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晚唐驸马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尽释前嫌(上)

第三百七十二章 尽释前嫌(上)

        经过武功县这个插曲,鱼恩的行程明显加快许多,因为他现在又多了一条速归的理由,唐武宗催他赶紧滚回长安的圣旨到了。

        之所以敢给出去这么多土地,是因为鱼恩手里还握着一份权力,一份属于陇右道行军大总管的权力。

        当初进兵的时候,鱼恩就定下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计划。所以迁徙些民夫筑城,迁徙些百姓协助望风也是他特意要的特权。

        现如今,他虽然已经不是统帅,但是这点面子李忠顺还是要给的,所以他才敢答应被人给多少多少土地。如果把他给的土地在地图上画出来,就不难发现,他所赠送的区域,全在各关隘,城池的周边,说是为了协助防御也没人敢反驳。

        可惜一路上散财童子的行为,难免被人所留意,早有人上达天听,将他告了个体无完肤。于是乎,唐武宗对于他这种私自分发朝廷土地的行为,给予了最为愤怒的咒骂。

        圣旨上写的明白:你个不要脸的混蛋,勾引朕的侄女儿也就算了,居然还敢私发朕的土地。犯下重罪居然还不知廉耻的游山玩水,还不快点给朕滚回来?等着朕亲自去接你么?

        有了这份圣旨在,鱼恩还敢拖拖拉拉么?还敢继续送地么?估计就是敢,他也不想。因为他现在特想当面问问皇帝,地的事情咱俩先不说,我和你侄女儿到底是谁勾引谁,您老心里还没点逼数么?

        收到圣旨以后,那个拖拖拉拉的队伍,忽然爆发出惊人的速度,收到圣旨的第二天日落之前,就浩浩荡荡的进了长安城。

        大将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回家,而是去找皇帝复命,因为鱼恩回到长安的第一件事,便是直奔太极宫。朗宁公主虽然不是大将,可她是劳军使,当然也需要复命。两个床上放荡的狗男女,就这么都站到了麟德殿的大门前。

        这一次没有皇帝的赤脚出迎,只是唐武宗一声宣召,鱼恩和朗宁公主就走进了麟德殿。

        麟德殿还是那个老样子,四周熏香缭绕,看起来就像是云雾缭绕的人间仙境一般。可惜居住在这仙境里的人,并没有像神仙一样青春永驻。半年多不见,唐武宗看起来更加干练,圆润的脸庞也变得棱角分明,头发里也夹杂着一丝银色,显然他这半年并不好过。

        许久未见的两人,免不了会嘘寒问暖。只见唐武宗拉着鱼恩的手,满脸怜惜的说:“本正瘦了。”

        “多谢圣上垂怜!”

        “哈哈哈……”

        一句简单的回话惹得唐武宗哈哈大笑,他一边指着自己的一边说:“你就不好夸夸朕?朕也瘦了,头发还白了,显得更加仙风道骨,颇有些修道有成的味道!”

        估计没人会认为头发变白和瘦了,是因为修道有成的表现,估计就连皇帝自己也不会这么认为。鱼恩能从这句话里,听出浓浓的自嘲。事实上这番话也确实是自嘲,他还不到三十岁,正是春秋鼎盛的年纪,出现白头发肯定不是正常事儿。

        面对皇帝的自嘲,身为臣子的鱼恩,自然要劝说一番。

        “还望圣上以保重龙体为要,莫要操劳过甚!圣上千秋万载才是大唐之福,天下之福!”

        “哎!”

        一声叹息过后,皇帝用落寞的语气说:“朕也想做个玄宗那样的悠闲皇帝,可惜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大唐已经不是鼎盛时期的大唐,朕稍错一步,就可能是万劫不复。”

        皇帝可以感叹时也命也,鱼恩却不能,别忘了他现在可是戴罪之身。主帅临阵意志消沉,险些贻误军机,怎么说也是个重罪,他现在正好趁这个机会请罪。

        “臣未能替圣上分忧,罪该万死!”

        “哈哈哈……你确实有罪,不过该怎么罚你朕还没有想好,现在朕想听听陇右的事情。”

        别看唐武宗年纪不大,驭下之道可是相当老到。先把鱼恩有罪给定下来,再谈事情鱼恩还敢撒谎藏拙?必定感恩戴德,求个宽大处理的机会。

        其实倒不是唐武宗刻意这么做,刻意来算计鱼恩,只是身处权力中心,有些事情已经融入到血液里,言谈举止之间自然而然就会用上。这也是为何人们常说,一件小事儿就能看透一个人的性格与人品。

        对于这个细节鱼恩并没有注意到,他心里憋着一肚子的话想和皇帝说,估计就算是注意到也不会有所遮掩。略微整理一下思路,鱼恩就开始他淋漓尽致的表演。

        “回圣上,陇右的事情远比微臣想的更严重。若是再给微臣一次机会,没有五年的准备,微臣绝不会赞同向陇右进兵。”

        听到这番话,唐武宗马上疑惑的插嘴:“爱卿何出此言?”

        也难怪他会疑惑,一直以来他收到的消息都是西征大军又攻下哪个城市,哪里能感受到进兵的步步凶险。估计在他的印象中,吐蕃人就像是泥塑木雕一般,大军只是过去就摧枯拉朽的赢了。

        谈话有很多技巧,想要吸引别人的注意力,首先要找准切入点。这个切入点可以是别人感兴趣的话题,可以是对方喜欢的话题,更可以哗众取宠或者危言耸听。只有这样,对方才能认真听你的话,甚至顺着你的思路走。鱼恩采取的就是危言耸听的技巧,目的就是先吊足唐武宗的胃口,好让他顺着自己的思路走。

        “圣上稍安勿躁,且听微臣细细道来……”

        介绍锁喉堡的时候,唐武宗一脸凝重,因为他实在想不出要怎样才能攻破这样一座天选之城。听到将士们因为火油伤亡惨重,皇帝握紧了拳头,大骂吐蕃人是怂包,不敢出城决战也就算了,居然采用这种无耻的办法坑害大唐将士。没过多久,他紧皱的眉头又豁然开朗,因为鱼恩已经降到如何蒙骗吐蕃人,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紧接着,他开始介绍秦州的点点滴滴。从吐蕃人一个堡垒一个堡垒的固守,再到他们如何不停的骚扰自己,自己为了稳固后方如何选址筑城结寨,最后含泪说道秦州是如何的荒凉。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鱼恩忽然问了一句:“圣上以为,以现在的大唐,收复这种故土是不是收复了一个包袱?”

        唐武宗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因为他感觉鱼恩说的没错。一片荒凉的秦州,会不断的对朝廷索取,不断地压榨本就空虚的国库,让本来就吃紧的财政更加雪上加霜。

        当然赞同也只是暂时的事情,稍微回味一会儿后,他就笑眯眯的反问:“那你为何还要继续西进?说说吧,你打的到底是什么算计?”

  http://www.7722.org/html/66127/232286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