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之黑夜嗜血 > 第三十八章 非警务人员

第三十八章 非警务人员


        这妹子真的是……季雨摇摇头,叹了口气,眼神里充满了复杂而又坚定的变化。

        “方云,你安排人手把死者搬回警局,我和琪琪就先回去了,对了,记得把他放到冷藏室。”季雨交代道。

        说完,转身就和宋琪琪离开了酒店。

        “李鑫,听到季主任刚刚说的话了吗?”方云正色道。

        “听到了。”李鑫回答道。

        “很好,那按照季主任的要求去做吧。我还有其他事,这里就交给你了,我看好你。”方云拍了拍李鑫的肩膀,一脸正经地道。

        “好,收到。”李鑫说道。

        方云很满意地点点头,也走了。

        “就知道使唤我,就知道以大欺小,你们一个个的,全都不是好人。”李鑫嘟囔道。

        这次案件的发生让季雨既高兴又发愁,现在又出现与多年未结的案件了,说不定,这次案件的凶手正是十年前的凶手;这次凶手的再次出现又让一个家庭支离破碎,真该死!

        相同的作案手法,在这被害者的背后有什么秘密吗?两者会有什么关联吗?

        季雨一人独自静静地看着多年前跟父母亲的合照,你们在天堂还好吗?你们走后,我无时无刻都在牵挂着你们,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抓住当年的凶手,将他绳之以法,以告慰你们在天之灵。

        “幸好我还有存稿,不然今晚又得断更了,读者这样喜欢我的书,我可不能让他们失望。”季雨坐在电脑前,冥思苦想,无论怎么样都写不出一个句子,思路完全的堵塞,。

        “算了,今晚不写了,等想好了在写,宁可更新慢,也不愿把小说写崩。”

        季雨翻开笔记本,这样写道:生活总是充满矛盾,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如同小说,一个矛盾接着一个矛盾,两个虽有不同,但总有个结局,所以,当年的凶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作恶多端,总会遭到报应。

        苏权志的被害对家庭非常大,特别是他的妻子,郑溪子。

        “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呢?到底是谁杀了你?平日里你为人平和,处事公道,从来不会得罪人,一心把重心放在教学上,兢兢业业,老天怎么那么不开眼,让这样好的一个人就这样走了。呜呜呜……”郑溪子对着苏权志的照片,撕心裂肺地哭诉道。

        苏皖离在一旁听着妈妈的哭诉,不由得被感染了:“爸爸,你说过的,这次出差开完会之后就带我去j国,去度假的,你就这样走了,明明身体感冒了,还要坚持去开什么狗屁学术会议啊,会议有你身体重要吗?早知道我就不让你去了。”

        一个是相守了二十八年的丈夫,一个是陪伴了二十六年的爸爸,现在人没了,怎么不心痛,怎么不寒心,更让人伤心的是,他不是自然正常的死亡,而是被害的,这才是最让人接受不了的事实。

        这一夜,将会是不眠之夜,无论是对季雨来说,还是对苏皖离来说。

        10月26日早晨7点。

        铃铃铃,季雨家里的座机响了起来。尚且还在睡梦中的季雨被这铃声吵醒。

        “到底是谁啊?这么缺德,这么找就打电话。”季雨艰难的爬起床,准备去接电话。

        不知怎的,季雨昨晚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按照往常,现在早已经起床了。

        还没有接到电话,铃声就停了。

        “肯定是哪个缺心眼的东西!”

        刚欲再回床上睡觉,铃铃铃,电话声又响起了。

        “喂。”季雨眯着双眼,有气无力的说。

        “喂,季雨吗?我是方舟,打你手机关机打你家座机了。现在有件事情要告诉你,昨晚的案件有个人以非警务人员加入法医组,你好好带一下,她会好好配合你的。”方舟上了年纪,说话的声音难免会比较大。

        一听是方舟的声音,季雨马上清醒过来,说:“局长,好的,我知道了。”

        “呵呵呵,不好意思啊,这是上头的通知,我也是执行命令,我没打扰你睡觉吧?”方舟有些装傻的问道。

        难道听声音听不出来吗?局长的位置恐怕不是假的吧?

        季雨哪里敢说局长的不是啊,连忙说道:“没有,我早起来了,刚在做早餐呢,只是有些累。”

        这鬼话谁信,当然啦,给台阶下要赶紧,要不然就是给脸不要脸了。

        “呵呵呵,好,那就先这样了。”方舟哈哈说道。

        “好的,局长。”季雨缓缓放下电话,双手捧住脸,来回摩擦两下,该洗漱了。

        “早啊,老大。”宋琪琪很早就到了办公室。

        “那个,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解剖工具,还有泡好了咖啡。”宋琪琪虽为实习生,但也跟了季雨两三个月,也基本了解季雨的习性。

        “好的,谢谢。”季雨张嘴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说道。

        季雨把公文包放在桌上,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觉了。

        “哇,老大,最晚去做贼了吗?怎么黑眼圈这么大,眼睛这么浮肿。我记得以前你都是干劲十足,从来不会趴桌子,眼睛里都会放射出光芒。”宋琪琪有些好奇的说道。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原来我在你心目中是这样的人啊。好了,不扯这个了,现在几点了?”季雨揉了揉眼睛,问道。

        宋琪琪瞄了一眼挂在墙上的壁钟,说道:“还差两分钟就九点了。老大,你去洗把脸,准备工作吧。”

        季雨挥挥手,说道:“不急,一大早局长就给我来电话,说有人会加入我们法医组,协助调查,还特地说是非警务人员,所以啊,我再等等吧,看看这是谁,第一天上班就迟到。”

        “非警务人员,那会是谁啊?按道理来说,一般上头都不会批准的,这次恐怕是什么大人物的亲属吧?”宋琪琪整理下衣服,准备迎接这么非警务人员。

        “不知道,管他什么大人物亲属,在我这里,迟到了,就会没有好果子吃。”季雨正色道。

        宋琪琪听了这话,撇了撇嘴,嘟囔道:“还不知道你啊。上次我迟到你就发我去扫厕所,擦桌子,倒垃圾,你这人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好歹罚我也得让我干点有水平的活儿。”

        季雨准备起身去洗把脸,他对宋琪琪说:“已经九点了,等下这位非警务人员来了,你就跟他说,今天他的任务就是你以前迟到的工作,知道吗?”

        “谁说我迟到了!”法医办公室门外响起女声。

        哒哒哒,三下,就出现在法医办公室门口。

        这不是死者家属苏皖离吗?她怎么来了?


  (http://www.7722.org/html/68646/243511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