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云收雨过江添景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王妃吃了什么?!“突如其来的暴怒,令在场所有人全部跪了下去。

  喜婆更是不停地磕着头,”王...王妃只是吃了几口王爷送来的糕点,没一会儿就晕过去了,小的实在是不知道啊,王爷恕罪,王爷恕罪...”

  盛琰煦眼睛一眯,打量着房内每个人,他并未差人送过什么吃食,会是谁下了药呢?第八十章大婚之夜,有惊无险

  红烛把新房照得如梦般香艳,褚云心坐在绣着龙凤呈祥的账帘内,不安的等待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女人们的声音逐渐淡了下去,但是男人们的吵闹声依旧此起彼伏。褚云心轻轻动了一下,这才发觉自己脖颈酸的厉害。刚想伸手轻轻抬起头上的凤冠,一旁的喜娘就“咳”了一声,“王妃,莫要乱动”。这下褚云心只好乖乖做好,一动不敢动。

  估摸着又过了半个时辰,门“吱呀”一声开了,原本昏昏欲睡的褚云心突然清醒,是他来了吗?

  “王爷担心王妃一天没怎么吃东西,特意让我送来糕点,王爷说王妃再稍等片刻,他很快就过来~”开口说话的是个小丫鬟,听声音不是褚云心带过来的。

  喜婆接过小丫鬟手中的锦盒,“有劳姑娘。”

  原本褚云心并不感到饥饿,被小丫鬟这么一说,她倒意识到腹中的确有些空。

  “嬷嬷?”褚云心小心翼翼试探着叫了喜婆一声,她也不知道喜婆会不会允许她吃。

  喜婆哪里会不懂褚云心的意思,打开锦盒拿了两小块给褚云心递了过来,“王妃切莫贪嘴”。

  虽然只有两小块,褚云心却已经喜出望外了,刚要伸手掀开盖头,却又被喜婆制止了,“王妃,不可。”无奈,她只好从盖头下面递到嘴边。

  头上的凤冠压的褚云心快要喘不过气,又总觉得糕点味道实在有些奇怪,她吃了大半块便放下了。喜婆满意的点了点头,暗暗称赞王妃的闺秀姿态。

  -------

  外面男人们不停灌着盛琰煦酒,除了魏王,恐怕人人都想借此机会和一向冷峻的燕王殿下套套近乎。

  盛琰煦表面上带着笑意回应着每个人,心底里却是厌恶的不行。

  “今晚可是四弟的洞房花烛夜,为兄就不打扰了,先行告退,四弟可莫要辜负这千金春宵一刻啊!”魏王开口,又是引得一阵大笑。

  “既然魏王殿下都要走了,那我们也不叨扰了~”其他人倒也有眼色,纷纷应和着。

  盛琰煦已经有些微醺,虽然他酒量不差又提前服了药,但也架不住那么多人轮流敬酒。一见他们要走,也不做过多挽留,“那臣弟就多谢皇兄和各位体谅了!”

  一行人刚要离开,后院突然跑过来一个小丫鬟:“王爷!王妃她晕倒了!”

  “什么?!”刚才的微醺感瞬间烟消云散,盛琰煦此刻无比清醒,“快叫郎中!方同,去宫里请太医!”

  转身对盛琰辰刚要行礼:“皇兄,请恕…”“四弟不必多礼,快去吧!”

  盛琰煦一抱拳,便冲回了后院,剩下众人面面相觑。

  这下众人更加不知该不该走了,纷纷低声议论着。

  盛琰辰结下腰间令牌,递给了身后一个小厮,“去把这个给方同,这么晚了宫门已经下钥。”

  “是!”

  “天色也不早了,各位还是先回吧,今日燕王殿下若有什么招待不周之处,本王这个做兄长的替他给各位赔礼了!”

  一听魏王开了口,众人总算有了主心骨,燕王妃大婚当日晕倒,这里面指不定有什么皇家秘闻呢。这种事,自然是离得越远越好。

  “那臣等就先行退下了~”说话的是礼部侍郎周墨,此人一贯圆滑。

  魏王点了点头表示默许,其他人也纷纷行礼告退。

  -------

  婚房内,褚云心躺在床上,一旁喜娘跪在地上,刚刚燕王殿下冲进来的罗刹模样吓得她后背冷汗直冒。

  府里的郎中正在给褚云心把脉,眉头紧皱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

  “到底怎么回事?!”盛琰煦语气中的焦急几乎要喷涌而出,郎中一听,立马收回手给盛琰煦回话,“回禀王爷,事关王妃小的不敢妄言,需得...得...”

  “得如何?!”盛琰煦就差拎着郎中的脖领了。

  “需得舌诊,”郎中说完这话自己也是心虚的很,毕竟王妃的盖头还没有掀,根据礼法这新婚女子的盖头可是不能随便拿下来的。

  “那就诊啊,你废什么话!”

  郎中一听更是重重磕了一个头,“小的不敢。”

  一旁的喜婆也说:“殿下,王妃的盖头还没...”

  话没说完,就只见盛琰煦上前一步,轻轻托起褚云心,扯下了盖头。原本果断的举动却在看到盖头下的那张脸时停滞了,盛琰煦从没有见过这样的褚云心。以往见她,或安静,或冷漠,或咄咄逼人,或黯然神伤。但是现在的她,无比乖巧的躺在那里,本应是他喜欢的样子,但是却没有一丝生气。

  盛琰煦心痛,暗暗怪罪自己没有照顾好她。

  “快!”暂且忍住情绪,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让她快点好起来。

  郎中赶忙上前,轻轻捏开褚云心的嘴,来回探看。

  “启禀王爷,王妃似乎是...中了迷药,”郎中心里也打怵,自己行医这么多年,皇家里哪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也见过了不少,如此简单的迷药倒是让人有些意外。

  “当真?”盛琰煦自然也不信。

  “王爷!”是方同的声音,“刘太医来了!”

  方同带着刘太医匆匆进了房间,太医年迈,不停地擦拭着额头上的汗。今晚自己本在太医院当值,这个男子急匆匆冲了进来拉着自己就走,慌乱中他就只瞧着似乎是魏王的令牌,但又不知道为何来了着燕王府。

  “臣见过燕王殿下!”

  “太医不必多礼,您看,”盛琰煦指了指床上的褚云心,刘太医这才明白原来是燕王妃有恙。

  不多说话,刘太医赶忙上去查看,把了脉又看了看褚云心的眼睛,心中虽有疑惑但也算确认,“殿下,王妃只是中了迷药,不妨事,最迟明日午时便可清醒,臣给王妃开副方子,待王妃醒了服下即可。”

  听见刘太医这么说,盛琰煦才真的放下了心,“有劳太医,方同,送太医出去。”

  待太医出去,盛琰煦转头问向郎中,”你可知迷药从何而来?“

  ”回禀王爷,迷药无非两种,一种是由鼻,一种由口。依小的看,王妃多半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不过又似乎吃的不多,相信很快就能清醒。“

  能在王府的郎中自然也不是一般的人,盛琰煦还是很信任他。

  ”王妃吃了什么?!“突如其来的暴怒,令在场所有人全部跪了下去。

  喜婆更是不停地磕着头,”王...王妃只是吃了几口王爷送来的糕点,没一会儿就晕过去了,小的实在是不知道啊,王爷恕罪,王爷恕罪...”

  盛琰煦眼睛一眯,打量着房内每个人,他并未差人送过什么吃食,会是谁下了药呢?

  http://www.7722.org/html/71364/389525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