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妃策繁华 > 099 不像大夫的神医(一更)

099 不像大夫的神医(一更)


  季云深骤然被打,脸上火辣辣的痛,四周静悄悄的,黑暗的世界里什么都感受不到,他不觉得愤怒,不觉得丢脸,只是若无其事地擦了擦嘴角,说道,“你来了。”

  “季云深,你怎么保护地她!”程泽熙一把拽起他的衣服领子,咬牙切齿,没人知道他需要多用力,才能忍着往这张脸上再挥上一拳!

  季云深没有说话,半点辩解都没有,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打了脸,还被人拎着领子质问,唾沫星子都喷到了他脸上,可是他半点不悦都没有。

  是的,他没有保护好南宫凰。

  他也想给自己一拳。

  “程小爷……”临风却不忍心自己的主子被人这般对待,赶紧上去劝道,“程小爷……王爷也很自责,好在王妃已经回来了……”

  “回来?回来了就好了?!也幸好是回来了我才只揍了他而已!否则你信不信,南宫凰从哪里摔下去的我就从哪里把他踹下去!”

  “你看看那个样子!她是南宫凰啊!盛京城一霸啊!何时这样生死不明地躺在床上动弹不了昏睡不醒的?!”

  程泽熙指着那床榻的手都在颤抖,额头上一根根青筋都暴起了,他看着临风,一字一句地问道,“所以,你现在再说一遍……你刚刚说好在什么?”

  大有一种你要敢说,我就敢揍的凶悍。

  临风张了张嘴,没说话。

  程泽熙却是突然安静了下来,他站在原地,偏了头看自己手指所指的方向,那里,床帘已经撩起来,露出里面脸色煞白昏睡不醒的少女。

  她的唇和脸色一样白,即使昏睡也皱着眉,很不安稳的样子,嘴里喃喃说着什么,似乎身陷梦魇般。

  老侯爷握着她的手,微微颤抖着。

  从被子里伸出来的那一小截手腕,纤细地惊人,他才离开多久……南宫凰怎么就瘦了这么多?仿佛记忆力还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儿王,突然之间,就瘦骨嶙峋般躺在床上,被窝之下,只看得到小小的一团。

  令人心疼。

  他脚后跟提了提,脚尖却重地似乎抬不起来,最后还是没有走上去,只颤声问道,“大夫呢?如何说?”

  老侯爷整颗心都在南宫凰身上,这会儿边上发生什么他都不想管,忠叔闻言,摇头,讷讷道,“大夫还没来……”他也不知道门外的大夫为什么不让进……

  “南宫……南宫在哪里?”

  有人询着声一路过来,那声音听着有些木讷的呆傻,只是陪着一起来的,还有司竹身边的两个黑衣人,几乎是架着他在走,那侍卫也不敢拦,直接看天看地视若无睹给放进去了,忠叔狐疑,转了身朝外走去。

  被架着的那男子,白袍墨发,很用力眯着眼,被人架着还在挣扎,看上去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有些着急地叫着“南宫”,想必是认识大小姐的,忠叔客气的上前,拱手行礼,问,“您……”

  眼睛不经意间一瞥,看到身后怡怡然而来的青衣布衫的男子,腰间配着很普通的长剑,那长剑剑柄处,一颗黑色宝石一闪而过凛冽的光。

  一怔,脱口而出,“清远?!”

  这……是什么情况?忠叔有些摸不着头脑,怔怔看着已经越过了自己被一路架着进去的男子,那男子在经过门口时,被那叫做言希的女子一脚踹在了屁股上,皱巴巴的白袍子赫然一个褐色泥脚印……

  忠叔又回头看清远,不知道从何问起。

  倒是清远上前一步,还是那严肃而不苟言笑的样子,“抱歉,来迟了。”

  忠叔指了指里面,又指了指清远,“他……你……”他脑海里有个连自己都觉得疯狂的念头,清远的主子他们也见过,带着面具,行走间自带气场,高深莫测的样子……

  而里面那个?像是个呆傻子一样的……

  清远知道忠叔是什么意思,他也无奈啊……跟了这么个主子,多少年一直替他善后、解释来着,抚额,认命地解释,“对,这就是替侯爷看病的那位……”

  清远的话说地有些没有底气,他总觉得,若是老侯爷一早知道北陌是这么个德行的话,是打死不敢吃那药的。

  甚至,他听到了忠叔大声咽口水的声音……

  清远挠挠头,迈着四平八稳半点不急切的步子走了进去……如今北陌既到了,里面那人,便是没有任何问题了。

  只是……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主子。

  老侯爷听说大夫到了,惊喜地霍然起身就要将人拉到床前,一看眼前这个被架着的可怜兮兮的,眯着眼睛念叨着“南宫”的人……几乎是不可置信地问跟进来的司竹,“这就是……你说的够格的大夫?”

  他强调“够格”二字,门口未离开的大夫噗嗤一声笑了,嘲意满满,明明只是一个傻子吧!

  司竹淡定自若地点头,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反应,只要不报北陌大人的名讳,一般是没人相信他的医术的,就算报了……谨慎一些的还会质疑是不是假的。

  这时候,他已经半点不担心了,北陌是唯一的,那个最有效的定心丸。

  他来了,小姐便无恙。

  就连司琴也是,几乎是喜极而泣地拉着言希奔进来,她敢喊言希,却不喊北陌,言希就算人人都知道她在哪,但是能奈她何的却凤毛麟角,而北陌……那是砧板上待宰的鱼肉,她从没有笨的连这一点都分不清。

  司琴司竹不急,北陌却是急得,跌跌撞撞冲进去,拿着药丸就要往南宫凰嘴里塞,侯爷一把拦住了他,“你干嘛?”

  满满的审度和不信任。

  闻声跑进来的忠叔赶紧过去拽了侯爷,侯爷蹙眉转身刚要呵斥忠叔不知轻重,就见忠叔指着门口慢悠悠进来的人,一愣,“清远?”

  然后回头看北陌,张着嘴傻傻回头瞪忠叔,忠叔闭眼,点头,带着视死如归的壮烈感……以此表示侯爷的猜测是正确的。

  嘎嘎……似有哪里来的乌鸦飞过。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http://www.7722.org/html/76424/1114076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