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机械末日 > 第一百九十节 礼物

第一百九十节 礼物

        魔幻王呵呵轻笑道:

        “本神是真的不忍心放弃那孩子啊,无奈有人希望利用他顺理成章的送小朋友一把好剑。偏偏那孩子太缺乏自我保护意识,被小朋友一剑得手,纵使本神内心千万个不情愿也对这结果无可奈何。”

        陈佑这才想起独孤名当时的确佩戴有柄剑,尸身虽被陆无上炮轰毁去,但那柄剑却在事后收缴战利品时被一并带走。倘若真是好东西,由于人是他击杀缘故,若不放弃处理权也就归他私有。

        “小朋友的未婚妻可真是情深义重,唯恐被遗忘,想方设法的弄来柄好剑好不容易从优秀战士中挑上本神心爱的徒弟,让他用性命把剑顺理成章的转送于你。啧啧……可惜啊,一个结发妻子,一个未婚妻子,小朋友当真左右为难的很呐!”

        “谢谢你关心了!”

        陈佑听着只觉刺耳,便没了好气,想起狙击王的事情,只考虑将来如何能与陆无上击杀此人,当即不想再说下去,转身便走。

        背后的魔幻王道声再见,凭空消逝,只在空旷的大殿中留下回荡的大笑。

        大殿中,仅剩被制的女人,眸子中写满愤恨。

        得知消息的陆无上匆匆而至,手中抓着把装饰华贵的长刀。陈佑自先离开大殿不愿看其宣泄愤怒的手段,却留下话叮嘱道:

        “别留活口,她或许听到不该知道的事情。”

        自那女人口中获得名单人员在执法团突袭之下陆续被捕获,仅有遭遇的抵抗也并不太激烈。

        这场关系重大的行动却以轻易收获划上句号。然而,对于陈佑递交报告中声称无意路过探听到的说法,却引来机构内部许多质疑声音。

        陆无上知晓真相,却只能故作不知。执法团总部并没有因为报告询问太多,但陈心却为此单独通信来问,陈佑坚持报告中的说法,师傅再没有多做追问,简单叮嘱几句着他在面对人间战斗时小心注意便结束通讯。

        陈佑却总觉得仿佛听见师傅内心深处发出的一声叹息。又无奈又哀伤的独自在房里抱头坐下,报告中的经过实在让人难以相信,倘若他刻意将魔幻王隐瞒去尚可说得过去。

        偏却没有。师傅如何能相信事情如报告中那般简单,魔幻王岂能容他一旁窃听许多?

        从将查出的内奸尽数抓捕的第二天中午时分开始,陈佑已经遭遇执法团所属成员以及总部个别主事或明或暗的打听询问,更有驻橙国方面的老辈英雄前来追问究竟。

        这份礼物带来的不仅是功耀,更有烦恼。

        当徐青忙碌一天推门归返时,才打开房中光亮,便听陈佑脱口而出道:

        “不要问我任何事情,行吗?”

        徐青闻言嘻嘻发笑,自顾拿了衣衫去了洗浴,陈佑见状才自松口气,倘若她也忍不住好奇和疑问纠缠不停,他真只能选择外出寻找清静。

        一个小时后,徐青才带着身浴后清新出来,冲陈佑展颜一笑,轻声道:

        “亲爱的呀,我今儿遇到很头疼的事情呢,能帮忙参详下么?”

        陈佑往窗口一靠,没好气的道:“机构的事务哪里还有能让姑娘你头疼不能解决的?”

        徐青自顾对镜梳理着长发,含笑道:“这事情很让人头疼难办嘛!战斗部为帮你查找有效线索在橙国许多可疑地方都安装了摄影装置,不巧拍下色情狂凌虐背叛者的经过,那可跟报告中声称的无奈击毙不一样呢。

        你说,我该怎么办呢?如实上报恐怕他免不了遭受重罚,隐瞒不报又严重违背机构规章。”

        陈佑早已听的手足冰冷,脖子僵硬的回头张望过去时,徐青仍旧含笑自顾对着镜子梳理长发,浑然没有注意到他反应。

        “你是说,事发场地的教堂中安装有战斗部的摄录装置?”

        “是呀,亲爱的。”

        陈佑的手掌心已同时握上枚钱币,这意味着他已经非常清楚。陆无上那段事情算不得什么,可怕的是魔幻王与他的那些对话。

        机构是否已经得知?徐青是什么态度打算?此刻屋外是否已埋伏许多战斗部前辈英雄?

        “机构知道了吗?”

        徐青含笑对着镜比着发型,神情专注,轻声答道:“哪里知道呀,所以才烦恼呢,亲爱的觉得该怎么做好?”

        陈佑想将手里的钱币射入徐青白皙的颈项,却只是内心一股冲动。

        他怀疑徐青是否疯了。

        “你是不是疯了?”

        “嗯?”

        “我问你是不是疯了?”

        徐青这时完成发型,对镜子看半响,露出十分满意的笑容,起身向陈佑缓缓走近,笑吟吟的道:“我也是女人嘛,女人的道义感总归不必男人强烈呀。亲爱的呀,说过很多次呢!我真的很爱你呀,怎么能不做发疯的事情?”

        陈佑迟疑不定,感知中极力搜索屋里屋外的埋伏痕迹,却不觉任何异样。

        徐青已走近至面前,紧张之下的他脱口喝阻道:“别再靠近!是否已经埋伏好人手?你不是这种人,你明知道这种形式有多危险……”

        夹杂警告和威胁以及疑问的话很快说不下去,徐青根本不做理会,径直贴上他胸膛,双手温柔的握上包裹着钱币的拳头,默然无言的让那只拳头放松,再放松,最后轻放在颈项。

        柔声道:“外面没有埋伏,录影信息如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说过的呀,我很爱你嘛。怎么会不信任你呢?我也相信你同样信任着我,若不是刚才为何不杀人灭口?”

        陈佑正自矛盾挣扎,又听徐青笑道:“现在再给你机会呀,真能下手就割断我咽喉嘛,影像中的信息就绝不会有人知道。

        机构内部没有人知道我已经回家,都以为我往战区方向处理事务呢。完了用激光剑一烧,再用屋子里的能量调节系统完成收尾工作,绝没有人能查出任何异样。”

        徐青说着,双臂轻轻环腰抱住陈佑,一副任他宰割模样,偏却挂着一脸毫不担忧的笑。

        陈佑指间夹着的钱币挨她白皙颈项半响,始终没能动作。脑海中的念头转动已不知多少个千百万次,哪怕寻着许多应该杀死她的理由,却也没能下手。到最后,那些应该杀死她的理由全不见了,只剩下当初紫国时以钱币割向她颈项时的画面。

        陈佑忽然浮现个念头,做失笑出声状道:“莫明其妙啊你?就因为陆无上的事情需要杀你灭口么?”

        徐青嘻嘻笑道:“你这人疑心病真重,还当我借故唬你玩儿呢?”

        说罢,按落窗旁装置。

        一面墙壁色泽渐变,最后化出面荧幕,播放着陈佑到达神殿更早以前的景象,渐渐转入魔幻王的出现,最后停顿在陆无上虐杀背叛女人后。

        陈佑这才相信,徐青并非胡说唬他,那座神殿的确被战斗部安装摄录装置。

        徐青笑吟吟着抬手关上荧幕,柔声道:“亲爱的呀,到底杀不杀我灭口呢?真不忍心的话呀,就跟我讲讲你未婚妻的故事吧。可真让我很想知道呢,一个被执政和部长都以为已经死去很久的女孩,早被指定继承陈家一切的商业帝国公主。”

        徐青说罢,又自哀怨的叹口气道:“难怪你总等她,她对你可真好呀。忍心牺牲忠心耿耿的手下,只不想你因为好兄弟的事情为难,只不想为查处内奸无头绪的问题烦恼。”

        陈佑轻手推开徐青,收起掌心里握发热的钱币,轻笑道:

        “罢了,算你厉害。摆出一副任我宰割不反抗的姿态,我还真无法对你下手。不过你若以为这样能套问到她如今的消息那只是妄想,首先我根本不知道,即使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徐青轻抬起双手,缓缓揉动着太阳穴,无奈之极的道:“我真拿你没办法了,亲爱的。我只是想借此送你一份名叫‘信任’的礼物,她可以为你做这种事情,我能为你做更多。

        可是你便不肯信,非要说我这么做是为利用你追查她的话,这冤屈让我怎么洗的清呢?

        哎……红颜妈妈的话可真对呢,信任是很奢侈的东西。你不相信,我即使做的再多你也不会相信。你相信她,哪怕当初被楼国的人设计进到人间险地,也不怀疑她是害你。”

        陈佑心下颇感不是滋味,念及徐青作为,以及能获得x授予幽浮这种掌控红国近半攻击卫星权力的信任,又难相信。

        终究狠心道:“我算栽你手里了,总之你如果试图从我身上追查她,绝没有可能。现在把我抓回机构领功作罢吧,若不然,稍后待我改变主意要反抗时,你想抓也没那么容易。”

        徐青自顾在床边坐下,如平日般侧卧躺下,含笑注视陈佑半响,开口道:

        “亲爱的呀,既然非这样,我也不急于非得你今天表态。都这么久过去了,哪在乎多忍你些年月?

        反正你就嘴硬嘛,明明不是真不相信我,便要故意不信。咱们现在只讨论一个问题,你说,这份录影该不该交给战斗总部呢?”

  (http://www.7722.org/html/8749/50970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