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文武为尊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副司长

第一百二十六章 副司长


  小宝与甄华史报道罢,因还无任务指派下来,甄华史则独自坐在一院所属院房内,而小宝因人有三急之需。
正迈步往回走路上,长廊内,旁侧门忽猛被打开,黑暗中伸出双手,将面露惊慌处于恐慌中小宝拖入房内。
砰!铁门已被紧闭,尘埃滚动,屋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若不是此人勒着小宝手臂,传来温暖,那还不以为是什么怪东西呢。
他勒着小宝,可手臂并未用力,二人就如此僵持着,谁也未先出口,幽暗房内很是安静。
身后人传来沉重呼吸身,他勒着自己脖子处手臂微微抖动,看起来他有些许紧张。
“你是何人?为何这般对我?查院之内你若不轨,定逃不了国之律。”
身后人并未回话,而他的呼吸声越发得沉重,忽猛吸了一口气。
“你即已入查院内,那可否与我联手,帮帮小妖?”
听至联手二字,小宝内心便想拒绝,可忽闻最后一句,心中涌起无尽担忧。
“小妖?她怎么了?我最近也并未瞧见她?”
忽感勒在自己脖子处手臂已松开,那个男子缓缓走至前方,借着些许光亮,才瞧清他的面容。
他也穿着查院黑袍,身躯有些消瘦,面目很是坚毅,与小妖还有些许相似,面上英气不凡。
“你是小妖何人?她现在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听闻小妖之事,小宝不由有些迫切,想知道她究竟遇到什么麻烦。
“她被家中长辈禁足在家中,暂时不会受到伤害。”
“那你是他何人?为何对小妖之事知晓得如此清楚?”
那男子并未急着回答小宝所问,而是抬起头,与之目光相对,面上已浮现些许笑意,就如此打量着小宝。
“你是个聪明人,想必你也已猜到了几分,我是小妖大哥沐誉,我父亲便是现任沐家家族沐封。”
果然如同小宝所想那般,虽知他应是沐府之人,但对于他详细身份却是猜不出来,现在他也已自爆身份了。
见小宝缓缓点头,面目露出示好笑意,沐誉才继续开口道。
“盍海松你是见过的吧,这里面记载了他身平种种,你可看看。”
说着沐誉便将手中折子抛于小宝,小宝看着手中折子,心中也有些知晓小妖所为何事因被禁于家中。
缓缓将折子打开,盍海松身平种种皆已展露在小宝眼中,根据折子所展示内容小宝越看心中怒火越甚。
里面记载许多,皆是恶毒之事,平日里便横行霸道,现已开了间望訫楼,是那种烟花之地,但里面所买身之女,皆是被其逼迫的,根本并非自愿,而此楼内行径也很是让人愤然。
每月竟有十余名女子,被活活打死,岂她们所被迫签约买身契,上面并无许诺任何报酬。
这根本就不把人当人看,还有更为令人气氛的,盍海松每次上街,若是有漂亮女子让其瞧见?那此女子其命也随之到头了,包括其家人,这与强抢民女还更为过。
因盍海松所处位子,断然不会娶这种女子,皆为强上,为了封口,全家必定要斩尽。
而此人还有洁癖,所开青楼也是他常去之地,若是哪个女子让其看上?带入房内第二日便不会在瞧见了。
“既然此人行径如此恶劣,为何沐家还要答应他?”
看着前方,满面怒容你小宝,沐誉心中很是欣慰,随即对其露出无奈苦笑。
“他那日上府提亲,带的可是他父亲所配亲王令,见此令就如同其临场,沐家仅为商,怎斗得过如此权势?”
“那这折子内所记载内容,为何不将其上交?”
沐誉目光深邃朝小宝望去,随即无奈摇了摇头。
“你还是太过年轻,我们都已知晓之事你认为可汗会不知?再如何此人身上也有天子血脉,不可动之。”
见小宝双拳紧握着,头已低下不知在想些什么。
“人处高位之上,这些普通人对他们来说便算不上什么了。”
“那还有何种方法?能将他们父子二人给扳倒?”
小宝抬起头,目光热切望着沐誉,不仅仅是为何小妖,更为了那些被其残害之人寻个公道。
听着小宝询问,沐誉面上已严肃起来,快步走至小宝身旁,头已至其肩膀处附耳细语。
小宝越听眉头越是紧皱,至最后满面不可置信。
“这是真的?他们竟有如此打算?”
“要不然你认为他们图我沐家如何?当然是因为我沐家有些许财势。”
沐誉忽伸出手拍在小宝肩上,一副语重心长模样。
“你岂记得,今日我所说之事,要藏于心中,若未找到证据,不可明言天下。”
小宝郑重点了点头,也知此事所关系之大,定不敢乱说。
“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你要尽快行动起来,借由查院之势。”
“小妖还有几日,便要嫁于那人?我还有多少时间?”
沐誉看着小宝焦急面孔,本抱着试试之心,却未想到此人尽如此急切,心中也对其有了些许认可。
“只有三日,你切记要抓紧,我公职在身不可多留。”
话落沐誉就已迈步向门走去,小宝猛转身,向其询问道。
“你处何院?我若是有了证据或遇到什么阻碍如何寻你商量?”
话语令沐誉止住脚步,嘴角微微勾起面露自信之色。
“你若是要寻我便来三院,寻我沐副司长。”
说这话时可听其话语中所渗出傲意,确实若是这般年纪,便已坐至副司长位子那也有自傲之根骨。
四院之首为正领,正领之下为副领,副领下则为司长,若是他此副司长在所在一院的话?那何许寻自己,仅凭其自己便可调查。
说到底他仅为三院,三院负责情报,其权利可大可小,但在此等家族眼中,若不是套着查院之名,那在他们眼中仅是个探子。
能在都城内挤入上流家族,那其手段基本与通天无异,即如此肯定是小心再小心,要想轻而易举取得他们情报,那如同痴人说梦那般。
即使是三院这般存在,可说是葛啰最为强大机构,若是无凭无据仅靠暗中摸查进展甚微。
但一院不一样其中能人异士不在少数,且其主要负责便是监管都城内所有权贵人士,即可明查又可暗查,哪怕拿不出任何证据也可直接踏入权贵大门。
但并无人这般傻帽,若是明查那岂不是自送上门?那第二日死于某巷中也不已为奇。
所以这明查便只是个说法,说明一院权势的说法。
正思虑着,小宝在不知不觉中,就已走回一院。
踏入房内,却发现此中多了些许人,都抬起头看了小宝眼,便低下自顾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而在甄华史身旁还坐着小宝从未见过之人,其身上所穿,便是黑袍。
那黑袍男子见小宝走来,朝其露出个笑脸,小宝也恭敬回应。
“既然人已齐了,那我便无需多言,一院内比较自由,现在手上有几道案子,你们两人可自己选择,或是早已有怀疑对象,可自行去查。”
闻其言小宝大惊,没想到一院竟如此这般,若是偷懒自寻查找,岂不是……
“当然啦,你们所查三日内必定得写份报告,无论查得如何,都必定要详细写处,一院可不是养闲杂人等之处。”
正当小宝思虑之时,黑袍男子便继续开口道出。
原来如此,小宝已有些许明了,看来一院还还是有些许手段的,正可谓权利越大其责任越大。
见二人低头沉思,黑袍男子倒也不太着急,静待二人回答。
“我们已有目标,前辈请放心,一院内规矩我二人皆懂。”
“那既然如此,我就不在此打扰了,切记三日若无收获,也要上交报告。”
小宝目送那黑袍男子远去,而依旧坐在椅子上的甄华史,则是满面疑惑。
小宝当然也瞧见其疑惑,俯身至其耳旁轻言道。
“此处不是说此事之地,也已至中午,就在饭桌上边吃边聊。”
查院外一处酒楼内,现虽已临近中午,但毕竟还未至饭点,所以酒楼内人流并无多少。
甄华史面无表情与小宝相对坐着,丝毫不着急,待小二将饭菜摆放于桌面退了去。
小宝则自顾自拿起筷子猛吃起来,其对面甄华史眉头紧皱,终究是忍不住开口问了。
“你不是说?在此间详谈?为何是这般模样?”
小宝不舍抬起头,看着对面甄华史焦急面孔,心中暗笑,甄华史啊甄华史没找到也能瞧见你如此焦急模样?
“你急什么?先吃啊!食而勿语可是你教我的,有什么先填饱肚子再说。”
甄华史听罢,而其面前小宝又自顾自吃了起来,令其很是无奈,现在终于知道什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两个年轻人,很快就将桌面上饭菜消灭殆尽,自小宝重回武师巅峰之躯后,明显感觉自己饭量越渐增大。
桌面上菜大部分已如自己腹中,仅有八分饱而已。
瞧见对面甄华史已放下碗筷,正面露疑惑盯着自己,小宝也不再吊其胃口。
“你不是喜欢冒险吗?这次所查之人可是个很大的挑战!”
小宝嘴角微微勾起,露出笑意,嘴巴微微张合吐出三个字,“亲王府!”


  (http://www.7722.org/html/81586/757483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