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元商 > 第六章

第六章

        秋天的极北冰原已经飘雪,但是南方的龙城却还带着金秋的色彩,牛羊依然悠闲的在草原上吃着渐渐泛黄的草,牧民们唱着嘹亮的牧歌随着风传播到远方,在空气中碰撞,像是来自对方的问候。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山隐一边念叨着这句古词,一边感慨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在来时的路上,他们是沿着拓荒古道一路直行,因为要赶时间,所以并没有仔细观察北庭的风貌。而今,这一路行来,越是接近北庭核心区域,这明显有别于中土男耕女织的草原放牧景象,别有一副广袤自由奔放的美感。

        “依为师看来,这一趟就不该带你出来,你的性子本来就灵动,这回。。。。”,云先生边说还边摇头,“心里的杂草估计多的拔不干净了”

        山隐此时却没理会自家老师的调侃,而是兴致勃勃的和拓跋以及木华黎在比划着什么,兴高采烈的样子一扫过去几天的沉默,就连一路上很是迟钝的小萨满也会不时的点头附和,甚至插言。夫子看到这个景象,并没有在意,只是感叹了一句,“年轻真好啊”,随即,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眼睛看向远方。无独有偶,和两个孩子交谈的拓跋彦,也是脸色骤然一变,抬头看了一眼天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几只盘旋的大雕,随即口中呼和,整个队伍开始放慢速度,并展开护卫阵型。

        “诶?怎么了?”,有点后知后觉的山隐来到了老师跟前,“是有什么不速之客将至么?”

        “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娄烦部的铁骑”,随后指了指天上,“应该还有本部的射雕手和哨骑”

        “夫子,来的至少是一个千人队”,这时,安排妥当的拓跋彦也催马上前,后面跟着的自然是木华黎,这个时候,也唯有他的身份能应对即将到来的可能是麻烦的碰面。

        铁骑奔驰而来,并不需要多长时间,一会儿的功夫,便已到近前,但他们接下来的动作让夫子觉得可能是虚惊一场,只见铁骑骤然停歇,激起骏马嘶鸣,随后朝两侧分开并下马伫立,后方逐渐显露出单人独骑身着银甲头戴兽盔并手持大君旄节的骑士,慢慢策马过来,在近到五尺之地时在马上躬身一礼,“北庭骠骑军千夫长铁那颜奉大君之命,前来迎接少萨满以及诸位来自中土的客人”,说罢,头微微抬起,“请少萨满和云夫子随我前往龙城,大君已等候多时!”

        “喂,木头,找你的”,山隐在一旁对着木华黎小声嘀咕道。

        “呃。。诶?老师已经通知王庭了么?”

        “是的,大君在前日就收到了来自苍狼深山的传讯,所以命末将来迎接”

        “嘿,老家伙做事有点不厚道”,夫子在一旁摇头,“铁将军,就烦请您做一回向导了”

        “正是职责所在,请!”

        迎接的骑兵分为前后两部,把众人护在中间,铁那颜则持旄节跟随,整个长队不复刚才的散漫,多了一丝庄严肃穆的感觉。

        山隐无奈的撇撇嘴,这让一向不喜欢拘束的他有点不自在,索性距离龙城也就左右不过两百多里的距离了,忍忍也就过去了。他看了一眼护卫木华黎身侧的千夫长,那恭敬的态度让他突然有点吃味。

        “老师,大君淳维是个什么样的人”

        “大君么?”,他的眼睛虚看前方,脑海中闪过他和对方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以及之后一起攀爬雪山的经历,笑道,“算是一个蠢直的英雄”,完全不顾旁边听得眼睛有点发直的弟子。

        “话说,这么公开场合的评论人家大君蠢,真的好么”,山隐在心中暗自嘀咕,不过他可不敢打扰老师发骚的兴致,而且,他也在暗暗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既蠢直,又英雄,这难道不是悖论么?

        三个时辰后,当大家看到龙城如一个巨兽一般盘踞在草原尽头之时,年轻的弟子第一次见到了被后世称为北庭狮王的大君。而看到对方竟然出城十里来迎接他们的时候,即使是他,也后知后觉的对自己的师承,对自己的老师的地位有了一个最直观的认知。

        “人君秉天命而治凡尘,而吾,掌天命!”

        当夫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正是他被夫子接引,并拜入门中的第一句话,当时对他幼小的心灵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他也一度以为夫子就是神,他也确实是御使法术解救了自己和族人,让他们免于被杀。但是之后的几年,当老师神圣不再,而他所学的尽是易道以及练气功夫,法术确是一个也没学到,渐渐的就认为是夫子在吹牛。虽然他们的传承门派确实震撼世人,但是他们也仅仅是一个隐士门派而已。而每次当他调侃酒醉的老师时,老师总是面色复杂又略带感叹的说,“你会明白的”。

        直到此刻,直到见到北庭狮王之时。

        淳维的身材并不魁梧,甚至与铁那颜相比,有点瘦弱,也就仅仅比正常中土人稍微强壮点,但就是这么个正常北蛮成年男子身材的人,却被称为狮王;他的嗓音并不粗狂,举手投足间充满礼仪,但又不失北庭的豪气。

        只见他御马近前,手执马鞭,朝夫子一指,“你这奸猾的家伙,来我的地盘也偷偷摸摸了?难道当上了法祖,反而见不得人了?”

        “哼,从我见到离部狼骑的时候,就知道我的行踪已经为你所知,既然那样,也不算偷偷摸摸了,而且”,夫子看了看大君身后列阵的娄烦铁骑,以及在后面待命的几个部落贵族,“你还是喜欢这些虚礼,我看你迎接我是假,给我下马威才是真的!”

        大君却并未答话,只是看着他,随即扫了一眼他身后的山隐,之后把目光落在木华黎身上,“少萨满,大萨满还好吧?”

        “回。。回大君,老师安好,时常给我讲起在龙城王庭的事情”。

        “嗯,接下来你就待在王庭一段时间吧,去你老师曾经的住处,然后在北庭到处走走,兴许会对你接下来的修行有所帮助”

        “木华黎遵命!”

        大君转头,重新看向夫子,“云先生,我已在王庭备下酒水,一尽地主之谊,请!”

        “唯君命是从!”

  http://www.7722.org/html/66406/232286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