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奈何皇叔看上我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心内甚明

第二百一十一章 心内甚明

  那么严重!

  贾晟轩扯着嘴角,拧眉难平。此刻,必然不止他一人清楚!

  提牌上交,就意味着要被赶出华阳宫去!这可万万不能,出去以后,该多丢脸!

  当即挤了旁侧谢航笙一下,眼神轻瞥示意,须得老老实实!今后,莫再瞎招惹!

  谢航笙苦啊!试问哪一次自己不为好心!

  金碧琦就是他的克星!瞬于心中发誓,至此以后,定要离他远远的,他的事一概不管!若要再犯,必受他次次压制!翻不得身!

  这个誓言够毒了吧!

  遂俯身行礼,扭头先走一步。

  黯神堂可熟了!

  贾晟轩唯在他后方喊了一声,也不知刚刚王爷师父都罚了谁!台上扬声大怒,句句说来,却没有逐一点名!苦了他只得原地瞎猜,细思琢磨一番,便决定迈步跟去。

  管他呢!跟朋友同甘共苦才是最对的选择!

  有些人特别的听话,有些人却是扭扭捏捏,不动,不走!任性的要命。

  南风盏自是不会惯着这样的事情发生,遂甩袖背手,高声再喝,“还不去!是觉我罚的不够重吗?”

  金碧琦心中有怒,当即跺脚,扭头奔离。

  厉敩扬赶紧伸手想要扯住她的衣袖,奈何一瞬攥空,就见她小跑而去。这脸上自生烦闷,转而却又觉旁侧推了他一下。扭头逢上,便见风烬帆凝眉挑眼。竟是示意他跟着。

  他不解,立马侧过半面身子。双唇微动,刚要张口询问,就瞧好友摇头轻叹,随之先行。

  难不成,还有他们的事?

  此间无法得一解释,更不可能回头再逢王爷师父之怒相。遂也只得迈步跟上,两边大袖一扬一甩好不情愿。临下圆台,不忘瞥其兄弟一眼,幸三人没有全军覆没!还留了一个安然无事!不过,也觉邹广寒平时太洁身自好!碧琦的事,他一直不怎么插手!

  这若是换成季锦烛,他还能这般站的稳当吗?

  邹广寒自清楚,厉敩扬心中的想法。可刚刚的事情,终归是金碧琦任性蛮横所致。倘若三人都护着她,那今后,她就更会变本加厉,不知轻重了!

  再瞥头瞧去,已是见王爷师父摆袖离开,那背影依旧落着愤意,想来,他也没什么心情待在校场之上了,故于临走时,发了话,让他们各自修炼。

  没多久,就消失在众谛伶眼前了。

  邹广寒瞬在垂眸间,拧紧了眉头。目光顷刻暗下,竟似坠入黑潭。

  原这看似稳重的千秋国护国王爷,也是这么一个颇为情绪化的人!

  世人皆有弱点......他确也不例外!

  ————

  卿灼灼苦闷的趴在石桌上,由正卧,到侧倾!反正是怎么坐着都不舒服,双眸虽狠盯琴谱,却是一会儿一眨眼的落了困意。时不时的还张圆小嘴,打下几个哈欠。

  “怎么样?学的还可以吗?”

  这刚要倒头小眯一阵,就听前方传来了声音。卿灼灼自是迅速的仰了头,死撑眼皮。视线由模糊,到清楚不过片刻,但心中由惊讶到冷静,却是待他坐到她对面为止。

  “邹兄?你怎么来了?”

  “是不欢迎我吗?”两手交握,合于桌上,瞬挑眸同她对视。

  卿灼灼唯尴尬的扯了扯嘴,“怎么会!只是这个时辰,你们不都应该在校场学仙法吗?”

  邹广寒闻声浅笑,依旧显着他的温润,“原是这样!然却出了些意外!”

  “......”她不言,抿唇静听。

  只见他眼神闪烁不定,忽而别去,忽又落在她的脸上,“航笙和碧琦......又吵起来了!”故意拉着长音,为使自己看的更清楚,“盏王大怒,便罚他们去了黯神堂!余下的谛伶也就各自修炼了!”

  “他俩又被罚去黯神堂了?”扯起小嘴,重音相问。确觉不是什么惊讶的事,可这也太勤了!

  然,竟见邹广寒同她摇头,“不止是他俩,这回还有敩扬,烬帆跟贾晟轩!盏王命他们三日不得出黯神堂!”

  “......”可想而知,某王心里有多生气!这就是他精心挑选的谛伶?她都忍不住冷哼两声,试问这世间,谁没有私心,即便关关闯过,终无法控制,他们会因某些事情而生变化。

  “不说这些了!见你没去校场!故来看看!是伤还没好吗?”

  听他一声问语,卿灼灼瞬时回神,薄唇几次轻扯,才回出一句,“好多了!多谢邹兄关心!”确不知和他能说上什么!虽已认识多日,但仍觉亲近不来。

  “那就好!那我就不用太担心了!”

  “......”他总是落着一种让她猜之不透的眸光,双唇翘起,微微一笑,衬其心情大好!可她,却觉哪里不对劲儿!一个男人对一个男人,也能如此,这般?

  “有什么地方不懂吗?或许,我可以帮到你!”

  “......”她其实,是想去找航笙的!然这会儿,应该没可能了。“我......”

  “没关系!我都可以回答你!你也可以不去校场!我每日来偷偷教你也可!只要你信我!”

  “......”似乎很吸引人!遂抿唇迟疑小会儿,“这个......”

  “这是谁啊!未经允许就进我月璃门来?”

  卿灼灼闻声回神,听音无疑是她的古怪师父。

  邹广寒亦在此刻起身转头,当即朝前方毕恭毕敬的俯了身子,“师伯!”

  “哟!风倾门的谛伶!”根本不正眼瞧他,亦因他还进不了他的眼。

  “小辈邹广寒!”

  “我问你名字了吗?”顺挑眼,眼神直点他的脸上。

  这让邹广寒很是没有面子,因此间不只他们两个。

  “小辈只是出于礼貌......”

  “你礼貌?”冷哼声就是出了,不管对方爱不爱听,到了他的地盘,就得乖乖受着,“是!礼貌是有!那规矩呢?”

  “......”

  “我的月璃门,是你说进就能进的吗?还将我放不放在眼里了!”

  “师,师伯这话严重了!”

  “严重?不严重!”当即摇头否决,让其好好反省,“你进我月璃门事先请示了吗?你师父让你来的?”

  “不,不是!”

  “不是,你来做什么!”

  某古怪师父确问的人家哑口无言,亦是半点情面都不给留。卿灼灼于后方缓缓站起,就见邹广寒低着个头不敢高抬,而北月溟正于此刻朝她挑了眼神,那意思她不是看不明白,只是不能理解!

  为何,似在帮她出头?

  人家,分明没对她怎样!

  http://www.7722.org/html/68435/4889319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