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妃策繁华 > 186 奇怪的传信(二更)

186 奇怪的传信(二更)


  自从那一日南宫凰吃撑了之后,她就再也没出门了,天天窝在南宫府,清汤寡水地吃了几日。

  她那日没有带一舟,谁也不知道她何故撑着了肚子,只道她是在寻芳阁贪了杯,为此李嬷嬷好一番念叨,南宫凰听着那碎碎念,着实有苦说不出,若是知晓那一早上要遇到这么些事情,她是打死也不会去寻芳阁的。

  如今,寻芳阁还有两成利润在她手中,当时接地仓促,事后想想也总觉得似一个烫手山芋般,寻芳阁背景复杂,如今这般境遇中接受那合约,委实不是什么理智的选择。

  日色暖阳里,南宫凰抱着小司眯着眼晒太阳,昨儿个晚上下了好大的雪,一直到接近晌午才停了雪出了太阳,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李嬷嬷带着丫鬟们在清扫院子里的雪花,几个丫鬟都很兴奋,名为扫雪,实际上却是玩得开心的很。

  没一会儿,司琴也加入了,几个小丫头玩起了打雪仗,李嬷嬷年纪大了行动不便,借着去炖汤的借口麻溜的跑了,司琴拽着司竹一起,很快,唯一的男性生物就被集体围攻……

  司竹求救无门,又不能对着几个小丫头动武,连动作都放不开,就怕一个不小心伤了谁,他瞅着一舟想要把一舟拉进去,奈何一舟抱着剑站着,半个眼神都没给他……

  “小姐!你看她们!”

  司竹冻得嗷嗷叫,只能朝着南宫凰求救,谁知道南宫凰拢着袖子抱着小司在一边笑眯眯地看,半点忙都不帮,还格外没同情心地提醒道,“司竹,若是我一块儿去了,也是站在那一边的……”

  ……跟错了主子,这主子很没良心……

  小司在南宫凰腿上打着滚儿,喵喵叫着也要下去,南宫凰伸手拦了,淡淡呵斥道,“乖,你别去。”

  声音清冷,指尖动作也是温柔,甚至眼神都没有给它一个,奈何小司却突然浑身一激灵,乖乖趴下了。这南宫府人人都对它格外好,几乎是由着它闹腾,唯独南宫凰……

  跟错了主子……突然和司竹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

  “这群丫头,主子跟前也不知道乖巧一些,一个个疯成了什么模样!”管家踩着雪一路过来,见此情景,不轻不重地呵斥了几句,丫鬟们吐了吐舌头转身拿扫帚的拿扫帚,拿铲子的拿铲子,司竹赶紧抖着衣服跳开,他的脖子里全是雪。

  管家这才嘀嘀咕咕地走到南宫凰跟前,“大小姐就是太好说话,瞧瞧这院子里的姑娘们,一个个都没了规矩,如今虽说雪停了,却也冷的很,也不知道给主子拿件披风。”

  “无碍的,她们也难得玩一下。”南宫凰劝慰道。

  管家不甚赞同地反驳道,“大小姐就是性子太好……这性子好是好事,但是指不定就有那么几个不开眼的肖想着爬到主子头上去作威作福了……”

  “这落雪天道路湿滑,管家匆匆而来所为何事?”她转了话题,笑着坐起身,将小司放在了地上,小司一溜烟朝着司琴跑去,加入了滚雪球的行列。

  “哦对,瞧我这记性!”管家一拍脑袋,有些不好意思讪讪笑着,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小心翼翼递给南宫凰,“大小姐,有个孩子到门口交给门房小厮这张纸,说是转交给您,我正巧在,便带了过来。”

  这情景怎么如此熟悉……

  最近这一个个的怎么都要找自己?

  南宫凰狐疑地接过,入手便是一惊,这纸张质地奇怪,竟如丝绸般沁凉顺滑,略一展开,竟薄如蝉翼……其上字迹飘逸潇洒,有些熟悉……似乎很多年前见过。

  上书,“明日午时,南城门外三里,不见不散。”

  城门外?谁约人约到城门外那种鸡不生蛋的荒郊野岭去,指不定要杀人藏尸……若非手中这质地不似寻常人可以用的,她都要怀疑谁拿她寻开心了。

  南宫凰狐疑地看了眼管家,管家赶紧低了头,收腹、提臀,一脸严肃地保证,“大小姐,老奴绝对没有看过里面的内容……”

  南宫凰失笑,连连摆手,“不……您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我是想说您怎么就能这么淡定地说这是一张纸呢?她对着管家抖抖手中那“丝绸”……

  管家瞬间领悟了南宫凰的意思,松了口气笑着说道,“纸张素以陈记的纸张最好,其中他们家的纸张有一款是以竹子里面的薄衣经过特殊工艺制作而成,就是您手中的那个,听说工艺极其复杂,是以市面上极少见到,老侯爷几年前得过一些,老奴这才晓得。”

  “祖父还有这样的好东西?”不怪南宫凰怀疑了,这玩意儿到了自家祖父手中,简直就是浪费么……老侯爷握着狼毫笔还不如握着剑稳当,这东西给了他,不就是暴殄天物么,看来,过些日子要去讨了来……

  管家瞧着南宫凰似乎在出神,想必是在思考那信笺上的内容,当下鞠躬行礼道,“大小姐,若是无事,老奴便退下了。”

  “嗯,您去忙吧。”南宫凰随意地挥挥手,眼神都没抬。

  管教弯着腰后退几步,抬头以眼神呵斥了几个丫鬟,见她们一个个低了头勤勤恳恳干着活才转身离开,心道这大小姐还是自个儿玩心大,连带着这暖云阁的丫鬟们都不好好干活,看来还是要派一个镇得住的大丫鬟过来。

  南宫凰自然不知道管家在寻思着什么,对着打着哈欠从屋子里出来的言希招了招手,“过来瞧瞧,这字迹可眼熟?”

  言希随手拎起正在脚边打滚的小司,胡乱地揉着它的毛发,不甚清明的样子接过那纸,第一反应便是感慨了句,“哟呵,好东西!”

  再看那内容,嗤笑一声,斜睨南宫凰,“你以为本姑娘是做什么的?你指望我对着一个字迹看出是谁写的?”

  南宫凰深有同感地点点头,嫌弃,“嗯对,我终究是太高估你了……”

  “嘿!”言希斜眼瞅着,半天没蹦出一个字来,转身嘀咕着去了小厨房,“李嬷嬷,我饿了……”好女不跟南宫凰斗!那厮总有一日会落在自己手里的!

  南宫凰看着她骂骂咧咧的走远,才微微沉了眼,言希不知道……那便不是藏书楼有关的人。言希……过目不忘。


  (http://www.7722.org/html/76424/1097525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