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祖宗回来了 > 第六十八章 首辅行贿

第六十八章 首辅行贿

        沈老夫人眼皮子跳的厉害,有些坐立不安:“小姐您到底是什么人?!”

        李光尘道:“那你为什么会来找我呢?您之前应该没想过来找我。”

        “是,是因为老五家的,她说小姐说……”

        李光尘似鼓励的道:“五夫人说了什么?!”

        谁都不愿意诅咒自家人,沈老夫人道;“她说小姐说,我家会家破人亡。”

        李光尘点头:“对的,是我说的,你若不是现在这个态度,会一个都不剩!”

        老夫人捏了捏手,陡然间抬起头道:“珍儿说,小姐是朋友不是敌人,那小姐能不能给咱们指一条明路?!”

        她信了,所以她想对策了。

        李光尘之前在等沈天岚,但是人家一直没找上门,沈老夫人来找她赔罪,是她真的没想到的,看了老夫人的面向,才知道老夫人情劫难捱,肝肠寸断,也就明白为什么老夫人宁愿跟自己打交道,也不愿意去找沈天岚了。

        老夫人颈部有深纹,是吊死之相,但是眼角不上不下,虽然厉害,是个良善之人,可惜了。

        李光尘对沈老夫人很有好感,既然知道了她和沈天岚直接的过节,其实不等沈天岚,要保住沈唯卿,老夫人或许也一样。

        她道:“我和老夫人都有一个心愿,就是看沈唯卿平安无事,所以老夫人如果信得过我,您就得让沈唯卿跪着,一直跪到,他被礼法不容,被家族所弃,一无所有。”

        沈老夫人瞪大了眼睛的看着李光尘。

        李光尘点头:“你的孙子,就是我要保护的人!”

        ……

        ……

        沈天岚让游七找到了大树,要跟齐照见面。

        齐照看只有一位老夫人去见小姐了,他不好跟着,也不那么担心,就在另外的包房里等着,同意让沈天岚见他。

        二人一见面,沈天岚只是做了个揖。

        这也是朝廷律法有明文规定的,官员等级相差三品之内,行拱手礼,六品之内跪拜礼,九品之内要磕头,这是朝中想见的。

        如果在外面遇见,是另外的礼仪,

        还有一点,如果这个人在外面,没有穿朝服官府,不管相差等级多高,都不必磕头,只要行简单的礼就行,因为人家并不想败露身份。

        沈天岚是太子太保,真正的一品大员,去外地,就算是皇亲国戚,地位比他高,都要巴结他奉承他。

        齐照知道是因为自己捏着人家的把柄,人家才肯低头的。

        所以他也不托大,叫着大树:“给沈大人赐座!”

        沈天岚已经坐在椅子习惯了,冷不丁坐个小秀墩,还真是感觉有点奇怪,他诧异的看着齐照。

        齐照心想:“虽然不能扫首辅的脸,但是也不能太惯着了,这种黑脸大臣,你起码要自己有点尊严,他才能敬重你,这个算下马威。”

        显然,有点用,对方警觉了。

        齐照直接问道:“沈大人找我什么事?还钱吗?!”

        沈天岚:“……”

        “不谷听闻公子在七彩霞有相当的股份,但是前些日子一批货物在过运河的时候,被山上土匪给吞了。

        走货船不安全啊!”

        京城地处北方,不长桑麻不产丝绸,更没有沿海港口,一应布料等物品,都需要过运河。

        运河之上不仅有两岸靠水吃水的土匪,还有朝廷设置的税务关卡。

        打个比方,一艘二十万的货船,运到京城能买八十万,但是这种层层拨盘,就得去掉五十多万,

        算你挣了十万,还要仓储人力,前提还得卖的出去。

        深深的伤害了商人的利益。

        不过走布政司或者朝廷的船只不光没人敢劫,各个关卡都免税。

        布政司的船只归内侍,也就是司礼监的太监管,那是皇室的私人的。

        其他各部内阁首辅写个条子,就可以用官船运。

        沈天岚当政二十年,不能说一张条子没写过,但是这到底是亏空太仓的勾当,他也只开始的时候做过一两次人情。

        现在他的意思就是,可以帮齐照的生意写条子,走官船,一批货物,少说也能净赚二十万两银子。

        这个诱惑力太大了!

        齐照心里:“我和老沈没有交集,要说之前威胁的事情,他给了银子,也知道我不会说出去,再说他的排场,我也没有蠢到去跟皇帝说。

        那么沈天岚为什么愿意下这么重的筹码来找我呢,看来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啊,应该不止上面那些事!”

        他道:“你们这些朝廷大老爷就知道卖关子,大人找我就是为了帮我补偿损失吗?

        你还不如直接说找我什么事?!”

        沈天岚也是干脆的人:“请公子放过我那不成器的孙子,他太祖父还要下葬,现在跪在一个女人面前不肯起来会耽误这孩子的一声,公子务必高抬贵手。”

        齐照笑道:“你孙子自己要跪的,跟小爷可没什么关系啊,你怎么求到我头上。”

        还送二十万两的条子当礼物,贵重了。

        沈天岚道:“可是那位小姐会听您的啊,您让他放过务观,不就成了?!”

        “听,听我的?!”齐照突然间认真起来,低声叫道:“老大人,您真的感觉她会听我的?!”

        沈天岚道:“不是公子的女人嘛?!”

        工于心计见惯了阴谋的老臣,突然间都迷茫了。

        那皇子为什么要替一个女人出头呢?!

        总不可能是因为正义吧,

        再看三皇子瞪的亮晶晶期待他再多说两句的眼神,有点可怕,方才他还爱理不理吊儿郎当呢。

        “公子您……”

        突然屏风后走出一个人:“大人打扰了,卑职找公子借一步说话。”

        这人是风少羽,沈天岚知道皇子身后会有人,所以也不惊慌差异,回了礼。

        风少羽叫着欣喜的齐照:“公子!!”

        齐照道:“说什么啊?人家跟沈大人说的正开心呢!”

        沈天岚心想我并没有感受到开心。

        风少羽要跟齐照说的,就是船只的事情,别因为一个女人,生意都不做了。

        他们到窗口说话,窗外小雨依然淅沥沥沥,齐照把窗户打开,外面的喧哗声传进来,这样他们的谈话就不会被认人全听了!

  http://www.7722.org/html/68702/241000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