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妃策繁华 > 054 带你回家

054 带你回家


  宴无好宴,要拿她开刀取乐,兴致好的时候,南宫凰也会愿意配合一二,只是,见灌不醉她,便拿楚清依开刀,只因为,楚清依是今日在座,唯一能勉强算得上是自己这一方的。

  她素来不喜欢这些小心思,要灌,就互相拿了大碗,一碗碗拼,

  这样,着实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她起身,连眼神都冷的,扫视了一圈,起身就要走,司琴搀扶着楚清依,也要起身离开,楚清雅乍然之下,憋了半日的火气也上来了,再顾不得什么影响,讥诮呵斥道,“南宫凰!如今,你也算是吃过苦头了,还是学不乖么?这般言行无状肆无忌惮,你将我皇室威严放在哪里?”

  风,有些冷。

  南宫凰还是维持着离开的样子,背对着众人,没有人说话,楚清依沉默的起身,走到南宫凰身边,以一种虽然无力,但是坚定的姿态站在她边上。

  她的一生,谨小慎微了太久太久,不敢反抗、不敢质疑,甚至连自己的声音都不曾发出过,然而,再如何委曲求全,得不到的还是得不到,会失去的始终还是在失去。

  一生黑暗里,唯有的一点烛光,来自于南宫凰。

  那一点光,是漫漫无际的黑暗人生里,唯一的一点,哪怕再微小,于她而言,都珍之重之。

  “呵呵……”

  笑声苍凉,在静默无声的凉亭里,有些诡谲,南宫凰在笑,这入了凉亭之后一直没什么正形歪歪扭扭的身姿,这会儿站得比之而凛冽,宛若深冬雪山峭崖之上迎风而立的松,在这苍茫世间,留下的如火的影。

  有什么东西在胸中喷薄欲出,压抑了这三年的情绪亟待一个宣泄口,在这皇宫精致凉亭里,在这凉风习习中,在皇室公主的质问声声里,终于压抑不住了。

  皇家威严。

  就因为这四个字,她受了无妄之灾,父亲一辈子不得回家,祖父余生再难见亲子一面。可是,皇室极好面子,先皇病重垂危的消息捂地密不透风,她只不过替程泽熙过个生辰燃了礼花,便被冠以亵渎皇室威严之名,倾尽南宫所有兵权人力,才算保她一命。

  她这一命,自那之后,便再不是她一人的。

  多少次午夜梦回,只觉得这条命,重地令她透不过气来。

  不知何时,风停了,绉纱寂寂地垂着,纹丝不动,少女长长叹了口气,微微仰头,是可忍孰不可忍……

  “王妃。”

  低沉好听的声音,宛若石子坠入平静的湖面,打破了这一瞬间的气氛。

  也打破了南宫凰周身萦绕的若有似无的低落悲戚感。

  亭外,背手站立的男子,一袭白色锦缎华服,衣摆处用金线绣着两支并蒂莲,金色并蒂莲妖娆又神圣,他闭着眼,微微仰着头,朝着南宫凰的方向。

  俊美无俦却面无表情,冷冰冰的模样。

  凉亭里,却是截然不同的一幕,窃窃私语,一时竟起千层浪——

  “季王爷?”

  “他……他……真俊美……”

  “不是说……季王府不待见这门亲事么?怎么地亲自寻来了?”

  “还叫南宫凰为王妃!”

  声音越来越低,有人悄悄回头去看楚清雅。谁都知道,楚清雅之所以设这个鸿门宴,最终原因就是因为圣旨赐婚的事情罢了,如今,人家季王爷亲自寻了来……

  这场面……就有些尴尬了。

  南宫凰却无视这些声音,方才的情绪疏忽间消散了,便也不会再有,她向来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当下也不走了,只闻到,“你如何来了?”

  “正巧入宫,听闻你在,便过来带你一同回去。”他说,还是面无表情,也没有上前一步。

  很陌生,却也很熟稔。

  季王爷是什么样的人?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般模样的未婚夫妻,绝对是没什么感情的,但是对于季王爷而言,却是太过于反常了。

  惜字如金,沉默寡言,不爱与人交流的季王爷,也是出了名的冷心绝情,若非真的上了心,哪里会来关心他人?

  哪怕这个关心对象是圣旨赐婚的准媳妇。

  凉亭里,楚清雅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了拳,指甲深深掐进掌心,她却没有觉得疼。

  内心已经痛地支离破碎,却依旧强自撑着笑颜起身,一脸欣喜而欢快地走出凉亭,走到季云深身边,“季王爷。”

  她知道他看不见,所以每一次,都力求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优雅动听,想要将自己因为见到他而觉得欢喜的心意传递过去。

  虽然……他似乎从不在意。

  “还不走么?”季云深没有接话,只继续问道。

  到了最前方于是背对着众人的少女,看不到表情,只是,却在心上人明显的无视下,仿佛突然泄下了所有力气,背影微微踉跄,一只脚无意识后退了半步。

  令人心疼。

  南宫凰心底发出一声无限绵长的喟叹,情之一字……弄人啊!

  方才心底想要发泄出来的那股子气既然已经被季云深打断了,她也没有了为难一个为情所困的小姑娘的意思,只说,“正准备走,长公主也在。”

  “嗯。”季云深点点头,伸手。

  南宫凰一愣,她没有大庭广众和人牵手的习惯,但……两人也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勉强也算大庭广众吧……

  一番自我安慰,她最终还是面色淡定地上前,将自己的手放进了他的掌心。

  掌心温热,而她的微凉,那一触之下的熨帖般地温暖,竟令人眷恋。

  他牵着她走,还是面无表情的模样,头也不回,只是问道,“饮酒了?”

  “嗯。”酒味那么明显,傻子都闻得出来,没必要遮掩。

  “伤好了?药可够?”

  “小伤,前日便好了。”她答得也随意。

  闻言,季云深点点头,便不再说话。

  一个没有提及发现的药渣,一个也不提自己虚弱的身体,身后,司琴搀着楚清依,听着这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竟觉得这两人,很搭……

  觉得这两人很搭的,还有一群被撂在那的小姐们,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她们竟觉得看似陌生的两人,却奇怪的融不进第三个人。


  (http://www.7722.org/html/76424/1123799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