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演吾人生 > 第八百零二集:少时总攻徐小贤

第八百零二集:少时总攻徐小贤

        辛元洙难以置信的看着张善允,结结巴巴的问道:

        “难……难……难道……”

        张善允摇摇头打断了他的话:

        “应该还不是,但正因为现在还不是,所以你后面的小动作肯定会引来反击……”

        辛元洙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再次确认道:

        “郑希夷自己去做演员也就罢了,还打算找个女idol,他家真的不管他吗?就任由他这么胡闹?”

        张善允一皱眉,终于动了真火,冷喝道:

        “外祖父白手起家到今天也不过才64年,你们怎么就有了这么重的贵族习气?真以为自己是天潢贵胄了吗?”

        辛元洙顿时僵住了,习惯性的想道歉,张善允却接着喝斥道:

        “如果你不姓辛,你能当得上这个投资代表,参加得了那个酒会,面对面的和郑希夷说话吗?”

        “只为了出口气就在商业酒会上挑衅郑希夷,被打脸了就背地里耍阴谋,这都是你的贵族血统教你的吗?”

        “新罗的李富真xi都要与他平等相待,你以为自己是多大的人物?”

        “他要对付你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最多也就是事后向我随口道个歉,难道家族还能为了你和reload开战吗?”

        辛元洙呆若木鸡的坐在沙发上,背后的冷汗濡湿了衬衫,匆匆梳理的头发也被汗水杂乱的沾在了额头上。

        张善允见他彻底没了心气,这才叹了口气,语气也温和下来:

        “元洙,你以为他昨天晚上让人给我打电话是告状吗?不,他其实是在提醒我,让我看好你,别把事情闹大,闹到连我也保不住你的地步,人家甚至连你会找媒体炒绯闻都猜到了!”

        “mo?”辛元洙抬起头看着张善允,惊讶的问道:“他怎么猜到的?”

        张善允呵呵一笑,往后一靠悠悠的说:

        “我早就说过,郑希夷多智近妖,深谙人性,又极度重视情报,所以才会每次都赢的干净利索,可你们这些孩子不相信、不服气,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就连我和他说话都要斟酌再三,免得被他猜到意图,你这种财阀子弟,丢了面子后会耍什么样的小阴招,人家会猜不到?”

        辛元洙楞了半晌,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道:“好吧,理事nim,我信了,也服了……”

        说完他伸手从纸巾盒里抽出几张纸巾擦了擦头上的汗,再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饰,然后站起来行礼道:

        “我这就打电话让人把新闻撤了,再去给郑希夷理事nim道歉。”

        张善允看了看他,见他精气神已经恢复了大半,心中颇有些高兴。毕竟是自家子侄,能这么快从打击中恢复过来,并且坦然认输,冷静的做出正确的应对,也算是大大的长进了。

        心情转好的张善允脸上有了笑模样,赞许的点点头说:

        “新闻的事我早让人办了,希夷那边你不用管,我会去和他说,其它的事你自己琢磨着办……”

        辛元洙连忙行礼道谢,张善允也不再和他多说,站起来走向自己的办公桌,辛元洙立刻领会了其中的暗示,行礼道别退了出去。

        又和秘书客气了两句后,辛元洙告别离开办公室,一出门他便快步走向洗手间,打算整理自己的妆容,现在这模样太狼狈了。

        特意只开了冷水的他把头从洗手盆里抬起来,看着镜子中满脸水珠的自己,想想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这十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内发生的一切,不禁重重的叹了口气。

        把情绪和自己都重新整理好的辛元洙下楼回到自己车里,发动了以后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皱眉思索。

        张善允既然说了不用他联系郑希夷,那就是不用了,想来郑希夷也不会在意自己道不道歉,只是他刚才忽然想到,张善允说过一句‘其它的事你自己琢磨着办’,这话似乎有其它的意思……

        坐在车里琢磨了足有十来分钟,辛元洙突然恍然大悟,狠狠一拍大腿,然后一边启动车子往停车场外驶去,一边大骂自己道:

        “哎西,辛元洙,理事nim暗示的这么明显还要猜半天,你真是个蠢货!”

        五月初,tts小分队的出道歌曲《twinkle》正式进入打歌期,和以前相比今年又多了一个音乐节目,所以一周七天有五天要去打歌,今天徐贤和泰妍、帕尼正在mbc的待机室里等着彩排,李成满忽然推门进来,一脸疑惑的问徐贤:

        “刚才有个乐天影业的辛元洙xi打电话过来,说想请你出演电影,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徐贤一惊,左右看了看,拉着李成满到角落里小声的说:

        “昨天晚上的庆功酒会上,这位辛元洙代表nim突然拦着我说要谈试镜的事,还要我和他去休息室谈,前辈很不客气的拒绝了他,然后我们就离开了,他是不是不死心,又来找麻烦了?”

        李成满板着脸说:“昨天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徐贤委屈的说:“前辈说他会处理,让我不用担心,我哪知道这位辛代表还会再找来。”

        李成满气得歪了歪嘴,转瞬又皱起眉头,迟疑的说:“我刚才接电话的时候,怎么感觉他不象是来找麻烦的,说话很客气,甚至有点太客气了……”

        徐贤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咬牙说:

        “oppa你问问前辈吧,看看他怎么说,要是……要是事情不好解决,大不了oppa你和我一起去见这位辛代表好了。”

        李成满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她,连语气都变得很奇怪了:

        “怎么可能不好解决,希夷还能让你……诶,算了,我先问问他吧。”

        徐贤看着他离开待机室,脸上不自觉的有了愁容,皱着眉头坐回到沙发上呆呆的想着心事。

        泰妍原本窝在椅子上在玩游戏,李成满进来时她抬起头看了看,见是找忙内的便没在意,李成满出去时她又瞥了一眼,却发现忙内脸色不对,似乎有些闷闷不乐,便把游戏关了站起来走到徐贤身后,搂着她问道:

        “忙内,出什么事了吗?你怎么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成满oppa找你什么事?”

        徐贤偏头看了看泰妍,避重就轻的说:“没什么,一个试镜邀请,成满oppa去处理了。”

        泰妍听到是试镜邀请,不禁皱眉抱怨道:

        “诶,公司最近也是神神叨叨的,本来给你安排了影视行程,好好的又突然取消了,现在又来了试镜邀请,这下看他们怎么办!”

        徐贤连忙说:“欧尼,不是公司的问题,是前辈说我现在不着急接下一部戏,要先沉淀一下,把上部戏学到的东西完全掌握。”

        “希夷oppa也太严格了,简直就是按影帝的标准要求你们嘛!允儿拍《辛德瑞拉先生》前他也是这么说的,可允儿最后还是接了,结果还闹得两个人好一阵子不说话。现在又是这个理由不让你接戏,也就小贤你最乖,居然真的听他的。”

        泰妍撇了撇嘴,其实她能理解郑希夷的意思,但心里更多还是希望大小忙内的演员道路更顺畅。在她看来能接到角色自然应该去拍戏,毕竟idol本来就很难得有影视资源,女idol更难,所以哪有资源送上门却往外推的道理。

        徐贤连忙辩解道:“欧尼,不是我听前辈的,是前辈说的有道理,有道理的话当然要听啊。”

        泰妍一捂额头,唉声叹气道:“内,内,阿拉索,你们两个都是模范生,所以都要讲道理。”

        徐贤见她因为担心自己而把小脸都皱成了一团,感动之余也不禁笑了起来,一边反手把泰妍从身后硬生生的抱到面前,一边开心的说:

        “没了影视行程我才能和欧尼们一起跑完tts的行程啊,我可比不了允儿欧尼,要让我一边拍戏还一边跑行程,会死的!”

        泰妍竭力想反抗忙内的强制抱抱,以正队长和欧尼之权威,只可惜做为队内体力最差的弱鸡队长,她怎么可能顶得住人高马大的忙内,最终只能悲鸣一声放弃了挣扎,干脆头枕着忙内的大腿瘫倒在沙发上,用尽最后的力气叫道:

        “呀,徐小贤,不要胡说八道啊,不吉利的!呸呸呸!”

        帕尼原本一直在整理自己的舞台妆,被泰妍的叫声惊动,回头见她们两如此亲昵的抱在一起,顿时醋海生波,伸着双手踩着小碎步冲了过来:

        “呀,徐贤,不许欺负泰妍,快把我的taeguu还给我!”

        徐贤眼珠一转,嘴角勾起一丝坏笑,忽然伸出手迎着帕尼一抓,正好握住了她的左手手腕,然后微微一用力往自己怀里一带,帕尼顿时尖叫着也扑进了她的怀里。

        “哈哈,什么你的taeguu,泰妍欧尼是我的,帕尼欧尼你也是我的,欧尼们通通是我的!”

        徐贤大笑着用一只手压制住奋起余勇却只是象只毛毛虫一样扭来扭去的泰妍,另一只手直接搂住了帕尼的腰,轻轻的戳了两下腰眼,就让她浑身发软,再也没了力气反抗。

        于是,三个少女暂时忘记了忧愁和烦恼,尖叫、欢笑着在沙发上打闹了起来……

  http://www.7722.org/html/845/221529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