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叶辰秦洛雪 > 第七十七章 看他剑起,看他斩乾坤!

第七十七章 看他剑起,看他斩乾坤!


已经解下披风,脱下斗篷的叶辰,此刻就站在快艇甲板上,见有美人从天而降,他立即摊开双臂。

        下一秒,他结结实实的接住两人,然后一个趔趄顺势倒在甲板上。

        紧接着,他只觉得胸前一片软弱,被压的爽不可言,甚至他还觉得脸上传来了温暖与湿润。

        雷虎不禁笑了出来。

        叶大师这是故意揩油啊!

        "叶...先生?"白牡丹缓缓抬起头。发现是叶辰,而自己刚刚还亲在了他脸上,不由得眸中闪过一丝错愕,惨白的脸上泛起了一抹好看的红缨。

        "咳咳...白牡丹,你的两座大山,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了。"叶辰故意憋红脸说道。

        "啊?哦哦。"白牡丹错愕,旋即翻了个身坐在甲板上,将如死狗一般的血玫瑰从叶辰身上抱进自己怀里。

        许是被那一掌伤的太重,血玫瑰疯狂的咳着血。

        "师姐,你怎么样了?"白牡丹吓得哭了出来。

        "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血玫瑰说着看向叶辰,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这家伙,怎么跑这里面来了?

        也就在这时,白纸扇和霹雳虎被雷虎捞上了快艇。

        两人与血玫瑰一样伤的都很重,胸口被打塌陷了进去。若不是他们是武者,且修为都蛮高,早就死翘翘了。

        "怎么,是你?"看到叶辰,白纸扇和霹雳虎都显得很惊讶。

        这不是两天前跟小师妹在房间里不知干了什么事的那家伙吗?

        叶辰没搭理他俩,而是看向渐渐靠近的乌篷船。

        也就在这时,一声狂笑忽的响起:

        "哈哈!叶大师来了!你们两的末日到了!"

        什么!

        叶大师来了?

        白牡丹等人当即四周遥看了起来。

        没有外人啊?

        他们四人的眉头都是一皱,满是疑惑之色。

        但很快,他们的目光在雷虎和叶辰之间来回扫了起来。

        周围除了这艘快艇并没有其他船,而这艘快艇上除了他们四人也就叶辰和雷虎。

        所以他们当即锁定了叶辰和雷虎,认为所谓的叶大师就是他俩其中一个。

        那么他俩谁是所谓的叶大师呢?

        "你是叶大师吗?"白牡丹看向雷虎问道,在她眼中只有雷虎才有大师气质,年龄也比较符合,至于叶辰嘛,太年轻了,不像是能称大师的人。

        所以她认为,叶辰可能是叶大师的儿子或侄子,所以也姓叶。

        却不曾想雷虎笑道:"我哪配当叶大师,被你两座大山压过的那个才是叶大师。"

        说完,他还朝乌篷船喊道:"金爷,我把叶大师请来了,你还好吗?"

        "哈哈!阿虎,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叶大师来我就放心了!"金天豪回应道。

        白牡丹,血玫瑰。白纸扇,霹雳虎,全部目光落在叶辰身上,脸色尽显懵逼之色。

        他既然就是叶大师?

        这怎么可能?

        "叶先生,你真是叶大师?"白牡丹不敢置信的问道。

        "是啊,他们平时称我叶先生,关键时刻就叫我叶大师,反正就一个称呼而已,随便他们怎么叫。"叶辰风轻云淡说道。

        白牡丹:"......"

        难道...他除了医术高明,武道也很逆天?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血玫瑰摇头道:"金天豪视叶大师为救命稻草,那么叶大师肯定武道惊人,而他连接两个女人都能倒在地上,显然是个凡夫俗子,并没有任何武道修为,怎配称大师!"

        "不错!前天我拽他衣领的时候,也没感应到他身上有任何武道气息,绝对的凡夫俗子无疑。"

        霹雳虎这话一出口,雷虎暴怒,一把拽住他的衣领目光冷冽道:"你既然敢拽叶大师的衣领,真是吃了豹子胆了,信不信我把你扔回湖里?"

        "你敢!"白牡丹拍掉雷虎的手,冲叶辰说道:"叶先生,我承认你医术高明,但你真不是武者,你根本不知道绑了金天豪的人有多恐怖。快让快艇调头离开,不然大家全都得死。"

        叶辰呵呵一笑:"是你们根本不知道我有多恐怖才对。"

        白牡丹:"......"

        这家伙怎么不听劝?明明连武者都不是,为什么要装一副高人模样,难道他就不怕死吗?

        可他们又怎会知道,他们自己才是凡夫俗子,根本感应不到修仙者强大而恐怖的气息。

        白牡丹本想说什么的,骇然发现,乌篷船已经在快艇十米开外停下,而钟元负手屹立在船头,给人一种古代君主凭栏远眺的气势,令人心中不慎胆寒。

        "你就是在沪海杀了我儿钟强的叶大师?"钟强面色冷冽,眼中杀气凛然。

        "钟强?"叶辰皱了皱眉,一副没印象的样子,然后轻描淡写道:"我不知道什么钟强王强,不过我前几天在沪海,确实一刀砍死了几十个从东南亚过来的人,也不知道你儿子在不在其中,如果在的话,那就算是我杀的吧。"

        "你..."钟元抬手指向叶辰,眼角剧烈抽搐。却发现满腔的怒火堵的他话都说不出来。

        白牡丹惊得捂住嘴,美眸中流露出的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他一刀砍死几十个东南亚过来的人?

        天!真的假的?有那么夸张吗?

        "哼。"血玫瑰嗤笑:"我敢保证,这个男人绝对是我见过最会满嘴跑火车的男人,没有之一。"

        "一刀砍死几十人,我就想知道那把刀有多大。他能不能拿的动。"霹雳虎本来因伤疼痛的死去活来,听到叶辰的话忍不住笑道。

        白纸扇也是捂着胸口连连摇头。

        "长这么还没听说过有什么刀能一刀砍死几十人。"

        唯有雷虎满脸敬畏,每每想起叶辰那惊世骇俗的一刀,他都会忍不住长叹一声:

        "大丈夫当如是啊!"

        "钟师兄,我先去探探这个所谓叶大师的实力。"黄德龙走到船头说道。

        "嗯。"钟强点头,不忘叮嘱一句:"记得留口气给我,我要亲手宰了他替我儿钟强报仇。"

        "放心吧师兄,我会的。"黄德龙说着,脚尖一蹬,化作一道抛物线。速度快若闪电一般射向叶辰。

        白牡丹见状,急忙喊道:"叶先生快躲开!"

        回想到两天前叶辰轻盈的手法,白牡丹就不希望他死,还想如有机会,再体验一把那种神奇而又美妙,舒服而又超爽的感觉。

        只是叶辰充耳不闻,面对黄德龙袭来,他只是缓缓抬起了右手。

        "唉。"血玫瑰摇头叹了口气,只觉得叶辰是在作死。

        白牡丹不忍直视捂住美眸,但玉指还是微微张开。露出一丝缝隙偷偷看着。

        "本来以为获救,没想到还是难逃一丝。"霹雳虎绝望的惨笑出来。

        唯有雷虎面露期待之色,目不转睛的看着,想一睹接下来叶辰又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手段。

        "小子,吃我一掌!"黄德龙逼近叶辰,咧嘴狰狞一笑,一掌猛地朝叶辰重击出去。

        "不自量力。"叶辰嗤之以鼻,一掌迎了上去。

        下一秒,两掌凌空一碰撞。

        轰!

        仿佛彗星撞月球,一圈恐怖的力量从两掌之间肆虐开来,仿佛千万只鬼手瞬间撕裂黄德龙的衣物,湖水也被炸的掀起惊涛骇浪。

        "啊!!!"

        黄德龙仿佛被高速行驶的列车撞中一般,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黄师弟!"钟元大惊失色,一跃数米多高,接住倒飞回来的黄德龙,由于撞击力过大,当他落下时已是船头跑到了船尾,差点还掉进湖里。

        咕噜!

        黄德龙的嘴就像喷泉,疯狂喷着鲜血,全身上下布满了冰裂纹。且有鲜血从冰裂纹中渗透而出,整个人端的就像一个从血池中捞出的一样。

        惨不忍睹!

        明眼人都能看出,黄德龙显然是活不成了!

        看到这一幕的人全惊呆了。

        特别是白牡丹,血玫瑰,白纸扇。霹雳虎,眼珠差点都要惊爆出来,神色骇然欲死。

        他既然一掌击杀化境宗师?

        天呐!简直恐怖如斯!

        他们腹中无不翻起滔天巨浪,眼中满是震惊、震撼、恐惧、骇然等诸多复杂神色。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看似凡夫俗子的叶辰。竟有着如斯如斯恐怖的力量。

        然而,这才仅仅是开始。

        这时,叶辰轻点脚尖,一跃两米高,踩着空气负手前行。就像是饭后闲庭信步一般。

        咕噜!

        霹雳虎等人狂吞口水。

        虽然化境宗师也能踏空而行,但几乎都得是狂奔才行,像叶辰这般踏空散步,没化境巅峰的修为很难做到。

        由此他们可以看出,叶辰实力之恐怖已经完全超乎他们的想象范围了。

        "叶大师!"见叶辰行走到跟前,金天豪变躺为跪,激动的不要不要的。

        他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

        果然,叶辰一指划过,绑在金天豪身上拇指粗的绳索自动断成几十段,金天豪立即获得自由身。

        "啊!!!"

        这时候钟元仰天一声长啸,手掌从死不瞑目的黄德龙眼皮上抚过,而后缓缓站起。

        他整个人瞬间暴戾无比,头发都立了起来,双目更是猩红的能滴出血,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你彻底把我惹怒了,我要让你血债血偿!"

        话落,他猛地高举右手,用空气凝成了一把一米多长的大刀。

        "我要剁碎你!"钟元咬牙切齿,额头青筋凸暴。

        "这么短的刀,也想剁碎我?"叶辰嗤笑,将神识释放了出去,而后吐出两个字:

        "剑起!"

        噗通!

        只见叶辰身后,一道水中冲天而起,化作一把百丈巨剑直指苍穹。

        寒光冷冽!剑意凛然!威不可言!

        "这这这..."钟元眼珠子都要惊爆出来了,看了看叶辰身后的剑,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刀。

        这他妈是银针比柱子,被碾爆了啊!

        同样惊骇的还有白牡丹等人,就连湖边围观的人眼睛也都看直了。

        "速撤!"

        看到那么恐怖的巨剑,钟元已经战意全无,转身踏风就跑。

        恰在此时,一声大喝响起:

        "斩!"

        巨剑轰然斩下。

        "不要!!!"

        钟元感应到死亡危机笼罩全身,不禁转头看去,眼珠直接惊爆了出来。

        下一秒!

        唰!

        巨剑从钟元身上切下,斩向湖面,整个金凤湖倾刻之间被一分为二,湖水掀起两道百米水墙,呈千军万马奔腾之势朝左右两侧的湖畔席卷过去。

        仿佛山呼海啸,惊世骇俗!

        惊爆无数眼珠!

        "看他剑起,看他斩乾坤。好厉害啊!是叶大师的杰作吗?"

        秦洛雪美眸闪烁,仿佛少女粉再看偶像。

        紧接着,湖畔数万人沸腾了!


  (http://www.7722.org/html/82962987/704751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