紧张的声音由藤牢内传出,在这寂静的空间里特别清晰。

        向阳努力平稳自己的呼吸,然后,淡淡地回道:“我没事,只是有些棘手。”

        “知道了,注意安全。”戴绿萝代替霍剑心回答,因为霍剑心此时正在服用丹药,恢复灵力。

        “向阳,若是拼不过,就走吧,不要再管我们了,继续向前走,替我们看看这世界的尽头。”云頔努力装出洒脱的样子,轻松地说道。

        其实,这个鬼修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厉害,他在劝说向阳时,并没有闲着,而是将魂力透过地下,进入到藤牢内,再次将他们捆绑起来。

        他们担心向阳,怕影响她战斗,皆选择了箴默不语,独自抗衡魂力,静等向阳与鬼修分出胜负。

        悟道虽然发现了,却没有告诉向阳,他一直信守着自己的诺言,护向阳性命就是护向阳性命,一点多余的事情都不会做。

        鬼修若有所思地看着藤牢,里面的魂力不少于外面,他们现在绝对不会太轻松,但是,却还要安抚向阳,让向阳离去?

        向阳没有言语,云頔他们也已经习惯了,相比于说,向阳更喜欢做,说再多也无益,接下来,等着便是。

        向阳神情肃穆地望着鬼修,手指悟道,“你今天不会放过我们,定会要我性命,是吗?哪怕对上他?”

        “佛修?鬼修的天然克星,倘若我对上他,不,他修为高出我太多,我没有与他对抗的资格,对上便会灰飞烟灭。”鬼修亦看向悟道,坦诚道。

        “我问你,你即便对上他,是不是,也誓要将我杀死?”向阳声音陡然大了起来。

        “是,我现在只是幽魂,与魂飞湮灭有什么区别?”鬼修看着早已坍塌的房屋,原来他的坚持也不过是个笑话。

        “你说过,一定会护我性命,此话当真?”向阳缓缓解下背后的飞剑,收入幻灵戒内。

        “出家人从不打诳语,我说到做到。”尽管有一次失误,若不是红衣,他就食言了。

        “幻儿,对不起,以后不能陪着你了,拜托你将重剑和手镯收好,有机会,帮我带给父母。”向阳轻轻摘下左腕上的银色手镯,收入幻灵空间。

        幻灵树没有任何回应,它正震惊于自己的反应,它竟然因为向阳的话而难过!它怎么了?它还是那个嗜血如命的灵植吗?

        银色手镯离身的瞬间,浓厚的生命气息,由向阳身上涌出,魂力如跗骨之蛆,不停翻腾,吸收着向阳的灵力。

        鬼修冰冷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她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浓郁的生命气息?他现在才仔细打量向阳与悟道。

        “你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虽然是问句,但却是肯定的语气,他认为自己的判断没有错。

        向阳却不再看他,手持飞剑,快速挥动起来,只是,剑的目标不再是周围的魂力,而是自己。

        她的想法很简单,她奈何不了鬼修,只要自己不死,悟道也不会施以援手,那么,云頔他们怎么办?她实在没有办法了,自己等的起,云頔五人等不起。

        向阳已经发现了云頔五人的异常,他们此时绝对不轻松,否则,他们一定会吵着出来帮自己,怎么会安安静静地等在那里。

        数剑下来,向阳早已成了一个血人,她扔下飞剑,慢慢地抬起头来,直直地看着鬼修,双眼冰冷无情。

        向阳这么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此鬼修是红鬼,与厉鬼只有一步之遥,厉鬼是见了鲜血就会发狂的存在。

        她见鬼修双眼的颜色,可以随着他的心情变换深浅,那么,说明,他已经有转化成厉鬼的趋势。

        果然,鬼修眼睛的颜色正在加深,变成了黑红色,早已没了之前的鲜艳。

        “唉!你又何必如此呢?”悟道看着满身是血,仍倔强地拦在藤牢前的向阳,深深地叹了口气。

        “呵,你不会救他们的,不是吗?”普通招式对她造不成伤害,所以,她刚才灌注了灵力,才将自己伤成此模样,伤口非常深,她却仿佛没有知觉一样。

        云頔几人闻到了血腥味,他们不知道向阳做了什么,但是,如此浓重地血腥味,是留了多少血啊!他们开始用力地挣扎。

        “为什么?你只要放弃他们,就可以获得自由,为什么?要做到如此地步?”鬼修的双眼恢复了红色,看着向阳低沉道,他累了,想放弃了,其实,答案,他很清楚。

        向阳却没有回答,只是冷漠地看着他,双拳紧握,她怕自己一开口,就没有力气坚持下去了。

        “你们走吧。”鬼修看看向阳,再看看藤牢,眼里多了一些羡慕。

        向阳惊讶地看着他,就这样?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们?不是缓兵之计?

        “走吧,我虽然是鬼修,但是,说话算话,不会再为难你们。”鬼修说完后,转身看着那一堆废墟,那房里耀眼的红色再也看不见了。

        向阳周围的魂力眨眼间消失,她来不及疗伤,走向藤牢,收回灵藤,刚好看见快要消失地魂力,果然,他们也不轻松。

        “怎么样?”向阳紧张地问道。

        “死不了,放心吧,呼……”云頔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是真的吓坏了,他是最怕死的,他以为今天真得交代在这里了。


  (http://www.7722.org/html/65742/229386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