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 610.画中的女人(一更)

610.画中的女人(一更)

  祁宁远再见到穆妍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正午了。

  “祁小远,穿喜袍是什么感觉?”穆妍一见面就来了这么一句。

  祁宁远嘴角一抽:“表妹,你就往我心口戳刀子吧!看在我这回帮表妹夫背黑锅的份儿上,能不能叫我一声表哥?”

  “不能。”穆妍摇头,“我有哥,不缺你这个缺心眼儿。”

  “我就缺你这个表妹……”祁宁远话落,很快转移了话题,因为他看到了穆妍的黯然,想必是又想起生死未卜的穆霖来了,“表妹啊,你跟那个人交手了,他实力如何?你有什么发现?快跟我们说说!”

  “他的实力,我们两个人勉强能打他一个吧。”穆妍说,“百毒不侵这一点比较麻烦,不光毒物不能用,暗器的威力也很有限。”

  “表妹你能从他手中全身而退,实在是太厉害了!”祁宁远竖起了大拇指,“当时在落英城,想到是调虎离山计,可把表妹夫给吓坏了,一路狂奔啊,半道把我扔下好几回。”祁宁远自认为如果是他对上那个人,很可能现在已经没命在了。

  “他是打定了主意要杀我的。”穆妍对萧星寒说,“目的,就是为了让你痛苦。他跟你有仇,准确来说,不是跟你,是跟轩辕烨。因为你是轩辕烨的外孙,所以也被迁怒了。”

  “难道表妹跟他聊了什么?”祁宁远好奇地问。

  “嗯,聊了一会儿,他说他是轩辕烨,我说我是风啸庭,他说我骂他。”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祁宁远嘴角一抽:“你确实是在骂他。”真是艺高人胆大,什么话都敢说……

  “他承认圆通大师是他杀的,也承认他就是那些年被关在元隐寺的‘轩辕烨’。”穆妍说。

  祁宁远神色微变:“当年被抓回元隐寺的轩辕烨是假的,就是现在在兴风作浪的那个人?他还把圆通大师给杀了?”

  “目前看来是这样。而且,真正的轩辕烨有可能还活着。根据我得到的信息,当年圆通大师是为了从那人手中救出真正的轩辕烨,所以才一直没有动他。还有一个原因,那人应该有什么悲惨的身世,圆通大师对他心存悲悯。”穆妍说,“我不知道他那样一个十恶不赦的人有什么可悲悯的,但事实就是,圆通大师留下了这个祸患,一直留了几十年,最后把自己的老命也搭进去了。”

  “圆通大师……唉,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不过表妹你真的觉得轩辕烨还活着?五十多年了,他如果一直活着的话,能在哪儿?不会跟外公一样,被关在什么暗无天日的地方吧?”祁宁远叹了一口气说。

  “云中岛。”穆妍说了三个字,“如果轩辕烨真的还活着,我猜,他可能在云中岛。那个人跟萧寒寒定了一个三月之期,说如果到时候不去云中岛,一定会后悔的,我怀疑他说的后悔之事,有可能跟轩辕烨有关。”

  “那我们现在怎么做?距离三月之期还剩下两个月,等下去,还是主动出击?”祁宁远问穆妍,“先前表妹没出关,表妹夫是打算去云中岛探探路的,现在表妹出关,也跟那人交过手了,你们应该商量过了,计划有改变吗?”

  “没有。”穆妍说,“云中岛,必须去,那个人的老巢应该就在上面,所谓的天宗到底有多少人,实力如何,只有到了云中岛,我们才能知道。”

  “小花儿,你的伤还没好,这件事,让阿远和星寒去吧。”谌寂叹了一口气说,“我最后一次去云中岛,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你们年轻,都没去过那个地方,那上面如今怕是十分凶险。”

  “是啊表妹,这次我跟表妹夫一起去,你留下。”祁宁远说,“我们只是去探路,小心一点,应该没事。”

  “还是我去吧。”穆妍说,“我的伤再养几天就没事了。”

  “为什么我不行?”祁宁远问。

  “因为你真的不行。”穆妍给了祁宁远一个白眼。

  祁宁远脸一黑,总感觉穆妍意有所指,但他没有证据。突然想起,当初萧星寒给他疗伤,还用了一种让他“不行”的药,这对无良夫妻说,要等他找到媳妇儿,成亲之前再给他解,也是醉了……

  “爷爷放心吧,我们到时候一定会小心的。”穆妍对谌寂说。

  谌寂神色还是有些担忧,看着萧星寒语重心长地说:“星寒啊,你可一定要保护好小花儿,知道吗?”

  “我会的。”萧星寒点头。

  之前一直没说话的上官凌,若有所思地开口说:“这么说,当年应该是那个人假扮轩辕烨,屠杀了云中城的人,然后带着轩辕烨的夫人,一起去了神兵城,圆通大师带着人从神兵城把他抓回了元隐寺,青虞那个老毒妇一直心心念念的,并不是真正的轩辕烨,是那个假货!这么看来,好像是因为女人啊!那个人会不会就是为了得到轩辕烨的妻子风潇然,才那样做的?”上官凌开口说。

  “这应该是原因之一,但不尽然。”穆妍摇头,“如果只是为了女人,他没有必要那么疯狂地把云中城全城的人都给杀了,杀了轩辕烨就行了。那个人当年选择留下了轩辕烨和风潇然的女儿,结果现在又来对付轩辕烨的外孙,一副不共戴天的样子,看起来只有一个原因可以解释。”

  “什么原因?”祁宁远和上官凌同时开口,好奇地问。

  “那人嫉妒轩辕烨和萧寒寒长得好看。”穆妍幽幽地说。

  祁宁远和上官凌同时翻了个白眼,祁宁远无语地说:“表妹,知道你男人好看,我们在说正事,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儿。”

  “我说的,就是正经的。”穆妍说,“那个人,我猜他身体应该有什么残缺,所以心理变态,见不得完美的人存在。”

  上官凌神色微变:“按照小九师妹说的,玄苦丢失的小星儿的画像,应该也落到了那个人的手里,他不会让人去神兵城抓小星儿吧?”

  谌寂神色一紧:“神兵城安全吗?”

  穆妍和萧星寒对视了一眼,穆妍微微摇头说:“这件事,说不好。那个人已经从元隐寺逃走好几年了,在这几年里面,他的属下还培养了明心瑶,我想,他有可能去过天羽大陆,对我们所有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即便没有那幅画像,也阻止不了他盯上小星儿。”

  “那怎么办?”上官凌神色很是担忧。

  “我相信我哥。”萧星寒开口,只说了这么一句。

  “不是我不相信萧月儿,这种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上官凌神色难看地说,“要不萧老大和小九师妹你们俩商量一下,一个人回神兵城去?你们都在这儿,我总觉得神兵城不安全!万一小星儿真的被他们给抓了,后果不堪设想!”

  祁宁远和谌寂神色也都紧张起来,萧星寒握了一下穆妍的手,开口说:“现在我们不能分心,神兵城已经做了严密的部署,事实上比朔雪城安全很多,带小星儿过来,未必是好事。”

  其实萧星寒今日一早跟穆妍提了,说想让她带着谌寂和上官凌回神兵城去,这边交给他和祁宁远来处理。当时穆妍沉默了许久,还是没有同意。他们都很担心远在神兵城的儿子,但是当前的形势,对方实力深不可测,他们再分开,两头兼顾的话,胜算会更小。

  气氛一时又沉默了下来,萧星寒和穆妍已经做了决定,其他人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

  第二天,玄苦从落英城回来了。

  看到穆妍没事,玄苦也松了一口气。得知小星儿可能会有危险,玄苦提出要去神兵城保护小星儿,穆妍给他准备了行李,他很快就出发了,是一个人走的。上官凌想着回去也帮不上什么忙,谌寂怕耽搁玄苦路上的时间,都留下了。

  又过了十天时间,在萧星寒的悉心调理下,穆妍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也到了他们原定出发去云中岛的日子。

  两把风云剑,一把在萧星寒手中,一把在穆妍手里,他们已经将剑谱熟记于心,从头到尾练了一次,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熟悉。穆妍带上了五张藏宝图,想着或许会有用。

  云中岛距离星柘岛很近,从朔雪城去云中岛,快的话四五天就到了。

  一路上风平浪静,临近云中岛,萧星寒放慢了速度。

  云中岛常年云雾缭绕,在出事之前,如仙境一般,有着天启大陆最美丽的自然风景。萧星寒见过一次,在鄱阳城北城的别院里面,那个人房间里摆了一副云中岛的画屏。

  他们本来以为云中岛会有阵法守着,但是靠近了发现竟然没有。

  现在已经是四月了,初夏季节,此时是清晨时分,薄雾笼罩,空气清新,面前的岛屿绿意盎然,还能听到虫鸣鸟叫的声音。

  萧星寒和穆妍上了岸,把船也拉上来,藏在一块大石头后面。

  穆妍拿出了拼在一起的藏宝图,正中央缺了一块,不完整,但是可以看到大致的方向。云中岛是天启大陆第一大岛屿,面积有两个朔雪城那么大,他们不知道哪里会有人,所以决定先根据这幅地图,去找一下轩辕氏的藏宝库,看看情况再说。

  穆妍按照藏宝图上所指,找了一个方向,拉着萧星寒一起往前走。

  自从几十年前成为无人荒岛之后,云中岛上面树木繁茂,野草疯长,穆妍还看到了大片大片如火如荼的曼珠沙华,开着血色的花。

  他们碰到了破败的房屋,走几步就会踢到人骨。这个抬头看,静谧美好的岛屿,低头看,满目疮痍。

  一直往前走,走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任何活人存在的痕迹,而他们面前不远处,就是云中城的城主府。

  几十年过去,经历了风吹雨打,云中城大部分民宅都破败倒塌了,但是这座城主府依旧稳稳地矗立在云中城正中央。城主府大门外面有一块巨石,上面刻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轩辕”。

  大门紧闭,上面满是灰土,结了蛛网。萧星寒揽着穆妍,飞身越过大门,进入了城主府之中。

  满地白骨,到了无处落脚的地步。萧星寒带着穆妍在房顶上面飞跃过去,到了城主府最深处,下方不远处就是轩辕氏的祠堂,祠堂的门关着,门口的杂草长得比别处矮一些。

  萧星寒揽着穆霖落地,隔空挥掌,打开了祠堂的门,一阵阴风吹了出来,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还是老样子,一个人进去探路,一个人在外面掩护。

  萧星寒松开穆妍,进了面前的祠堂。

  祠堂是木建筑,屋顶很高,现在快到正午时分,里面阴凉晦暗。

  祠堂之中,一排一排放了许多的牌位,正中间从高到低牌位最大的一排,是轩辕氏的历任家主,其中并没有轩辕烨,也没有轩辕烨的父亲,因为轩辕烨的父亲是横死的,没有人给他做牌位。

  祠堂之中供奉的全都是轩辕氏的男子,而那些牌位上面,每一个都被画上了一个很大的叉。是用血画的,血早已经干了,留下了暗色的痕迹。

  每一位轩辕氏的家主,在祠堂之中都有一副画像,挂在四周,此时那些画像上面的人,全都没了脑袋。

  萧星寒看出那些画像后面还有东西,没有靠近,拔剑隔空挥了一下,一幅没头的画像掉落在了地上,露出了后面藏着的另外一幅画像,画像上面是个美丽的女人,看起来很年轻。

  其他几幅画像,萧星寒都砍掉之后,后面都藏着一副画,画的全都是同一个女人,穿着不同的衣服,或坐或站,有的是侧脸,有的是背影。

  最后一幅画,女人站在海边,一只脚已经踏入了海中,她的怀中抱着一个襁褓,襁褓里面的孩子脸是空白的,女人的眼中满是绝望,还带着深深的恨……

  ------题外话------

  二更时间,随缘吧哈哈,游游今天有点事,会晚一点,么么哒(*^▽^*)

  (http://www.7722.org/html/72894/33047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