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寻龙世家 > 第二十二章-藏尸地

第二十二章-藏尸地


        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深夜,身上的痛感消了大半,我们拿出牛肉干、压缩饼干、军用罐头等食物,我体力消耗比较大,本来觉得口感不怎么样的东西,现在都吃的起劲,就着水,一番狼吞虎咽。

        这里空间有五个教室那么大,是一个纯天然石洞,整个窖井从下往上看就像一个倒置的手电筒,石壁全是条带状断续排列的暗色片麻岩。

        右手方向的石壁上开了一条隧道通向其它地方,看到有出口我安心不少。

        从进陵墓以来我们都没完整休息过,现在到了这个比较安全的环境里,紧绷的弦就松懈下来,立刻觉得又困又乏,金教授说前面什么情况也不清楚,不如在这里休整一下,养足精神才好继续前进。

        大家听了都没异议,我从背里拿出几件衣服,叠起来枕在地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就沉沉睡去。

        醒来后看了下时间,刚过去俩小时,地面虽然比大学宿舍里的床板还硬,但还是睡得心满意足,神清气爽,我看崔同学背靠着墙壁,姿势一点没变,也不知道睡着了没,袁学姐取了点水洗脸,头发也沾湿了,用纸巾擦拭干净。

        手电因为使用比较久,照出来的光已经很弱,我们从背包里取出备用电池换上。

        收拾妥当后,重新出发,通道比我想象的要宽,三四米高,可以同时容纳好几个人行进。

        我们举着强光手电,只能照到前面二三十米的距离,两边是黑云母花岗岩石壁,没有任何人工雕饰的痕迹,地面上能看到大块的蛇纹岩,这种石头很好认,表面覆着蛇皮状青、绿色斑纹,色泽艳丽。

        曲折向下的通道中时不时有风吹来,说明前面肯定连着别的地方,不是死路。

        苟三问:“这会不会是当年修建陵墓的工匠挖出来的逃生通路?”

        古代参与修建陵墓的人,进来后就不允许再出去,吃喝全在地下,有专门的人送食物和水,所以现代考古中经常会发现残存的锅碗之类。

        陵墓修建好,为了不让内部结构被泄露出去,所有工匠会被直接坑杀,后来有人不愿意就这样死掉,在修建过程中打出一条通向外面的暗道,借此逃生,往往是两三人合作,人一多就难免走漏风声,如果被发现可是株连九族的重罪。

        金教授摇摇头,“不太像,如果是逃生所用不会修出这样的规模,而且这通道走向朝下,逃生的暗道必然是要向上打出去的。”

        关山冷说:“棺椁所放位置乃重中之重,肯定要百般查验,没人敢在这里动手脚,除了陵墓的真正主人。”

        “你们以前有盗过这样结构的墓吗?”地宫之下居然别有洞天,也许是我见识短浅,从未听闻。

        关山冷说:“大大小小的斗倒过不少,都是从前推到后,并没遇到过这种跨度几十米的双层墓葬,不过也没什么好担心,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们行走过程中没有看到任何生命迹象,通道并不是直来直往,有些区域比较狭窄,最窄的地方要分开才能通过,从岩石间挤出去,有些地方上面岩石连在一起,就必须一个接一个从下边钻过去,庆幸大家身材都比较匀称,所以没什么困难。

        然后整个通道又慢慢宽敞起来,我心想前几天还在大学教室里上课、考试,现在竟然和一群人在这里钻山洞、盗墓,真是造化弄人,也许这时候应该拍几张照片,发个朋友圈。

        “前面有光。”苟三叫道。

        走了半个小时终于看到出口,关山冷加快速度跑了出去,说:“你们快过来看。”

        尽管心里有所准备,外面的景象还是让我感到无比震撼,与人力的鬼斧神工截然不同。

        洞外有一米宽的环形石道,下方是一个不知道多大、多深的碗状巨坑,四周石壁上长满了绿色藤萝,高处顶部有一道巨大的缝隙,风不断灌进来,无数的叶子发出猎猎之声,天地间好似在共奏一曲跌宕交响的悲歌,我们必须要拉住垂下来的藤蔓才能稳住身形。

        月光如水,照的下面坑中影影绰绰,“巨碗”内壁有成千上万道深浅不一的沟壑,像一条条伤痕,更里面的情况即使打着手电筒也看不清楚。

        我们仔细观望片刻,环形石道最宽处也不足两米,狭窄处过人都不可能,四周再无其它出口。

        看来必须要下去,张致扔下一支冷烟火,光束直飞而下,几十米后触到岩壁滚了一段距离才停,变成微弱的光点,不过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预判,“巨碗”内壁前几十米比较陡峭,后面的坡度趋于平缓。

        金教授说:“为了稳妥起见,大家借助绳子下去。”

        苟三拿出一条绳固定在凸起的岩石上,所有人顺着绳子依次往下,内壁上布满细小的孔洞,踩上去摩擦力很大,虽然陡峭却又比在窖井那里垂直下滑更容易,所以整个过程我表现得还行,总算没丢什么人,

        大概八十米后,趋缓的坡度已经可以直行无碍。

        “看来很久以前是一片地下暗湖,现在水全干了。”关山冷抓了一把地上砂土说道。

        袁学姐点点头,“这里正对着风口,万年侵蚀,吹土成沙,才造就出今天这般气象。”

        “巨碗”之内,风割雨切,万千沟壑,我提醒大家小心一些,有些沟很深,一脚踏进去就很难再出来。

        虽然万分谨慎,苟三还是一脚踩进沟里,幸亏崔鹿鸣、关山冷眼疾手快,离他很近一把抓住,原来上面铺着一层薄土,看过去与实地无异,沙石顺着裂口跌下去,半天听不到回响,强光手电照进去只觉得深不可测,苟三被扯着衣服提上来,一脸后怕,冷汗直流。

        随着我们前进,开始看到许多动物尸体散落在四周,有的变成累累白骨,一大半埋在土里,不知是多久以前,有的比较新鲜,看样子死去没几天,还有一些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腐化,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金教授皱着眉头,“你们怎么看?”

        张致戴上手套,仔细检查几具,“表面没有致命伤,里面骨头几乎全部碎裂。”

        关山冷说:“那就是从上面裂口摔下来的。”

        “这骨头上有啃咬的痕迹。”崔鹿鸣举着手电,把上面土拨开,“看来掉下来后并不是自然腐化,而是被什么东西吃了。”

        我心中倒有个大胆猜测,“这也许是某种投食。”

        金教授说:“周边的生态系统供养天子奴倒是完全没问题,但是时间,没有人能够坚持两千多年做同一件事。”

        崔鹿鸣说:“人确实不能,但动物就不一定。”

        我说:“对啊,附近生活着山都,能够自由出入陵墓,对于动物来说,如果当年被人教化,某种行为很有可能在种群中沿袭下来,而且山都具有一定智慧。”

        其他人点头同意,我们继续向前,不知又走了多久,上面的裂口已经变成一道银色细线,越往下越感到一种阴冷,却不像是因为温度的降低。

        “你们看前面是什么?”苟三说。

        有一大团黑色的东西伏在那里,我们举着手电缓缓靠近,这才看清在“巨碗”底部有一个很大的湖泊,一轮明月投影其中。

        渗人的是湖边摆满了尸体,全部趴在地面头朝前,姿势怪异,层层累叠,难以计数,全然没有腐烂的样子,看面容还栩栩如生,仿佛死去不久,身上的衣物满是灰尘腐而未化,整个地方阴冷得不行。

        虽然没有尸变迹象,我们还是抄出家伙,鬼知道湖里会不会有什么东西。

        袁学姐说:“看他们穿着应该是西汉时期。”

        “身上都有斧劈刀砍的痕迹。”关山冷说:“估摸是当时一起殉葬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摆在这里,而且按道理直接暴露在空气中这么多年,早该烂得连渣都不剩,不可能保存这么完好。”

        “不知你们是否听过藏尸之地?”金教授问。

        我说:“风水法本《葬经》中似乎有一鳞半爪提及,大约说的是‘藏尸之所,临水而设,禁锢阴魂,以成绝地。’不过作者对藏尸地的作用讳莫如深,隐而不谈。”

        金教授说:“不错,我看此处正是传说中的藏尸地,所有尸体按照某种规律摆放,摄地脉之气,才能不腐不烂。”

        苟三说:“难怪靠近这里,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关山冷说:“管它什么地方,殉葬这么多人,不把墓主挫骨扬灰,难平胸臆。我们赶紧找找,看看有没有其它出去的地方。”

        明知道过去很久,可是走在尸体上,还是有点不自在,我小声嘀咕:“诸位大哥大姐要是在天有灵,有所不敬,莫怪莫怪,咱们都是穷苦人民………”

        还没念叨完,就听一个声音响起,把我吓了一跳,苟三不知拿了个什么东西扔到水里。

        我恼道:“你干嘛呢?万一里面有东西,你这一扔把它惊醒怎么办?”

        他说:“我就想试试深浅,你看现在不好好的嘛,哪有什么东西,别自己吓自己。”

        黑色水面很快平静下来,周天星辰和一轮明月倒映其上,看上去深不可测,奇怪的是岸边每隔相同距离就有一道手臂粗细的黑沉沉铁链伸入潭中,出水部分长满红锈,顶部用铜锚钉死在土里。

        “这是干嘛用的?”我心里不停思索,“难道是要锁住水里的什么东西?”

        分神一瞬间,没注意到靠近我的一条铁链出现了轻微颤动,一只冰冷浮肿的手忽然探了上来,一把抓住我的脚踝,向下拖去。


  (http://www.7722.org/html/68647/243508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